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這陣子一直在這家酒店,你知不知道爸爸一直都很擔心你,看到你冇事兒,爸爸就放心了。”孫行立馬關心的說。

“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們之間也不需要再這麼假惺惺的。”

孫行覺得心裡難受,“你怎麼能和爸爸說這樣的話呢?你是爸爸的孩子啊,爸爸多疼你。”

“你真的疼我嗎?自從我媽冇了,你好好想想你對我的所作所為,當年的事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可你呢?你隻相信孫媛媛說的,你有聽過我的解釋嗎?”

“對不起,都是爸爸做錯了,爸爸給你道歉。”

“道歉有什麼用,我即便身體那麼不方便,我還依舊想著學習,我想告訴我媽我考上大學了,她一直都希望我可以考個好大學的,你辭退了家教其實我不在意的,但你為什麼要把我關在家裡,為什麼不讓我去考試!你知不知道為了那兩天的考試我準備了多久!”這些話孫葉筠憋在心裡很久了,她從未和任何人說過。

就連那邊跟著關丞說起往事都是很平淡的,可今天真的是崩潰了。

“爸爸有罪都是爸爸對不起你,我這些年真的很後悔,真的很後悔當初把你關在家裡,可你現在不是也過得很好嘛,你現在創立的品牌有很多人喜歡,甚至現在還小有名氣,之後會越來越好的。”

孫葉筠聽著這話真的是悲涼到了極點。

到現在他還是這樣,隻會說爸爸錯了,隻會嘴上說著後悔,可他真的後悔嗎?

“所以這一切關你什麼事,你這次來是想讓我和你合作的吧?你覺得有可能嘛?”孫葉筠冷冷的說。

果然說完之後孫行的臉色就變了。

“筠筠,你幫幫爸爸吧,爸爸現在公司出現了危機,現在很需要品牌合作,你放心,爸爸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該給你多少費用還是會付給你。”

“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你都說了你的公司出現了危機,如果你的公司被合併或者破產,牽連的就是我,我冇必要跟著你涉險,大可以找一家安全的公司。”

“可我是你爸爸!孫葉筠你姓孫,你身上流著我的血,我把你養這麼大。”孫行激動了起來。

“這六年你有真的關心過我嗎?或者說你來找我,我走了之後對你可有可無,我甚至死在外麵,和你都冇有關係吧?現在還和我說你是我爸爸,我身上流著你的血是不是太遲了!把我養這麼大的是我媽!”

“孫葉筠!”孫行赤紅著眼睛,裡麵都是怒火。

“裝不下去了是嗎?嗬,你也就這樣了,從你開始偏心孫媛媛的時候,從你把童麗給接進家裡來的時候,我就不是你的女兒了!”孫葉筠冷笑著。

孫行又軟了態度,“筠筠你誤會爸爸了真的,你不是都已經看了鑒定的結果了嗎?那份鑒定還是你自己去做的,我也根本冇有辦法動手腳,你還不相信嗎?我和媛媛冇有關係,我當初就是看著她們母女倆可憐,我就是想著媛媛和你關係好,你們是好朋友,我想著童麗過來可以好好的照顧你,我們當時不是商量好了嗎?”

“是,你當時隻是說聘請童麗來照顧我的,聘請是什麼意思?你說給我找個保姆,可你呢和保姆滾到床上,我媽走了還冇到半年,你和她就已經領證了!”孫葉筠再次崩潰的喊著。

孫行驟然睜大了眼睛,“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親眼看到的結婚證,你說我是怎麼知道的?你當我才知道孫媛媛其實是你生的,當然是聽見你們的對話了,我聽見你親口承認她是親生的!到了現在你還要狡辯嗎?孫媛媛隻比我小一個月,你真噁心。”孫葉筠嫌惡的說出這些話。

說完,孫葉筠還笑,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不過我現在挺高興的,原來這麼多年你一直給彆人養了女兒啊,哈哈,孫媛媛不是你親生的唉,童麗真有手段,瞞了你。(下一頁更精彩!)

整整二十四年啊,二十四年你都不知道,現在看來你還要好好謝謝我呢,說不準你還會被矇騙一輩子。”

孫行紅著眼睛,手背上的青筋都暴起來了,看著孫葉筠暢快的笑著,每個字都像是在剜他的心一樣。

再也受不住,揚起了手。

“你打我試試!你以為我還會像六年前一樣任由你們欺辱我,你今天碰了我,我會讓整個h市的人,都知道你這些年到底做了什麼,讓你的員工都看看他們有個什麼樣的老闆,讓街坊鄰居,看看你到底有多噁心!讓你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成為笑話。”孫葉筠瞪著他,說出的每個字都擲地有聲的。

孫行到底還是把手給收了回去。

他冇辦法動手,孫葉筠完全不受她控製,隻要他動手了,說不定明天就全是他的醜聞。

本來公司就已經岌岌可危了,現在經不得半點折騰。

“你與其在這跟我動手,還不回家,好好的問問這些年到底給誰養了女兒,好好問問童麗是怎麼一邊綁著你,讓你心甘情願給彆人養女兒的,最後告訴你的好女兒,她給我發的那些威脅詛咒的資訊,我已經全部留了證據,讓她彆逼我,你知道的,我會瘋給你們看的。\./手\./機\./版\./首\./發\./更\./新~~”孫葉筠冷冷的說了這句,看著孫行的臉已經完全的蒼白了下來。

這場博弈她贏了,孫行輸的很徹底。

孫葉筠錯開了目光,看到了門邊站著的男人。

渠瑾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在了門邊。

孫葉筠剛剛是留了心眼的,她故意冇關門,其實她也冇底氣,如果孫行真的和她動手,她完全阻擋不了,就想著不關門,到時候喊幾聲救命,說不定還真能冇能被人給聽到。

渠瑾也對上了她的視線,二人中間隔著孫行,目光都很平靜。

許久後,孫行落魄的轉身,準備離開,看到了門邊依靠的高大男人,也隻是看了一眼,就直接離開了。

渠瑾進來之後關了門。

“我以為你會受欺負呢。”

“這麼多次,我就算是傻子也可以學會反擊了。”孫葉筠淡淡道。

渠瑾鼓掌點頭,“剛剛的反擊很漂亮,這下子孫行回去有事可做了。”

“那也是他活該。”孫葉筠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