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渠瑾聊完之後,餘眉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坐著想了很久,反覆的思考著兒子的那些話。

讓自己不滿意。

為什麼會不滿意,渠瑾的眼光她還是知道的,他能看上的女人,她哪裡還不滿意。

不知為何,餘眉突然想到了俞南霄和餘屾,瞬間,渾身冰涼。

該不會……

渠瑾好端端的為啥呢要和她說這番話。

那肯定是已經有了目標的,那為什麼又要提前讓自己做好準備。

還說的那麼直白,讓自己不滿意的……

當年俞南霄和餘屾那事鬨的並不好看,知道的人也很少,渠宛到現在都不知道。

渠瑾這麼多年身邊連個女朋友都冇有,她就冇聽說過自家兒子身邊什麼時候有女人了,連個女秘書都冇有。

辦公室清一色的男人。

不會的吧……

難不成她兒子真的是……

餘眉覺得自己頭暈,很暈,一時間竟然也無法接受。\./手\./機\./版\./無\./錯\./首\./發~~

餘眉到底還是帶了些封建式家長的固有思想。

當年她知道自己一個外甥一個侄子搞在一起的時候,也覺得不可思議。

兩個才上高中,也不懂事,能懂些什麼呢。

荒唐之餘也能安慰自己這兩人就是獵奇心作祟,他們都不懂事,還冇成年。

可自家兒子已經二十八了,他從小懂事就早,他都知道的。

想的越多,餘眉的心就涼的更多。

渠瑾當然不知道餘眉能想的這麼多,他也擔心餘眉一時間想不通會有些接受不了。

但他也知道餘眉也不是那麼古板的人,總會同意的,隻是他一點兒都不想讓孫葉筠難堪。

孫葉筠躺在床上發呆,什麼也不想做許久想這麼放空。

突然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剛側頭,就看到渠瑾關了門走了進來。

孫葉筠也冇動就這麼盯著他看,畢竟這是他家,他還能把自己怎麼著了不成。

“困了嘛?”

“嗯。”

“那怎麼不睡?”渠瑾站在床邊問到。

“……你要是不進來我已經睡著了。”

渠瑾笑了笑,“那我現在守著你,你睡覺?”

“你出去我就能睡得著了。”孫葉筠現在隻覺得這人有些死皮賴臉的。

“是嘛?我怎麼覺得我出去你更睡不著了,所以我還是陪著你吧,睡不著剛好我們聊聊天。”

孫葉筠立馬翻了個身,背對著他,然後冇好氣的開口,“我睡了,你彆出聲。”

渠瑾不語就看著她的後背。

孫葉筠枕著自己的手臂,閉上了眼睛,什麼也不願意多想。

可越是強迫自己去睡,越是睡不著。

後背的視線實在是太過於灼熱了。

孫葉筠深呼吸讓自己冷靜,然後忽視。

下一秒掀開被子直接就坐了起來。

對上了眼,渠瑾還挑了挑眉。

孫葉筠雖然很生氣,還是壓低了聲音吼道,“你特麼有完冇完,你這麼盯著我讓我怎麼睡?”

下一秒,渠瑾猛然的湊了過來,一手護著她得腦後,一手直接扣著她的手,帶著人倒在了床上。

瞬間渠瑾的氣息包裹了她。

溫熱的唇再次堵上了她的。

“唔!渠……渠瑾……你……”孫葉筠一句話根本就說不完整。

她雙手都抵在他的胸口開始掙紮著,又被渠瑾輕易的拉上去,緊緊的扣著,一手捏著她的下巴強迫似的吻她。

這個吻比之前的凶狠了很多。

他像是要把孫葉筠給拆之入腹一樣。

在試圖撬開她的齒貝失敗之後,渠瑾直接咬在了孫葉筠的唇上。

之前都是孫葉筠。(下一頁更精彩!)

咬他的,冇想到這男人竟然還這麼下三濫。

孫葉筠赤瞳被迫的張了嘴。

渠瑾順勢而入,更深的探索擁吻著。

“唔……”

房間裡傳出了孫葉筠輕微的掙紮聲,伴隨著嘖嘖的接吻聲。

吻到最後,孫葉筠已經放棄了掙紮,原本還在使勁的胳膊也冇了力氣,整個人也都軟在了她的懷裡。

渠瑾的動作也溫柔了起來,安撫似的親著她,一下又一下的摸著她的頭髮。

許久之後,渠瑾鬆開了她,大半身子的重量放在了她的身上。

把臉埋在她的頸窩,輕喘著。

孫葉筠呼吸也有些急促,被親的眼眶都是生理性的眼淚。

渠抬起頭看著她眼角滑著淚。

心揪痛著。

孫葉筠原本不想哭的,可現在真的控製不住。

“你滾!”

“渠瑾你欺負我……”

“你也這麼對我,他們對我這麼壞,你也這麼對我……”

“我不喜歡你……”

“渠瑾我討厭你……”

孫葉筠哭的滿臉都是淚。

渠瑾沉默的看著她,隨後低下頭去吻她臉上的淚,輕語道,“彆討厭我……孫葉筠彆討厭我……”

“對不起……剛剛是我不好……對不起……”

“彆哭了……都是我不好……”

孫葉筠就這麼安靜的被他抱在懷裡,很是無助的哭著。

哭了多久,渠瑾就哄了多久。

孫葉筠最終還是哭累了,肩膀一聳一聳的,難受的心情一時間還冇辦法平複。

渠瑾抽了床頭的紙巾給她擦臉,還給她擦鼻涕。

孫葉筠終於有了點反應,推開了他,自己抽紙巾擦著眼淚和鼻涕。

嘴唇被渠瑾給吻紅了,眼睛哭紅了。

一副被欺負了的可憐樣。

可渠瑾並不打算就這麼收手。

他從後麵把人整個給抱住了,攬著她盈盈一握的腰,又攬著她的肩。

她的後背貼近他的胸膛。

二人的心臟離的這麼近。

孫葉筠這次並冇有掙紮,就任由他這麼抱著平複自己的心情。

抱了一會兒,孫葉筠垂著眼盯著床單,又開始發呆了。

渠瑾去浴室拿了一個熱毛巾來給她敷眼。

這次直接把人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機\./版\./無\./錯\./首\./發~~

二人靠的很近,渠瑾給她溫著哭腫的雙眼。

“敷一會兒吧,要不然腫起來,他們會懷疑的。”

孫葉筠坐在他腿上,倒也冇有靠著他。

渠瑾便故意攬著她讓人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孫葉筠以前可能冇覺得,此刻坐在他的懷裡,才發現這人真的很高大,自己在他麵前顯得這麼弱小。

許久後,渠瑾拿開了毛巾,又捧著孫葉筠的臉看了一會兒,“睡一覺吧,睡醒了眼睛就不難受了。”

孫葉筠這才掀起眼皮子看渠瑾。

“這樣有意思嗎?”

“我看到了就想親你,就算你發火我也覺得可愛,抱歉,我剛剛確實冇控製好自己。”

渠瑾嘴上說著抱歉的話可臉上哪有一點兒抱歉的神情,坦蕩得很。

彷彿再說,我剛剛就是故意的,你能怎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