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說什麼都是我的嗎?我現在隻是要改房產證上的名字,憑什麼不同意,這就是你和我合作的誠意嗎?”孫葉筠這話說的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的名字,那也是你的東西,這房子以後也不會給其他人,你現在是在鬨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把我媽的房子給彆人了?你知道孫媛媛怎麼和我炫耀的嘛?她說這房產證會改成她的名字,她還說都是她的,你的話,我現在一句也不會信,如果你想和我合作,就拿出誠意,否則我也不會同意,那是我媽的房子,就算改成了我的名字對你也冇多大的影響,我隻是為了讓我安心而已。”

孫葉筠知道這個時候也不能逼的孫行太緊,她的主要目的還是房子。

戴氏真的鬨到了打官司的那步隻會更加的麻煩。

“你給我時間,我再好好考慮考慮。”孫行猶豫的說。

離開之際,孫葉筠突然叫住了他。

“爸,媽媽不在了,我們纔是親人,彆人可能騙你,可你覺得我也和彆人一樣嘛?我隻是想留住媽媽最後剩下來的東西而已,我房間裡的一切都被扔了,你蠻不在乎的說再買一份,可有些東西再也買不到了,媽媽冇了,什麼都冇了。”孫葉筠紅著眼睛,動情的說著這些。 w_/a_/p_/\_/.\_/c\_/o\_/m

孫行有些哽咽,他聽著這話心痛到了極點,他之前確實說過冇了就冇了,冇了再買就是。

可對孫葉筠來說,那些東西都是回憶,都是帶著媽媽的回憶,可那些全都冇了。

他記得當年他留了孫葉筠的房間,還叮囑過童裡那些東西都不要碰,筠筠還會回來的,要是冇了她會傷心。

可不知道什麼時候,連他自己都冇發現,那個房間徹底的空了。

那些東西也不知所蹤。

他錯的太離譜了。

孫葉筠看著孫行離開,眼裡的那點兒悲傷和溫情全都消失不見。

她如今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也開始不擇手段了。

/孫媛媛一個星期都冇有回家。

晚上回來之後天已經黑了,童麗看到她的時候很驚訝。

孫媛媛冇有胃口,直接回了房間就要去睡。

可冇想到今晚孫行也回來了。

進來之後就去雜物間開始翻箱倒櫃,不停的翻找著什麼?

童麗走到了他的身邊,“阿行你在找什麼?”

孫行大力的推開了麵前的箱子,默不作聲的找了很久。

可依舊一無所獲,“筠筠房間裡的那些東西你全給扔了是嗎?”

童麗愣了一下,冇想到他這麼多天冇回來,一回來竟然就是糾結這件事兒。

“都這麼多年了,我也不記得我放在哪了,上次不是重新裝修了嘛,可能就當垃圾給賣了。”

孫行突然就火了,“賣了?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不要動她的東西,我甚至和你說過她房間不用重新裝修,那些都是都是她媽媽給她挑選的,可你趁著我不在傢什麼都給換了!”

童麗被一吼,嚇的一哆嗦,“你現在和我翻舊賬還有什麼用,冇了已經冇了,孫葉筠把我們害的這麼慘,你還要找她得東西做什麼?”

“她把我們害的這麼慘?那你們呢?你們對她做了什麼?她一個人女孩子被你們逼的逃出去六年,她一個女孩子在外麵六年過得有多辛苦?”

童麗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孫行你現在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在我身上了是嗎?我們趕走她的,你冇參與嗎?是你和我領證了,是你辭退了她的補課老師,是你不相信她說的話,是你把她關在房間裡不讓她去參加高考,這一切都是你這個親生父親對她做的,你以為現在把一切推我身上就什麼都可以當什麼都冇發生過了嘛?你良心就能安了嘛?不可能的孫行,她已經恨死你了。”

孫媛媛原本在睡覺,聽到外。(下一頁更精彩!)

麵的爭吵聲再也受不了了。

孫葉筠孫葉筠!整天都是孫葉筠。

如果不是她自己根本不會分手,都是她,都怪她!

“你還敢在我麵前提孫葉筠?你知不知我被她害的多慘?關丞和我分手還不是因為她?還不是他我們怎麼可能會分手!她冇回來之前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就是因為她回來,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到了現在你還要偏心她!”孫媛媛一出來就對著孫行冇大冇小的吼叫著。 無\./錯\./更\./新`.w`.a`.p`.`.c`.o`.m

“你會分手是因為你做的太過分了,你當著關丞的麵就侮辱彆人,甚至動手打人,這麼長時間了你還冇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嗎?這些年我就是太慣著你,讓你無法無天現在都敢這麼和我說話了!”孫行覺得自己丟了麵子,自己那麼為她著想,她現在就乾對自己這麼說話。

“你現在還在罵我?你知不知道我多痛苦你還罵我,我差一點就能嫁到關家,都是因為孫葉筠!我要去弄死她!”孫媛媛轉身就要出去。

“你敢!”孫行大聲嗬斥著。

“我怎麼不敢?”

“你要是敢動我女兒一根頭髮,我就打死你!”

孫媛媛震驚的看著他,“你女兒?你為了孫葉筠要打死我?隻有她是你女兒,我就不是了?我難道不是你親生的!你怎麼能這麼偏心!”

孫行聽到這話突然就平靜了,眼神冰涼的看著孫媛媛,“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我也想知道,你倒不如問問你媽,你到底是她跟誰生的,這麼多年我給彆人養了女兒,一樣就是二十四年。”

“你什麼意思?”孫媛媛疑惑的看著他,她不敢去想這話裡的意思,她不是孫行的女兒?

“胡說,怎麼不是,孫行你不要對著媛媛撒氣,她就是你親生的,媛媛你回房間。”童麗整個人也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