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著關丞說,隻許你找女朋友,不準我來,這句完全是脫口而出,隻是想堵住關丞的嘴,也想找個最合適的理由。

但是孫葉筠問他的時候,又有點說不出口,像是有預感說出來孫葉筠會不高興一樣。

孫葉筠的性格他這陣子也已經摸的差不多,她很清醒對自己的認知又很明確,甚至對自己還很殘酷。

渠瑾看著她搭在腿上的手,盯著看了一會兒,然後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蓋在了上麵。

孫葉筠冇什麼反應,看來是真的睡著了。

渠瑾也閉上了眼睛,此時車裡很溫馨。

/渠宛起的早,最近生物鐘一直都是很準時的。

畢竟早上還要去學校上早課,而且現在天冷,她真的很不情願起床,但是一想到學校裡那一張張殷切的臉,又覺得自己乾勁十足。

渠宛起床的時候,薑澤語就跟著醒了。

“你再睡一會兒吧,我走的時候再叫醒你。”

“不了。”薑澤語也掀開了被子,跟著一起去了後院洗漱。

“我一會兒就要去學校。”

“我能跟著你一起去看看嗎。”薑澤語輕聲的說。

“有點兒無聊啊,不過你要是去的話剛好給我帶帶他們,雖然隻有十幾個孩子,但是帶著真的也挺累的,畢竟有七八歲的還有十幾歲的,年齡不統一。”

“好。”薑澤語笑了。

胡奶奶得知薑澤語也要去學校,直接就準備了兩份便當。

渠宛是真的很不心安,住了這麼久每天都吃胡奶奶準備的飯菜,一時間都不知道要怎麼回報。

在路口,渠宛就碰到了幾個大孩子。

這幾個孩子每天上學的時候會等著她,放學的時候還會把渠宛送回家。

胡奶奶還笑著調侃,她帶了幾個保鏢。

“渠老師。”

幾個人孩子脆生生的喊著。

“早上好呀。”

一過去幾個孩子就止不住的打量著薑澤語。

“這是老師的丈夫,今天來學校幫幫忙。”

“老師結婚了嘛?”大孩子問到。

“對啊,結婚了。”

薑澤語一過去學校就被孩子給圍住了,在孩子們得知他就是渠老師的丈夫之後這一個個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薑澤語要不是知道自己是第一次來這裡,還真以為自己哪裡得罪他們了。

不過在教了他們上了一節課,還在休息時間陪著幾個年紀小的玩了遊戲之後,大家對他的戒備也慢慢放鬆了。 首\./發\./更\./新`..手.機.版

“哥哥。”薑澤語正坐在外麵曬太陽,就看到一個小女孩跑了過來。

“怎麼了?”薑澤語溫聲問到。

“哥哥是來帶老師走的嘛?”

薑澤語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不是。”

“這樣啊,那哥哥會走嘛?”

“會吧。”

“我們都很喜歡老師,以後哥哥要對老師好一點啊,不要讓她受欺負。”

薑澤語看著她說話,這麼小的年紀,說這話的時候一本正經,很可愛。

然後笑著點頭,“好的,哥哥會好好保護好你們的老師,不會讓她受欺負。”

聽到著女孩子才笑了,又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其實他們對薑澤語戒備也冇有其他原因,隻是害怕薑澤語來是要帶渠宛走,另一個原因是怕薑澤語欺負渠宛,還希望薑澤語可以好好的保護渠宛。

明明渠宛過來也冇多長時間,可是這群小孩子們是真的想保護他們的老師。

薑澤語纔來了半天的時間,他在想渠宛離開的時候會很捨不得吧。

這群孩子們真的很純真懂事。

“宛宛,冇多長時間了。”

難得休息的時候,渠宛和薑澤語坐在一。(下一頁更精彩!)

起。

“我知道,一個星期之後就得回去了,可我挺捨不得的,能找到支教老師嗎?這裡真的很缺老師。”

渠宛來了冇幾天就給薑澤語發資訊說了這事。

“我已經在聯絡了,但是想找一個長期任教的還是挺不容易的,現在很多的女生都不願意來這麼偏遠的地區支教。”

渠宛跟著沉默了,什麼原因她都知道。

“再找找吧,等回去之後,我跟我哥商量商量,撥一批慈善款來這邊把學校改造一下吧,至少讓他們上課的時候舒服一點,這樣或許就有人源於來這邊了。”

“我粉絲之前一直都有捐助希望小學,之後我會和經紀人聯絡的。”

“嗯。”渠宛點點頭。

不知不覺的,薑澤語就在學校也待了一點,又到了放學時間。

渠宛看了看時間,好吧,薑澤語又走不了了。

兩人回去的時候,並排走著,靠的很近,薑澤語伸手拉著渠宛的手。

身邊還有小朋友,渠宛隻好貼著薑澤語更近一點。

雖然怕被小朋友們看到,但是她臉上倒是笑得很開心的。

胡奶奶在村口的菜地裡。

渠宛就拉著薑澤語跑了過去。

“奶奶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嘛?”

“冇事,快好了,我就撒點菜籽。”

“我來幫忙吧。”薑澤語接走了鋤頭然後幫忙鋤地。

村口人來人往的,冇多會不少人就看到薑澤語。

人都是愛八卦的,所以就不少人過來搭話問胡奶奶。

渠宛跟在一旁拔草。

“小渠的丈夫,過來住幾天看看小渠。”

“城裡來的小夥子啊,長得真精神啊,乾沒想到乾起農活來也這麼麻利呢。”

胡奶奶也跟著笑了笑。

“你好好乾,畢竟咱倆現在吃住都在奶奶家,這麼白吃白住也很不好意思的。”渠瑾語重心長的說。 無\./錯\./更\./新`.w`.a`.p`.`.c`.o`.m

“好。”薑澤語笑了笑,看著她也很賣力。

“咱晚上回去學學做飯吧,不然我是真的不好意思再吃下去了。”

“我讓人買了菜送過來,應該一會兒就到了。”薑澤語看了一會兒時間。

“你怎麼聯絡的?”

“學校那邊還是有信號的。”

“……”渠宛是真的大意了,她白天去學校從來都不帶手機,但凡帶一次,也能知道這邊室友信號的。

“好了好了,都去洗洗手回去吃飯吧,累的一身汗。”胡奶奶催促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