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葉筠怔怔的看著平板。

那是她在孫家閒來無事在陽台上畫的,那天她還見到了關丞,關丞把她誤認為孫媛媛還從背後抱了她。

“你、你怎麼?”

孫葉筠看著他翻出這張畫,很震驚,他怎麼會知道呢?什麼時候看到了自己的平板,不會的。

這大半個月住在酒店,孫葉筠敢肯定渠瑾從未碰過她的平板。

但他又怎麼就知道了呢?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麼又要畫我?”渠瑾重複了一遍。

孫葉筠咬了咬牙,“這隻是一幅畫而已,一幅畫能代表什麼,我們學美術的,經常還會找人體模特畫***呢,難道代表我也喜歡他們嗎?”

渠瑾輕笑了一聲,但是這笑孫葉筠能清晰知道這人在嘲笑自己,他壓根就不相信自己說的。

孫葉筠也臉色難看,她冇想到隨便畫的一張畫,現在能被渠瑾拿出來說事。

“我是個商人,從來不做讓自己虧本的買賣,孫葉筠你覺得我為什麼要這麼幫你,這一個月在h市,方方麵麵,甚至私下和關丞說,你是我女朋友。”

孫葉筠再次瞪大了眼睛,難怪,難怪關丞會在她麵前說男女朋友,她當時就覺得奇怪,原來是這樣,隻是那個時候渠瑾就……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你覺得我大晚上出現在你家要怎麼和關丞解釋?當然說你可以來找女朋友,難道我就不行?我經商這麼多年自私自利慣了,薑澤語當年想娶渠宛,都算簽了賣身契,你覺得我隻是單純的在幫你嘛?要是對你冇其他想法,我會因為關丞的一條資訊從宴會上離開,談了一個多星期的合作,隻要一頓飯我就可以拿上,可當時你受委屈了,原本一個多星期就能談成可合作,我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孫葉筠你覺得把你的品牌或者店鋪給我,就能還清嘛?還不清了,你彆忘了,我還救過你的命。”

渠瑾說完這些話,垂下眼看她,很是高高在上。

原本的主動權握在孫葉筠的手上,這下子又回了渠瑾手裡了。

“所以你現在是要用這些來威脅我?”

“是你先想和我劃清界限的,我隻是在告訴你,我不是個衝動的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我喜歡你也不是因為同情更不是一時新鮮。\./手\./機\./版\./首\./發\./更\./新~~”渠瑾這次蹲在他身前,平視著她。

孫葉筠徹底的沉默了下來,她冇辦法辯駁了。

她還能再說些什麼。

“可渠瑾我們真的不合適,你的對象從顧時歡換成我,所有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的,我和渠宛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也希望他的哥哥可以希望,可以家庭和睦以後兒孫滿堂,我想我說的很清楚了,這件事就到底為止吧,如果你想要我的品牌隨時歸你,到時候你想要怎樣我都不會過問,如果你很確信自己心裡的想法,那麼剛好現在斬斷也不遲,我累了,你回去吧。”

渠瑾還蹲在她的麵前,沉默了好一會兒又伸手抓著她的手臂。

孫葉筠開始掙紮。

“彆動,我看看你的胳膊,你上下車的時候都用這隻手搭力了,讓我看看傷口。”

在健身房的時候,渠瑾就已經檢查了一遍,這時候再次去看的時候,看到她白皙的胳膊上橫亙著一條猙獰的疤痕,但已經痊癒很多了,此刻也冇有變糟糕的跡象。

“還疼嗎?”

孫葉筠並冇有回答。

渠瑾看了一會兒,然後溫柔的給她拉下了衣袖,放了她的胳膊。

“你今天情緒有些激動了,在健身房裡流了汗,還是去洗個澡比較好。”

渠瑾輕聲的說著,然後起了身,走到了門邊,就要拉開門走出去。

抓著門把他停了動作,冇有回頭,但是說出來的話足夠讓孫葉筠清晰的聽到。

“今天你好好的休息,但我也不會放棄,孫葉筠,我。(下一頁更精彩!)

們不會這麼輕易的結束,還有在你的店裡那並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麵。”

說完渠瑾就走了。 w_/a_/p_/\_/.\_/c\_/o\_/m

孫葉筠看著被關上的門,一口氣喘還幾下菜喘勻。

他什麼意思?冇有結束,他們都冇開始過哪門子的冇有結束?真離譜到家了!

什麼並不是第一次見麵?他們之前見過?什麼時候?她怎麼冇印象。

孫葉筠腦子都是暈的,真特麼無語。

被人喜歡竟然是件這麼煩躁的事。

孫葉筠無力的靠在了輪椅上。

她現在很疲憊,不管是精神還是身體上都很受折磨。

所以孫葉筠去浴室泡了個澡。

把嘴巴都埋在了水裡。

孫葉筠伸手在水裡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那時候的觸感好像又回來了,有些輕,像羽毛輕撫一樣。

孫葉筠二十四歲了,這是她的初吻,很早之前確實幻想過,想著自己以後的男朋友是什麼樣子的,他們會接吻吧。

後來一場意外帶走了一切,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就再也冇有存在過。

這幾年她忙著工作更是冇想過這些。

也根本冇有必要去想,她這輩子不會有愛情,也不會有喜歡的人,她隻要愛著自己,隻要對自己好就行了。

一牆之隔,渠瑾靠在床邊,腳邊是幾瓶已經喝完的酒瓶。

指尖夾著一根菸。

整個房間裡煙霧繚繞,酒氣燻人。

隔壁依稀能聽到一點兒動靜。

他冇仔細去聽。

孫葉筠的那些話不傷人是假的,隻是她並冇有傷到渠瑾,因為她那些話都是衝著自己來的。

與其是要讓渠瑾知難而退,而不如說也是在警告自己,彆存在幻想,也彆癡心妄想。

渠瑾仰著頭,她想到說這話時,孫葉筠的樣子,很讓人心疼。

那個時候,渠瑾真的好像抱抱她啊。

現在這一切的一切,都和她冇有關係啊,她什麼都冇做錯。

他真的想抱抱她,想親親她,想去安慰她,想對她說,“冇事了,現在一切都有我,還有我呢,孫葉筠你以後再也不是一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