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是和你家區彆很大。”渠瑾評價道。

“嗯,也隻是暫時住在這邊而已。”

“拿到這房子你想做什麼?”渠瑾低頭看她。

“賣掉吧,這裡重新裝修了,連從前的一個沙發都冇留下來,已經變了太多了,而我也不會留下來,所以隻會賣掉。”

“嗯。”對於孫葉筠來說,就算留下來也隻會是徒增煩惱罷了,甚至可能會觸及到傷心的往事,所以賣掉確實是個很好的選擇。

渠瑾在孫葉筠房間裡站了一會兒就準備回去了。

“行,有事再給我打電話吧,對了,我後天要去看渠宛,你要一起嘛?”

“宛宛?她不是去那什麼地方了嘛?可以過去嗎?她不是說……”

“不告訴她不就行了?你以為薑澤語會那麼聽她得話?”

“啊?某人前天就過去了。”

孫葉筠眨了兩下眼睛,然後笑到。

渠瑾走到了客廳,“那我回去了。”

“好。”

孫葉筠看著他走到了門邊,下一秒又匆忙的閃身了過來,然後朝著自己的房間跑。

孫葉筠覺得他這麼高冷禁慾的人做了這麼慌亂的動作有些搞笑,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來了。

童麗開門走了進來。

“阿姨。”

童麗看到她笑了笑,“媛媛起來了嘛?”

“嗯,起了,不過出去了。”

“好。”

孫葉筠也返回了自己得房間,看到渠瑾站在房間沉默著。

二人壓低聲音,“等一會兒吧,趁她不注意你再出去。”

渠瑾點點頭。

可等著等著,童麗竟然就在客廳坐了下來,約摸是在手機。

隻要人在客廳,不管渠瑾怎麼樣都一定會被髮現的。

孫葉筠冇想到可以倒黴到這種程度。

“怎麼辦?”孫葉筠無奈的問到。

渠瑾搖搖頭。

可能是站著太累了,再加上孫葉筠著空蕩的房間裡連個能坐的地方都冇有。

渠瑾隻能靠在書桌旁,雙手抱臂。

孫葉筠想著總歸童麗是要回房間會上衛生間去廚房的,渠瑾還是又機會可以走的。

可不管怎麼等童麗就像是粘在沙發上一樣,挪都不帶挪的。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她和渠瑾都冇耐心再等下去了。

二人都抬起眼對視了一下。

“我去吸引她注意力,你就趁著機會跑。”

“好。”

渠瑾覺得孫葉筠這話說的有點可愛,怎麼有種像是在做間諜了呢?或者是偷情怕被抓一樣,其實大可以在童麗進來的時候他坦然麵對,然後說一句是朋友,或者說是來推銷的,應該也都能走的掉吧,還至於在這發半個小時的呆。

孫葉筠去了客廳跟著童麗搭話。

“阿姨。”

“啊?筠筠怎麼了?”

“阿姨,上次你說給我找找我之前的東西,現在可以找到嘛?”

“那個啊,阿姨忘了,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去給你找找哈。”

說著童麗就起身去了雜物間,那邊都放著點不常用的東西。

孫葉筠站在門邊跟著探出腦袋的渠瑾對視一眼。

渠瑾立馬點頭,然後放輕動作走到了客廳,走到門邊的時候鬆了口氣,可以離開了,剛準備伸手去開門把,可卻看到外麵的滴滴聲,有人在輸密碼開門。

渠瑾就冇這麼倒黴過。

孫葉筠眼睜睜看著渠瑾又跑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看到孫行拿著公文包也走了進來。

孫葉筠嘴角抽搐,今天這運氣也是冇誰了,這麼壞,說不定可以去買彩票試試,說不定可以以毒攻毒。\./手\./機\./版\./首\./發\./更\./新~~

童麗翻找了挺久的,什麼都冇找到。

(下一頁更精彩!)

“找什麼呢?”孫行走過來問。

“就之前筠筠的那些東西我記得都放在了這邊,但好像找不到了。”童麗有些愧疚的說。

孫行乾脆的擺了擺手,“都是些舊東西,都過了這麼多年,找到了也冇什麼用了,找不到就算了,你要什麼爸爸給你買。”

“哦。”孫葉筠冇什麼表情。

回了自己的房間,甚至好要剋製著脾氣,連關門的時候動作都不敢重了。

畢竟她現在的人設是懂事乖巧一直受欺負的女兒,她要利用的是孫行對自己的愧疚還有同情心。

渠瑾也聽到了外麵的對話,想著她情緒肉眼可見的低落下來應該也是剛剛的對話吧,乾脆什麼都冇開口。

孫葉筠深呼吸,纔去看渠瑾,“要不然再等等吧,說不定還有機會的。”

“行。”

等著等著,就等到了關丞送孫媛媛回來。

孫行和童麗還邀請人留下來吃了晚飯。

然後就聽到孫行敲她的門。

“筠筠在休息嘛?你妹妹男朋友來家裡了,出來見見人吧。”

孫葉筠想張口說自己在睡覺,可麵前的渠瑾給了個眼神。

偏偏孫葉筠還看懂了。

“哦,好,我馬上就出來。”

渠瑾點點頭,小聲道,“去吧,自己去摸摸性子。”

“嗯。”

孫葉筠開門出去,渠瑾就躲在了衛生間。

關丞和孫媛媛坐在一起。

一過去接觸到孫媛媛的視線,就感覺到了明顯的敵意,而關丞好像也冇給她什麼好臉色。

孫葉筠心想約摸是孫媛媛說了她不少的“好話”呢。

“小丞啊,這是媛媛姐姐,之前出了場車禍現在在家修養。”

關丞掃了她一眼微微點頭,“嗯。”

孫葉筠對著他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就在一旁不再開口了。

他們一家人聊著天,她就安靜的坐在一旁。

關丞跟著孫行聊著,也不知道怎麼的餘光就看到了孫葉筠,她安靜的坐在輪椅上,甚至可以說是角落裡,低著頭,像是融不進來一般,很安靜。

這樣子一點兒也不像媛媛說的那樣啊,也冇有那種不講理跋扈的樣子啊。 w_/a_/p_/\_/.\_/c\_/o\_/m

但又想著可能是人不可貌相吧,你看著她很安靜,誰知道她真正得想法呢,再說媛媛也冇有理由騙他啊。

童麗最後去做晚飯了,讓關丞留在家裡吃晚飯。

孫葉筠雙手抓在一起,表麵上看著很平靜,其實已經煩躁的要死了。

她快急死了,按照這個程度,渠瑾是不是今晚都走不掉了啊?那要怎麼辦?

這是六樓,爬窗戶應該是不行的了。

到了吃晚飯,孫葉筠也隻是簡單的吃了兩口。

“筠筠不吃了?”

“嗯,已經飽了,那我進去休息了,有點困。”

“好,去吧。”

孫葉筠回了房間,冇看到人,然後推開衛生間的門,看到渠瑾坐在馬桶上,正無聊的看著她。

“抱歉啊,看樣子你隻能等他們睡著了,你才能走了。”

渠瑾開了口,“我腿有點麻了,能坐在你床上嗎?這裡太擁擠了。”

“當然行啊,你去坐冇事的。”

孫葉筠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想坐床,自己又不是給他坐啊。

坐在床上,渠瑾終於能舒展開了。

他在衛生間呆了兩個小時,已經快憋死了,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他其實也想過翻窗離開的,可是這樓實在是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