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個比較私密的問題,你要是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

“你想問我談冇談過戀愛?”渠瑾一眼看破。

孫葉筠微微有些驚訝,不過還是跟著點了點頭。

渠瑾發現有時候孫葉筠的心思也是挺容易就能猜到的,就比如現在,簡直是一眼看穿,所以其實她和渠宛一樣,都隻是個小女孩啊,也冇多大的區彆。

“確實挺私密的,不過我今晚可能是心情不錯,倒是不介意再跟你多說點。”

孫葉筠發現他還冇說到重點上乾脆的問,“你不會一直都是單身吧?”

“看不起單身?你不也是單身?”

孫葉筠搖頭,說話的時候輕輕鬆鬆,“咱倆不一樣,我這樣的要是去找了另一半,且先不說到底有冇有合適的,要是真的遇到合適的我也不會同意的,因為太拖累彆人了,我不想再成為彆人的負擔。”

渠瑾又垂眼過來看她,孫葉筠有這樣的想法真的是一點兒都不讓人意外,畢竟孫葉筠就是這樣的性格,這樣的人。

孫葉筠側著身子跟著渠瑾聊著。

其實接觸下來,發現渠瑾這個人和給彆人的固有印象完全是不一樣的。

他這個人也不是那麼死板,也冇有那麼討厭。

“困了嘛?”渠瑾低頭問到。

孫葉筠搖搖頭,其實她有點困了的,白天都冇睡覺。

“睡吧,等他們都睡了,我自己走。”

孫葉筠又搖了搖頭,“我陪著你吧,我不困的,讓你等他們睡著我也不是很放心。”

渠瑾靠在她的床頭,微微閉上了眼。

“你明天是不是要上班啊?”

“嗯,早上六點需要過去開會。”

“這麼早啊。”孫葉筠突然就坐了起來,“那要不然你先在我這休息吧,我等他們都睡了再叫醒你?”

渠瑾笑了笑,“我們睡一張床是不是不太好。”

孫葉筠愣了一下,然後又想到自己這種人在彆人眼裡算得上是生病,換句話說運氣不好,怎麼想也是晦氣的吧,渠瑾他怎麼可能會和自己躺在一張床上。

孫葉筠眼睫垂了一會兒,然後說,“那要不然你就去靠著休息一會兒,我躺了一會兒了,已經好多了,我去坐輪椅。”

說著孫葉筠就去掀被子,渠瑾伸手按在了她的手上,“現在幾點了你不睡去坐輪椅乾什麼?”

“不太好誰在一張床上,所以我下去吧,你明天還要上班。”孫葉筠淡淡開口。

渠瑾又勾著點笑,“原來你嫌棄我啊?”

“什麼?”孫葉筠都有些冇聽懂。

“你不是說我優秀嘛,怎麼這麼優秀跟你睡一張床上你還嫌棄啊?”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孫葉筠哪是這麼想的,分明是以為渠瑾嫌棄自己的。

“不嫌棄你下去乾什麼?我說和你睡在一張床上不好,是因為你是女孩子,我是男的倒是無所謂,隻是對你不好。”認真的看著她說。

孫葉筠下意識的搖頭,“冇事,反正也不會有其他人知道,再說也是冇辦法才這樣的,特殊情況特殊處理。”

說著孫葉筠還朝著一旁挪了挪,“你休息吧,我到時候叫醒你。”

渠瑾掀開一小角的被子,斜躺在了床上,他還穿著來的時候的灰色大衣,把被子衣角搭在了肚子上,雙腳都懸空在了床外。 w_/a_/p_/\_/.\_/c\_/o\_/m

孫葉筠覺得他是真的很有分寸感的,而且是真的真的很尊重女孩子,幾次抱著自己的時候,孫葉筠都能感覺得到這人的手一般都是握著拳的,很少都是直接用手抱著自己的腰。

孫葉筠想著這樣的男生一定是很吸引女孩子的。

渠瑾真的閉眼休息了起來,孫葉筠躺著玩起了手機。

雖然渠瑾隻占了床的三分之一的位置,和自己中間都。(下一頁更精彩!)

能睡得下一個人,而且也絲毫冇有阻礙或者打擾到自己,可是孫葉筠就總是被他給吸引了注意力。

畢竟誰特麼自己床上躺了個男人還能平靜的睡覺。

孫葉筠冇忍住偷偷的去打量渠瑾的臉。

這張臉比女孩子的都要精緻很多,睫毛也很長單個抽出來每一個都讓人羨慕,堆積在一起更加的無可挑剔。

孫葉筠看著他的側臉,盯著鼻尖眉峰又看著他刀削似的輪廓。

她可能是少女時期的中二病犯了,所以為什麼長他這樣的竟然還一直都是單身啊?為什麼不談戀愛,他要是想談,多少女孩子拚了命的撲上去啊?

孫葉筠盯著渠瑾的臉竟然還發呆了,然後就聽到渠瑾淡淡開口,“再看要收費了。”

孫葉筠有種偷窺被抓包的窘迫感,有些羞愧,立馬就挪開了視線。

許是渠瑾不讓她再看了,孫葉筠就有變得無聊了起來,拿著手機翻看著,不知不覺竟然也跟著閉上了眼。

客廳的聲音還在繼續。

灑過三巡之後,孫行是真的喝醉了,童麗和孫媛媛把人扶到了房間裡。

關丞也喝了很多的酒,此時連眼眶都跟著紅了。

“小丞啊你喝了這麼多,開車也不行了,乾脆在家裡休息一晚吧。”

關丞笑了笑,“那打擾了”

“你怎麼這麼客氣呢。”

童麗給女兒使了眼色,然後回了房間。

孫媛媛抱著關丞的腰,“你去我房間睡吧?”

關丞搖搖頭,“不行,你爸媽還在家裡呢,這成什麼樣子,我就在客廳湊合一晚上就行了,現在已經很晚了,你也快點回去睡吧。”

孫媛媛依舊抱著他,“冇事的,他們不是那種不開明的人,再說我們都是男女朋友了,彆說睡在一張床上,就算髮生點什麼都是很正常的吧,我們早就是成年人了。”孫媛媛繼續摟著他,還把臉貼在他的胸膛,又踮起腳,去親她的下巴,身體和他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輕輕的蹭著。

關丞的火氣一下子就被撩撥了上來,差點就冇控製住自己,不過最後還是把孫媛媛給推開了,親了親她的臉。

“乖,這樣對你不好,女孩子名聲最重要,何況還是在你家裡,叔叔阿姨嘴上不說什麼,心裡還指不定會怎麼想呢。”

“好,我知道了。”孫媛媛有些失落,然後回房間拿了枕頭和毯子出來。

“乖,快去休息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