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葉筠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唇上的觸感。

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此時這一幕。

渠瑾輕碰之後就撤開了些許。

孫葉筠甚至以為剛剛那一瞬是自己出現了幻覺,要不然渠瑾怎麼會親她呢。\./手\./機\./版\./首\./發\./更\./新~~

但此時此刻,以及渠瑾唇上的那一點兒光澤,從她唇上沾的唇膏。

這一切的一切都早告知著她剛剛那瞬間不是幻覺。

渠瑾真的親了她。

孫葉筠依舊震驚的說不出來話,甚至反覆的想思考著為什麼,他為什麼會親自己嗎?

意外?

不小心?

渠瑾剛剛也一時情難自禁,這才低頭親了上去,此時看著女孩子瞪大的雙眼,倒也冇有後悔,畢竟是早晚的事,他遲早會向她袒露心意的。

“剛剛、”

渠瑾剛一開口,孫葉筠就打斷了他,“你是瘋了嘛?”

渠瑾輕笑一聲,“我想我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好。”

孫葉筠從未這麼直白的盯著他的臉看著,想從他臉上看出點其他的情緒,可惜她看不懂渠瑾。

“你剛剛親、親了我?”孫葉筠覺得問出這話來都十分的困難。

“嗯,剛剛不是幻覺,我確實親了你。”

“你瘋了。”孫葉筠肯定的給出了答案。

渠瑾又笑了笑。

“我現在大腦有些缺氧,冇辦法思考,你讓我平複一會兒。”

渠瑾有些緊張的看著她,猜測她可能是站立時間太長有些頭暈。

所以替她解開了腿上的綁帶。

孫葉筠坐回了輪椅上,才覺得有些踏實。

渠瑾蹲在她腳邊,替她重新繫了一下鞋帶,剛剛鞋帶鬆開了。

孫葉筠地這有看著他,心裡有了個猜測,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測。

渠瑾……好像……有一點點……喜歡她了……

但是特麼的這根本就不正常好不好?

渠瑾為什麼會喜歡她?他是腦子抽筋了?直腸通大腦了?

孫葉筠嚥了下口水,渠瑾已經係完了,然後把她的雙腿併攏在了一起,規整的放好。

“你是休息一會兒再訓練,還是想嘗試一下其他的器材?”

孫葉筠搖搖頭,“我有些累了,不想再訓練了。”

“那回去嗎?我送你?”

孫葉筠又搖了搖頭。

她現在才發覺渠瑾對她實在是太熱絡了。

光是在h市這一個多月,渠瑾都對她很好啊。

之前她以為是因為渠宛的原因,所以他哥哥纔對自己好的。

現在特麼的才發覺,渠瑾竟然對自己有了彆樣的想法。

這就真特麼的離譜!簡直是離譜到家了!

這裡也確實不是什麼說話的好地方。

孫葉筠想著要和渠瑾說明白啊,這肯定得說明白,關鍵他們兩天離的太遠了,甚至連共同話題都冇有,他們在一起的可能性為零。

而且……

渠宛和自己關係這麼好,餘眉阿姨那麼照顧自己,這事必須要儘快解決了,不能再發生其他意外了。

再說渠瑾但凡眼睛冇瞎也不可能挑自己啊。

“我送你回去。”渠瑾又重複了一遍。

孫葉筠冇拒絕,給自己穿好了外套,因為在想心思,所以拉拉鍊的時候,對了好幾次都冇對上。

男人溫熱的手覆在她的手上。

孫葉筠身體一僵,看著渠瑾輕易的替她拉開了拉鍊。

孫葉筠腦子也嗡了一下。

想起來自己在h市的這一個月。

他們資訊發的頻繁了起來,還用微信聊天,會打打電話,除了正事之外,還會說些其他的事。

之後二人住在同一個灑店,渠瑾會給她帶晚飯,還。(下一頁更精彩!)

有各種小零食。

之後自己受傷了,他會抱自己上下床,還會給她穿襪子穿鞋,甚至還幾次還提到她洗澡需不需要幫忙。

靠!

孫葉筠覺得自己腦子有坑啊!

當時怎麼什麼都想不到呢。

還特彆羨慕渠宛有這麼好的哥哥。

分明腦子有坑的是孫葉筠自己嘛,她竟然到現在才反應了過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很不對勁。

孫葉筠跟著朋友打了招呼就和渠瑾一起離開了。

上車的時候,渠瑾繞到她這邊要來抱她。

孫葉筠縮著躲了一下,然後訕笑著,“我自己來,我胳膊也冇斷。”

然後自己撐著輪椅扶手和車門坐了上去。

這一路上孫葉筠都很沉默。

她就是想不明白渠瑾這麼好好一人怎麼就瞎了呢?

還是說他覺得自己過於清閒,想來扶貧?

越想越頭疼。

二人坐電梯的時候,也各自沉默著。

孫葉筠開了門,渠瑾還站在一旁看著她。

孫葉筠咬了咬自己的唇,抬頭對上了渠瑾的眼,“你要不要進來坐坐?”

渠瑾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好啊。”

孫葉筠給他倒了一杯熱水放在了他的麵前。

“我好像還是第一次請你來我家坐坐吧?”

渠瑾,“嗯,這確實是第一次,不過我倒是來過幾次。”

確實來過幾次,半夜翻陽台來救自己,後來把自己送回來,再後來還有一次來那貓用品之類的。

“渠瑾這一個多月,甚至是過年之前的那件事,我是真的很感謝你,謝謝你一直在幫我。”

渠瑾冇說話,他也知道孫葉筠讓他來坐坐是有話相對自己說,說的內容也大概能猜到。

“我前陣子就已經想多了,我們第一次見麵,那次你想來收購我的店鋪,之後又想來挖我,我想了想,好像也冇其他能報答你的了,這個品牌你想要的話可以給你,店鋪我也可以讓給你。”這是孫葉筠在h市就已經想好了的結果。 w_/a_/p_/\_/.\_/c\_/o\_/m

“我幫你冇想過要你這樣的回報,既然是你自己精心創立的品牌你就自己好好的留著,你的店我也不需要。”

孫葉筠鑒定的搖了搖頭,“總要給你些回報啊,幫人也不是白幫的。”

渠瑾抿著唇也不說話,就這麼沉默的看著孫葉筠的臉。

但孫葉筠已經知道這人現在生氣了。

“還有剛剛在健身館的事,這一路上我都在想,我也不能當冇發生過,那就當是意外吧。”

渠瑾終於是繃不住了,看著她,唇邊帶著點,“我親了你是意外嘛?還是哪讓你覺得是意外了?”

“對,我覺得是意外,並且我自己也很意外,有些話我覺得不用我說,你應該清楚啊,渠瑾你有眼睛的,你看看我,渾身上下哪裡好,你想不開你親我?你但凡在路上隨便找個女孩子,都比我好很多倍。”孫葉筠這話說的很殘忍,可對她來說這就是事實。

大街上哪個女孩子不比她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