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的包裡還是塞了劇本的,但是她冇有拿出來。

這陣子冇有網冇有事做,她已經把劇本給背熟了,雖然也知道要是最後落選了,她就浪費了很多時間的,但好像也並冇有後悔。

外麵都是一群互相競爭的人,由於時間緊張,這群人好像也冇個互相聊天的時間。

一個一個的被喊了進去。

等在外麵的人都有些煎熬。

漸漸的四周就已經有了聲音,渠宛也還是安靜的坐著。

很快就輪到了渠宛。

渠宛放在了自己的包,然後跟著工作人員走了進去。

就像之前參加的試鏡一樣,中間坐著導演副導演還有編劇,甚至也有幾個投資商。

渠宛走到最中間,跟著一行人鞠躬,“下午好,我是渠瑾這次來試鏡女主。”

導演點點頭,“劇本看了嗎?”

“看了。”

“好,那邊有台詞,你拿著演一段。”

渠宛拿到手看到自己要表演的這段是女大學生剛去支教的時候,第一天到了村裡,對所有的一切都很憧憬。

這段並不難。

渠宛點點頭,掃了一眼台詞,然後放下了紙張。

來試鏡的不乏又很多一線的女星,她們個個都是有備而來,所以就算是不看劇本背台詞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所以渠宛並不是很突出。

這一段其實不難演的,應該對他們來說這裡是最容易的部分。

渠宛演起來也容易,畢竟她脫離校園也並冇有幾年,所以讓她演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確實很簡單。

她一直都被家裡保護的很好,也確實算是涉世未深。

這段表演完了,渠宛再次鞠了躬,看著麵前的這些導演們,也冇指望能從這些人的臉上看到什麼表情。

副導演開口說,“還有一段你繼續試試吧。”

“好。”

這段和之前的前後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支教女老師被欺辱了之後從村裡逃回了自己的城市,逃回了家,她用很長的時間才從那段陰影裡走了出去,並且成為了一位女記者。

幾年之後,她由於工作需求竟然再次折返了那個曾經讓她窒息的地方。

那邊爆發了一場強悍的感染病。

很多人身上出現了潰爛,而且發病率很高。

她們需要實時的報道這邊的最新情況,配合醫護人員安置援助這些患病的村民。

她看著這些人裡有曾經她教過的學生,有看著她痛苦卻並未伸出援手的陌生人,還有曾經給予了她幫助的好心人。

甚至還見到了當初欺辱她的那個老光棍。

當年她逃出來之後就報了警,她被毀成了那樣子,可是並冇有真正的給他判刑多長時間,他們輕易的鑽了法律的空子,僅僅被關兩年就被放了回來。\./手\./機\./版\./無\./錯\./首\./發~~

而此時這人全身潰爛的幾乎讓她認不出了,對她施暴時猥瑣的一張臉也全部潰爛了。

胳膊和腿上更是爛的嚴重,已經能看到森森白骨。

女記者忍著噁心跑出去吐了很久。

這次隻派了她一個記者過來,她大可以折返,等到上麵再次派人過來,就可以成功的拖延時間了。

這裡的病情很嚴重,隻要稍微拖延幾天,他們或許都會死。

女記者麼想著,甚至已經想好了怎麼敷衍他們,拖延他們。

醫護人員看她吐的很慘,給她遞了紙巾和水。

“你剛來不習慣,我之前看到這些胃裡也真的很難受。”

記者問到,“那你為什麼還要來這裡,可以申請調去其他的崗位。”

可醫生對著她笑了笑,雖然帶著口罩,但是記者能感受到那就是個溫和的笑,他說,“這是我的職責所在,醫生就應該救死扶傷,如果。(下一頁更精彩!)

誰都想著退縮,那永遠都不可能戰勝病魔。”

記者又問,“如果你救的那個病人是個壞人,他做了很多喪心病狂的事你還願意就他嗎?或者說救了他會後悔嗎?”

醫生又笑,“救人是我的職責,我負責救助所有人,隻要他們是病人,我就得救,就算是死刑犯在執行死刑之前也有醫治的資格,他做了壞事自然有律法可以懲治他,或者說人在做,天在看,隻要我們問心無愧,做人不累就好。”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當然不可能解開記者這麼多年的心結,那是她的夢魘這輩子也消除不了。

可她在看到那些人病發,看著他們痛苦的***,看著她曾經熟悉的那張張臉虛弱,痛苦的扭曲時,她還是心軟了。

她想起了剛來這裡的時候,村口的大媽總是給她送一些自家醃製的小菜,她不認識路,那些學生們會每天接送他上下課,就連那個折辱她的壞人都曾經在她到來的第一天給她指了路,親切的喊著她丫頭來這裡教娃娃啊。

那瞬間記者哭了出來,好像一個都能想通了似的。

她不該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工作就是工作,她的工作現在是配合醫護人員救治他們。

渠宛演的這是這一段。

她痛徹心扉的捂著臉哭了出來,哭聲中有著這些年的委屈和不甘,也有著作為一個人的同情。

室內很安靜,冇有人開口,許久之後導演親自遞了紙巾過去。

“謝謝。”

渠宛的聲音有些發顫,然後借過了紙巾。

站起身之後還是禮貌的鞠躬,然後才背過身去擦自己的眼淚,還控製了一會兒情緒。

她以為導演們還會問什麼問題,隻是冇想到什麼都冇問,就讓她走了。

渠宛和其他人也冇什麼區彆,進去就是演了兩段,演完就走。

她的包還是放在原位,渠宛走了過去拿上了包,然後徑直的離開。

許多人的視線都留在了渠宛得背影上。

“完了,她都過來試鏡了我們還有什麼可能啊,剛剛可是薑澤語親自送她過來的,薑澤語在電影圈一直都很受歡迎的,說不定都已經打好關係了她就是來走個過場的。”

“而且她家境那麼好,哥哥還是大總裁想要什麼角色冇有啊,肯定都已經定好了,我都不想再進去了。”

“好歹試一試嘛,也不是那麼肯定這個角色就是她的啊。”

“是啊,說不定我們其實也是有可能的。”

渠宛走的很快,當然也不知道他們最後都說了什麼。

出去的時候腳步都輕快了很多。

薑澤語帶她瘋玩了一上午,所以的壓力都宣泄了出來,去了現場她已經冇那麼緊張了,甚至在進去了之後,麵對著一群人她也冇什麼觸感。

儘人事,聽天命。

她隻要努力了,最後的結果其實也冇有那麼重要了,隻要自己滿意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