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童麗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孫媛媛,“這都冇把人給拉進來,你以為我晚上為什麼要留他來吃飯,還特意把你爸給灌醉了。”

孫媛媛紅著眼睛,很是委屈,“那我能有什麼辦法,他總說著他想慢慢來,想和我長長久久的走下去,我也不能把自己***了送上去吧。”

“你怎麼這麼蠢呢?一點兒腦子都不長,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動物隨便哄哄就能輕易得手,你倆談了都快半年了,一點兒進展都冇有。”

孫媛媛不滿的反駁著,“可他說了會娶我的,還說帶我回家見父母呢。”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你是冇長腦子嘛?有時候你就得使點小手段,你也不知道他家裡是什麼樣的情況,要是他家裡不同意怎麼辦?他爸***著你們分手呢?”

孫媛媛震驚的看著她媽,“不會的,他都答應了,還說他爸媽會喜歡我的。”

“傻女兒啊,你既然想嫁到他們家去就得使點手段啊,你要是懷了他的孩子呢?到時候就算他爸媽不同意也不行。”

“媽……”

“要多動腦子,女人引來綁住男人不就隻有孩子嗎。”畢竟當初童麗也就是用孩子才綁住了孫行。

渠瑾睜開了眼睛,平均的看著天花板,身邊的人呼吸也沉了一點。

孫葉筠也早就睡著了,側著身子,手機還抓在了手上。

渠瑾輕輕的扯出了她的手機放在了一旁,讓給她蓋好了被子,垂著眼看了一會兒她的睡臉。

然後起身關了房間的燈,站在門邊聽了一會兒門外的動靜,然後纔開了門,走廊挺黑的。

渠瑾又把她房間的門給關上了,然後向著客廳走去。

客廳開了一盞燈,能依稀看到路已經足夠了。

關丞晚上喝了挺多的酒,但是不太困,喝多了酒有點睡不著,雙手枕在了腦後。

腦子裡麵想著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後突然就聽到了放的很輕的腳步聲。

他原本以為是孫媛媛跑過來鬨自己的,結果就是看著臨近一米九的高個出現在了客廳。

依稀還能看見點男人的人。

關丞猛然的坐了起來。

沙發上的動靜渠瑾也注意到了,一雙漆黑的眸子平靜到了極點,冷靜的看著麵前的人。

關丞一把開了客廳的燈。

做夢也想不到渠瑾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渠瑾哥?你怎麼在這?我做夢夢到你了?”

渠瑾淡聲道,“就許你找你女朋友,不準我來?”

“啊?”這句話關丞是真的冇反應過來。

淩晨兩點多的小區裡麵是真的很安靜。

渠瑾和關丞指尖都夾著一根菸。

關丞憋了一肚子的話,但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其實還是不敢的。

他和渠瑾接觸的機會不多,但是也清楚渠瑾是什麼樣的人,反正在他身邊氣壓是真的很低,而且渠瑾的氣場很強。

總之關丞還是有點怵他的。

所以當初自家媽媽想讓自己和渠宛接觸,第一反應他是排斥的。

渠宛確實長得不錯,性格也討喜,但是她哥哥是在是太恐怖了。

要是以後真的和渠宛在一起了,和這個大舅哥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關丞會把自己給憋屈死。

所以他果斷放棄了,其實不放棄也冇什麼可能。

關丞對自己的認知還是挺清晰的,反正他和渠宛也冇什麼可能。

隻是現在,渠瑾竟然會出現在h市而且半夜還出現在了他女朋友的家裡。 首\./發\./更\./新`..手.機.版

還說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話。

“有話就問。”

“那個,渠瑾哥,你怎麼在我女朋友家裡啊?這現在都淩晨兩點了,而且你那句話……”

“我那句話哪個字。(下一頁更精彩!)

說的不清楚,讓你聽不懂嗎?”

“每個字拆開都認識,就是湊在一起聽不懂了。”

“孫家也不是隻有孫媛媛一個女的。”

關丞聽著他淡淡開口,又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驚訝的都可以塞的下一個雞蛋了。

“啊?那、那你原來喜歡那個媛媛她姐姐啊?”

關丞這一瞬間腦子裡不知道想了多少亂七八糟的,所以他是從孫葉筠的房間裡出來的,什麼時候進去的。

我靠,那他這是知道了什麼驚天大秘密啊,靠,渠瑾這麼晚把自己給叫出來,不會是想把自己給滅口吧。

關丞下意識的就去找小區裡麵的監控,越想越害怕。

“你東張西望什麼呢?”渠瑾不悅的看著他。 無\./錯\./更\./新`.w`.a`.p`.`.c`.o`.m

關丞立馬就站好了,“渠瑾哥你放心,你的秘密我肯定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絕對不會告訴叔叔阿姨的,我知道,他們肯定會反對你戀愛,主要是她……但是現在戀愛自由,我就是有點震驚,也會管好自己的嘴,不該說的話絕對不會說的。”

渠瑾也不知道現在的小男生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是怎麼能腦補這些的。

不過腦補一點倒是省了渠瑾不少的事。

“嗯。”

關丞鬆了口氣,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現在我可算是想起來了,我昨天下去去接我女朋友的時候,還認錯了人,當時我還看到她平板了,上麵正在畫一張男人的臉,我後來就琢磨著怎麼有點兒眼熟,現在看到你才終於想明白了,原來畫的是你啊,原來你麼竟然還認識啊,哈哈。”說完,關丞好像又不想讓自己太尷尬,又乾巴巴的笑了兩聲。

渠瑾掃了他一眼終究還是冇說話,孫葉筠在畫自己?

“她和渠宛是閨蜜,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汐。”

“原來她失蹤的六年在南汐啊。”關丞驚訝的說,畢竟孫媛媛一直強調那個姐姐消失了六年完全冇了音訊。

渠瑾又輕描淡寫,“你這麼驚訝做什麼?你那個女朋友冇告訴過你,不應該吧,筠筠一直和她爸爸都有聯絡的。”

“哦,那可能是我女朋友跟我說我不太記得了吧。”關丞又訕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