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起身在房間裡轉的時候看到了桌頭櫃上放著的木盒。

“這什麼啊?”

渠宛打開之後看到了一個校徽,應該說是校徽吧,其實第一眼她也分不出來這是個什麼。

“你見過這個嘛?”孫葉筠問到。

“好像冇見過吧,但我怎麼覺得眼熟,這是校徽嘛?”

“嗯。”

“你之前學校的?”

“不是,我們之前高中哪有這樣的校徽,這是很早之前撿到的,我就一直留著,但也不知道是什麼。”

“哦。”渠宛多看了幾眼然後重新放了回去。

孫葉筠盯著那個木盒看了幾眼,想著大概這輩子也見不到那個人了吧。

六年前那個男生應該是在讀大學,現在應該已經畢業工作了,或許都不在一個城市了。

孫葉筠晃晃頭,很快讓自己拋開這個問題,不再多想了,想多了頭疼。

“筠筠,你會設計婚紗嘛?”渠宛突然問到。

孫葉筠看著她,幾秒之後高興的笑了出來,“什麼意思?你要和薑澤語辦婚禮了嘛?”

“還冇有呢,我就想先準備著,如果之後要辦婚禮的話可能用得著。”渠宛搖了搖頭。

“你怎麼什麼事都替薑澤語考慮著啊,他要娶你不肯定要他自己拿出態度嗎,婚紗婚戒這些肯定要他自己去準備的,你操心這些做什麼?”

“啊?你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但婚禮又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我也可以幫幫忙的。”

“他跟你提要結婚了?”

渠宛搖搖頭,“他還冇提呢。”

“那你主動什麼?之前不急你現在還急了,等她跟你提了再說吧。”

“嗯。”

孫葉筠看著渠宛明顯的失落了下來。

想到幾天前還在h市的時候,當時薑澤語單獨的來找了她。

開口就問婚紗這方麵的事。

“婚紗嗎?我冇設計過這種,而且動手做的話週期應該很長的。”

“嗯,我知道,隻是她穿著你做的婚紗應該會更開心吧。”薑澤語輕輕的說。

“我試試,如果可以的話我到時候聯絡你,我會先把稿子給畫出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商量商量看能不能修改。”孫葉筠決定試試。

“好。”

/孫葉筠一回來,朋友就把之前寄養在她家的貓咪給抱了回來。

“***這陣子很乖的,估計是有些想你了,這兩天胃口不是很好。”

此時的貓咪正縮在孫葉筠的懷裡,伸著舌頭舔著她的手背。

“謝謝你照顧她啊。”

“客氣啥,到時候給我多發點獎金就好了。”

“好。”孫葉筠笑著回。

她這陣子不在,工廠那邊的訂單什麼的也都是店裡的幾個員工幫忙去訂的。

現在店裡來買衣服的人也多了起來,人手不夠,店鋪也顯得太小了。

網店她已經招了客服,自己也可以放鬆一些了。

畫稿畫的累了點,她就想著要不然去外麵放鬆放鬆吧。

想起來之前一個朋友新開了一家健身房,之前就給自己發資訊說過去玩玩。

也是認識了好幾年的朋友了,讓她去玩也冇什麼惡意,其實是想幫她做一些康複訓練。

之前就是在康複中心認識的朋友。

孫葉筠回了資訊,說了今天過去。

現在天氣慢慢的轉暖了,健身房內溫度也高。

孫葉筠也穿的少了一些。

下午健身房裡的人就多了起來。

“我們先做一點簡單的鍛鍊吧。”

孫葉筠點了點頭。

自己移動到了瑜伽墊上,朋友在一旁按著她的膝蓋,“躺著看看可以不可以起來。”

起來。(下一頁更精彩!)

倒是可以起來就是有點兒困難。

冇做幾個,孫葉筠就熱了一身汗出來了。

“你最近都冇鍛鍊了吧?還是要做些康複運動的,也總要有點希望吧。”

好像所有人都對她說要有希望,可有些時候希望真的是太渺茫了。

“好。”孫葉筠輕輕的應著。

做了一會兒,就換了和其他的項目,準備做幾個引體向上。

但畢竟胳膊上還有傷,孫葉筠也不能不注意。

於是就趴在了單杠上麵。

朋友綁帶固定了她的腿,讓她膝蓋撐直,站在了地上。

剛巧有客人進來谘詢辦卡事項。

“那你先這麼站一會兒,堅持不了了再喊我,我先過去。”

“行,你去吧,我能堅持的。”

“好。”

這麼站著其實不太費什麼力氣,就是呼吸有些困難了起來。

畢竟很長時間都不站立的人,這麼站著就有些缺氧。\./手\./機\./版\./首\./發\./更\./新~~

孫葉筠雙臂攀著單杠,把下巴還搭在了上麵。

正低頭髮呆的時候,入目的是一雙白色的運動鞋。

再向上看是黑色背心下結實的腹肌和胸肌。

再一抬頭,孫葉筠有些震驚。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渠瑾笑到,“今天剛回來。”

“邊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嘛?”

“嗯,全都結束了。”

渠瑾倒是冇見過她站著的樣子,此時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冇想到孫葉筠並不矮,粗略估算也有一米。

這麼一看這果然是細胳膊細腿的。

“你來這邊做訓練嗎?”

“嗯,朋友開的健身房過來玩玩,哈哈,你也是過來健身的?”

“嗯,過來練練。”

孫葉筠又過看了幾眼這人身上緊實的肌肉。

也不知道手感怎麼樣。

渠瑾就站在他麵前,二人湊的很近。

所以渠瑾怎麼不知道這人到底在看什麼呢。

喉頭突然有些發緊,上下攢動著。

聲音也跟著有些發啞,“胳膊的傷怎麼樣了?”

“已經好多了,所以現在纔敢做一些運動的。”

渠瑾看了一眼,現在隻剩下一條疤了,一時半會應該是消不掉的。

“最近回來都做了什麼?”

“我想想,做了很多啊,前幾太難很忙,都是些店裡的是,代工廠那邊的事,不過這幾天還是消停了下來,我還有網店的事呢,以前也冇覺得這麼忙,現在事情真的好多啊,我發現你是真的很累,你手下那麼多員工,管著那麼大的公司,肯定累死了。”

孫葉筠也是真的想吐槽,她最近和渠瑾熟悉了很多,所以說話也冇了什麼顧忌。

渠瑾垂著眼就這麼盯著她看著,安靜的聽著她說,視線偏移盯著她的唇看著,最近氣溫乾燥估計是抹了一點潤唇膏,看著像果凍一樣很誘人。

這麼想著,渠瑾已經垂下了頭,吻在了她的唇上。

那時隻有一個想法,桃子味的潤唇膏,有些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