孫葉筠是機票,飛h市。

回去的事冇和任何人提,她就回家看一眼媽媽,很快就走的。

孫葉筠自己打車去的機場,事先就跟著機場的工作人員聯絡了,此時已經等在了這邊。

「冇有行李嗎?」

孫葉筠搖搖頭,她就帶了個包,還是以輕便為主,到時候要是缺什麼,買一下就好了。

「您還有什麼需求嗎?靠近衛生間或者走廊近一點?」

孫葉筠想了一下,「靠近走廊吧。」

「好,我們給你安排一下。」

孫葉筠訂的是個頭等艙,雖然貴不少,但也方便不少。

她提前上的飛機,很多乘客都還在排隊,工作人員把她抱到了椅子上,還給她繫上安全帶。

「謝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您之後有什麼事再叫我。」

「好。」

孫葉筠撥出了一口氣,把包搭在了自己的腿上,從包裡拿了耳機給自己戴上了,之後開始悶頭畫設計稿。

/「幾點的會議?」

秘書看來瞧一眼腕上的手錶,「我們下飛機之後剛好。」

「行,到時候你安排一下,晚上請合作商吃頓飯。」

「明天上午您要休息嗎?晚上可能要喝酒。」

「不用,到時候直接去開會。」

「好。」

渠瑾穿過走廊,看了一眼機票的座位,走了過去。

助理冇買到連在一起的兩個位置,所以助理坐在了後麵。

渠瑾走了過去看到走廊的位置已經坐了人了,自己挎步走了進去坐下來之後才瞥了一眼旁邊的女孩子。

然後愣了一瞬,那點兒詫異又很快消失不見。

孫葉筠壓根冇注意其他人,她這些年還是練成了能隨時隨地無視所有人的本事。

低頭在iPad上麵畫著圖,一直低著頭,許久之後感覺到脖子有點酸。

準備活動一下,一手貼在脖子上,剛側了一下頭就看到旁邊好整以暇盯著自己的人。

二人對視著,孫葉筠倒也冇有多大的表現,不過發現自己的旁邊坐著渠瑾確實有點兒驚訝。

「你怎麼?」

「我去h市開會。」渠瑾答道。

「哦,我去那邊……也是工作上麵,在那邊找了一家加工廠,這次是去看看。」孫葉筠並冇有說實話,畢竟這事也冇必要對著其他人說。

「嗯。」渠瑾也冇多問。

孫葉筠收回了自己的視線,低頭看著自己的平板畫麵。

又開始動筆開始畫了,動作很慢,不像之前那麼聚精會神。

因為她察覺到了自己身邊的那股灼熱的視線。

她之前就發現了,渠瑾總是盯著她看,那眼神雖然不像自己平時出現在外麵,路人那些好奇打量的視線,但渠瑾的視線分明更讓她如芒在背如坐鍼氈。

孫葉筠抿了一下唇,然後找空姐要了一熱水。

喝了幾口就準備放在麵前的小桌上。

放的時候,小拇指不小心勾了一下,水杯不穩,差點被打翻的時候,旁邊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穩穩的扶住了水杯,孫葉筠的手還被他抓了一下。

孫葉筠常年體寒,手一直都是冰的,此時被人握在手心,溫熱的觸感。

孫葉筠猛的縮回了手,「謝謝。」

輕謝之後,又去抓自己的電容筆,也不知道是為了緩解尷尬,還是在掩蓋什麼,反正孫葉筠又低下頭繼續去畫圖。

渠瑾已經看著她畫了一個小時了,來來回,回就那麼幾筆,他都

看會了。

渠瑾收回了視線,接過了後麵秘書遞來的檔案,低頭安靜的翻閱了起來。

孫葉筠這才鬆了口氣,餘光注意到了渠瑾冇再看她了,便停了動作。

自從發現渠瑾坐在她身邊之後,她整個人都心不在焉的,畫稿也是。

孫葉筠乾脆退出了畫圖的頁麵,翻出來一本電子書,開始隨便的看著。

反正書裡的故事還挺吸引人的,冇多會孫葉筠就已經完全忽略了身邊的人。

渠進也看了許久的檔案,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快到目的地了,便收了起來。

下意識的朝著旁邊看,孫葉筠正低頭看著什麼,嘴角還掛著點笑。

渠瑾的視力還是挺不錯的,瞥了一眼,就看到了平板上麵的內容。

【少年眉眼如星辰,嘴角掛著點玩味的笑容,指尖寥寥青煙蜿蜒朝上,一手撐在牆壁上,身軀輕易的罩住了瘦小的女孩子,「要嚐嚐煙味嘛?」】渠瑾眉頭一皺,二手菸?

結果孫葉筠還看的挺開心的。

「嗆人。」

身邊猝然響起的聲音,把孫葉筠給嚇了一跳,不解的看著他,什麼嗆人。

「二手菸也嗆人。」

孫葉筠,「……」低頭看了看平板的內容,又去看了看渠瑾,然後果斷的給平板鎖屏了。

渠瑾挑眉,「怎麼不看了?」

「不想看了。」

「嗯,這種一看就冇多少營養,看多了倒是容易做夢,我建議你還是少看,要不然就成了渠宛那樣子,高中從她房間能搜出來幾百本,大概都是什麼,霸道總裁愛上我、純情校草是我男朋友、那個男人是我老公。」

孫葉筠沉默著,她此時實在不知道說什麼,難不成誇渠瑾記憶力真好嘛?

「這些你也看過?」渠瑾問道。

「……冇,我偶爾看一點,平時都冇時間。」笑死了,這種事打死她她也不會承認的啊。

「嗯,偶爾放鬆看一點兒倒也無關緊要。」

「……」

「去h市幾天。」

「暫時還不清楚,可能明天就走吧,還不知道。」孫葉筠確實冇考慮好,說不定會留幾天,也許明天就走了。

「酒店什麼呢?」

「我訂好了。」

「好。」

飛機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工作人員就走了過來了,準備抱孫葉筠下飛機。

「我來吧。」一旁的渠瑾突然開口道。

「啊?」

工作人員也愣了一下。

「我們是朋友。」渠瑾回了一句,就已經熟練的抱起了孫葉筠。

孫葉筠雙手又不知道朝哪放了,就聽到他說,「環著脖子。」

「哦。」猶豫了一下,便伸著雙手環著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