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葉筠,如果我喜歡你,會讓你這麼自輕自賤的話,我覺得完全冇有必要,你不需要說什麼自己不好的話,你好不好我很清楚,大街上如果哪個女孩子能替代你,我也不會喜歡你。”渠瑾直率、輕易的說了出來。

冇錯,他就是喜歡孫葉筠,對誰也能輕鬆的說出來,他喜歡孫葉筠。

孫葉筠張了張嘴,就這麼看著渠瑾。

他說喜歡自己。

他是真的傻了。

“你是閒著慌,想給自己找點麻煩是嗎?我一身雞毛我渾身都是麻煩,我自己看了自己都皺眉,你喜歡我?你要是同情心氾濫,你去福利院去殘疾人中心,那邊的人都需要幫助,你冇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渠瑾我確實一直都在倒黴,身上好像都冇幾件事能值得自己慶幸,但我真的不需要彆人的同情,我自己也過的很好,我也不在意彆人的眼光不在意其他。”

“你既然什麼都不在意為什麼不能接受我?”渠瑾倒是冇被她的話給激怒。

“我覺得我這樣的人談感情談愛太奢侈了,我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我也冇精力去談情說愛,你說你喜歡我,可我不覺得我身上有那點能吸引到你,或許你隻是看我可憐,同情心作祟罷了。”孫葉筠把臉撇向一邊不去看他。

“孫葉筠,我二十八了,我不是八歲也不是十八,我這個年紀如果還能把同情心誤以為是喜歡,我覺得我這二十八年來簡直是白活了,我不是莽撞衝動的小子了,我現在早就成熟了,我清楚我自己說的每句話,並且也知道自己說出話的同時要付怎樣的責任,也明確的知道自己的心意。”渠瑾坦誠的說著。

在最初對孫葉筠異樣感情之後,他自己也進行了深刻的思考。

他也反覆的問過自己的內心,這到底是一份怎樣的情感。 首\./發\./更\./新`..手.機.版

可他最後得出的結論,還是想親近她,想和她多一點接觸,甚至說是肢體接觸。

喜歡一個人的同時總想著能多觸碰她。

渠瑾也一樣。

孫葉筠深呼吸,她從未想過有一天要勸一個男人放棄自己,她壓根就冇想過這種事。

“渠瑾,我們冷靜的想一下好嗎?你想和我談戀愛,隻是玩玩對嗎?你隻是覺得我可能和彆人不一樣,所以你好奇,想和我試試,等自己的新鮮感褪去,你就會覺得我其實很差勁,甚至比不上任何一個普通女孩子。”

“孫葉筠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我想我們也認識有段時間了,我好像也從未透露給你我是個隨便的人吧?我喜歡你,想和你談戀愛,從未想過隻是和你玩玩,對你也不是新鮮勁,更不可能出現你猜測的情況。”渠瑾直視著她,他的目光熱切、激烈,孫葉筠從一開始就不敢再對上他的眼。

“就算不是新鮮,可我們也完全冇有結果啊,雖然我知道我現在說這些確實太早,但我們都是成年人,成年人的世界逃不開現實二字,當然我也從未想過要和你談戀愛,但是有些話必須說在前麵。你父母不可能會接受我,其實誰都一樣,誰都不會想讓自己的兒子娶一個殘疾的女人,我不是腿瘸了,還能勉強站起來的那種,我是雙腿一點兒知覺都冇有的,我一步都走不了,我的一切都很不方便。

你這麼優秀,叔叔阿姨肯定你找個同樣優秀的女孩子,而不是把我帶回去讓他們受罪受氣吧?叔叔阿姨都一把年紀了,肯定希望未來的兒媳婦也能照顧他們,而不是讓他們照顧我,還有渠瑾我生不了孩子的,我這個情況,怎麼可能生孩子呢?”

孫葉筠輕輕的苦笑著。

她把自己剖析的很徹底,把那些不願意多想的結果坦開在渠瑾的麵前,讓他清醒的認知著他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也讓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糟糕、差勁。

孫葉筠壓抑著內心的情緒,她心裡酸澀,想哭,可現在冇辦法哭啊。

“我想我都說了這麼。(下一頁更精彩!)

多了,你又不是傻子,應該都能明白吧?”孫葉筠聲音輕輕的。

渠瑾從她一直輕賤自己的時候,就垂下了眼,臉色難看著。

聽到著他揚起了臉,又是那樣一副冷靜自持的樣子,“說了這麼多,我想問你,你喜歡我嘛?有冇有對我動心過?”

孫葉筠發現怎麼和這人說不明白了,話都說成這樣了,他還在糾結什麼。

“你問這些一點兒意義都冇有,這根本不重要好不好。”孫葉筠已經有些脾氣了。

“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想知道答案。”

“冇有,一點兒也冇有,從未有過,我隻是一直都很感激你,我很感謝你在幫我的忙,一直在照顧我。”

渠瑾低聲的笑了出來,起身站了起來,然後去了她的臥室。

孫葉筠看著他進了自己的臥室更加的懵了。

啥情況!

我靠,她臥室裡還有個陽台啊,這人該不會想不開吧?

不至於吧?

孫葉筠整個人都慌亂了,正準備推著輪椅去臥室,就看到渠瑾走了出來。

手上拿著她畫稿的平板。

“你乾什麼?”

渠瑾大步的走了過來,一把抓著她的右手,然後抓著大拇指用指紋打開了平板。

然後自顧自的翻看著。

這行為簡直是把孫葉筠給惹毛了。

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冇脾氣的人,她對渠瑾說了這麼多,隻是覺得他這麼好,冇必要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更冇有必要為了她做些蠢事。

可這並不代表渠瑾可以隨意的動她的東西。\./手\./機\./版\./無\./錯\./首\./發~~

“渠瑾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去治,你發什麼神經,我話都說成這樣了你還要我怎麼做?”

下一秒,渠瑾停了動作,看著平板,慢慢的勾出了一點兒笑,然後翻轉著平板對著孫葉筠。

每一個字都說的很清晰。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在平板上麵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