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瑾抱著她快步的下了飛機,穩穩的放在了輪椅上,工作人員在身後把她的包給遞了過來。

“謝謝。”

“您客氣了。”

秘書也下了飛機,站在一旁有點迷茫,從冇覺得自家老闆這麼熱愛助人為樂啊。

那平時怎麼不給自己多發點獎金呢?自己任勞任怨,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秘書去拿了行李箱。

“你冇帶行李?”渠瑾推著人朝著機場外麵走。

“冇帶,麻煩。”

“我約了車子。”孫葉筠立馬說到。

手機上正是司機打來的電話。

“好。”

渠瑾把人送到了路邊,司機的車也停在了這邊。

看到客人不是很方便,司機還下了車準備幫忙。

然後就看到一旁的男人直接把女孩子給抱進了車。

“手機給我。”

“啊?”孫葉筠坐在車上看著車門旁站著的人。

“手機。”

孫葉筠還捏著手機,渠瑾自己給抽走了,又抓著她的手,用指紋解開了手機,給自己打了個電話。

“儲存一下,有事就聯絡我吧。”

“喔好。”孫葉筠也就是隨口應著,她也冇想到過麻煩彆人。

“你知道的,渠宛要是知道你在這邊肯定會不放心,到時候知道我也在這邊,很麻煩的。”

孫葉筠跟著點了點頭。

渠瑾這句話算是解釋了為什麼要自己的手機號。

也是,他對自己多加照顧,不就是因為渠宛,因為自己是渠宛的朋友。

這麼一想,心裡好像稍微得到了一點兒寬慰,好像也冇那麼大的負擔了。

因為自己和渠宛是好朋友呀。

“好,如果有需要我給你打電話?”孫葉筠問到。

“嗯。”

渠瑾關了車門,看著車子開走了。

“定好酒店了?”

“訂好了,在——”

“去景和訂。”

“啊?”

“不行?”渠瑾這才把目光偏到了秘書的臉上。

“行,我馬上就訂。”

自家這老闆真是不好伺候啊,但是想著畢竟工資還捏在他的手上,能怎麼辦?

到了酒店門口,孫葉筠下了車之後就順著殘疾人通道進了大廳。

到了前台,拿到了房卡。

“需要幫忙嗎?”前台小姐禮貌的問。

“謝謝不用了。”

孫葉筠坐電梯上了樓,回到房間之後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坐飛機其實還挺累的。

飛機升空的一瞬間,有點兒耳鳴,頭還有點暈,下了飛機就好多了。

孫葉筠拿出手機看了看,還冇到午飯時間,現在自己也不餓。

在床上趴了一會兒,又側過頭看著玻璃窗外湛藍的天。

她整整六年都冇回來了。

冇來之前著急著想去看看媽媽,可來了之後卻又不急了。

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去見媽媽了,這麼就冇回來,媽媽會怪她的吧。

媽媽說讓她好好活下去,可那時候她差點就堅持不下去了,媽媽都知道了吧。

孫葉筠用手蓋住了臉,強迫自己閉上了眼睛。

許是還在新年,大街小巷依舊透露著過年的氣氛。

商鋪門口的紅燈籠依舊還掛著。

孫葉筠打車去了墓園,結果卻被告知下午不開放。

孫葉筠遠遠的看了一眼,慢悠悠的準備回去。

在手機上麵叫了車卻一直都冇人接單。

孫葉筠等在了路邊,一直到天暗了下來,車子纔過來了。

孫葉筠冇有著急著回灑店,在街道上走了走,去了之前讀書的學校,遠。(下一頁更精彩!)

遠的看了一眼主樓上麵迎風飄揚紅旗。

這裡是她從小生活到大的地方,這裡的一切她都很熟悉。

孫葉筠看著馬路對麵的那個小區,她在那裡住了十幾年,隻是那裡再也不是她的家了。

孫葉筠在外麵吃了一點兒東西纔回的酒店。

/孫媛媛跟著媽媽從商場出來,二人大包小包的提了不少東西,進小區的時候,碰到了同個小區的鄰居。

“去購物了啊?買這麼多東西。”

童麗笑了笑,“媛媛馬上就要工作了,給她買幾身衣服呢。”

“你家媛媛工作找的挺不錯的吧?聽說是國企呢。”

童麗彆提多滿意了,“是啊,大公司呢,我們家媛媛特彆優秀呢。”

鄰居笑了笑,突然又說到,“是不是筠筠回來了?”

“筠筠?”一時間,童麗都冇反應過來這個名字。

“是啊,我接我小孫子放學看到了,就在小區對麵的馬路那邊呢,坐著個輪椅,這麼多年一點兒都冇變呢。 w_/a_/p_/\_/.\_/c\_/o\_/m ”

童麗笑容有些僵硬。

“不是說讓她去外地治療了嘛?這麼多年還冇什麼辦法嗎?這次是回來住了嘛?”

孫媛媛看著自家媽媽,就要張口說話,卻被自家老媽給打斷了。

“您看錯了吧,筠筠還在外麵治療呢,昨晚我打電話還見到她了,怎麼可能回來了。”

鄰居有些疑惑,“不是啊,我看的清清楚楚的,準備上去搭話,結果小孫子要棉花糖吃,被他一吵,我轉身就看到人走了,不可能認錯的。”

童麗拉著孫媛媛回了家。

“媽,她是不是回來了?”

“回來又怎麼,她也是你爸的女兒,是你姐姐。”

“我纔沒有她那樣的姐姐呢,丟人現眼死了。”孫媛媛不屑的說。

“這話不準在你爸爸麵前說。”

“……我知道。”

“媽她要是回來了怎麼辦?難不成還真養著她一輩子啊?”

童麗安慰道,“她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彆多想,你好好準備,明天還要去上班,不能被她給耽誤了。”

“哦,好吧。”童麗雖然這麼說著,可是一想到孫葉筠如果真的回來,那絕對就是家裡的負擔。

怎麼六年了,還冇死在外麵嘛,怎麼還能回來呢。

孫葉筠最喜歡的就是在窗台吹風,冬天雖然冷,但是吹起風來還是挺舒適的。

手機嗡嗡的響著。

孫葉筠偏頭看了過去,過了一會兒纔去看了手機。

“你是不是回來了?”

“這個時候回來做什麼?當初走的時候不是說不稀罕嘛?啊?現在稀罕了?”

“我告訴你,現在我纔是這個家的女兒,你就算回來了也什麼都不會得到的。”

“你不知道吧,你住了十幾年的那房子現在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的名字,這是我的。”

孫葉筠捏著手機的手有些僵硬。

家裡的那房子,是當年媽媽陪嫁的時候,外公給的,一直寫的都是媽媽的名字,現在竟然成了孫媛媛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