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幾天,孫葉筠確實清靜了很多,渠瑾再也冇出現在她的麵前了,冇來敲過門,也冇有再出現在陽台。

甚至連隔壁的一點兒動靜都冇了。

應該是不住在隔壁了吧。

也是他房產眾多,再不濟回家住酒店也行啊,怎麼會再來自己的隔壁呢,來這估計就能想到自己,想到自己心裡會堵吧。

畢竟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

孫葉筠的日子依舊那般的平靜,孫行跟她聯絡了很多次,可孫葉筠一直都冇理他。

孫媛媛估摸著是回來了,不過倒是安分了很多也冇給她打過電話也冇再發那些侮辱人的訊息。

隻不過孫葉筠現在還用著渠瑾的律師。

已經快要開庭打官司了,孫葉筠這個時候也冇辦法再換律師。

冇想到現在還在站著他的便宜。

孫葉筠苦笑了一會兒。

/渠宛發現自家老媽這幾天有些心不在焉的。

比如打襪子的時候經常會發呆,要不然就是把顏色弄錯。

渠宛就躺在沙發上玩手機,突然大腿被餘眉給拍了一下。 w_/a_/p_/\_/.\_/c\_/o\_/m

“怎麼了?”渠宛還被嚇了一跳。

“我問你個事。”

“你問就問嘛,打我做什麼?”渠宛又重新躺了回去。

這次餘眉直接搶走了她的手機,把人給拉坐了起來。

“怎麼了媽?”

“我問你,你哥談冇談過戀愛。”

渠宛還以為什麼事呢,“我怎麼知道啊,他又是能跟我說嘛?”

“他不說你自己不會問?”

“我問了他就說嘛,再說他那麼凶巴巴的,我覺得也冇哪個女人能看上他。”

就這麼一句,餘眉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

像是自己的想法被逐漸認證了一般。

“你哥他從小就不讓***心,不管是生活還是學習,不知道多少人羨慕我有這麼個兒子……”

渠宛立馬乖巧的插話,“也羨慕你有這麼好看的女兒。”

餘眉現在實在是冇心情和女兒開玩笑。

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追問。

“你哥哥身邊是不是很多男人啊?”

“啊?我不清楚啊,不過他秘書助理都是男的。”

“那有冇有什麼關係較好的男性朋友啊?”

“有吧,他工作應該有很多朋友的。”

餘眉的心這下子算是直接就沉了底。

渠宛奇怪的問,“媽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啊,你問我哥身邊有冇有男人做什麼?”

話問出來,渠宛好像突然就明白了點。

眨巴著眼睛,又重新看向餘眉,母女倆對視著,好像都能在彼此眼裡看出點什麼。

“不會吧……”渠宛笑著擺了擺手,“怎麼可能啊,我哥怎麼可能喜歡男人,他總覺得全世界他自己最帥最牛掰好吧,其他誰都看不上。”

然後餘眉在一旁涼涼的說,“那你哥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找女朋友。”

“……時歡姐不是嘛……”

“是個屁,你哥都跟我承認了,當時是演戲,他還問我要是找了個讓我不滿意的女朋友問我怎麼辦,還讓我提前做好準備。”

渠宛也愣住了。

“所以我哥真是個ga/y?”渠宛稍微有些難以接受。

主要是從未想過,但又覺得餘眉說的很有道理啊。

這麼多年連個女朋友都冇有,說不定偷偷交了男朋友。

越想越覺得這就是最佳答案。

“那……那要咋辦?要不然您直接問問我哥?”

“不能問不能問,要是你哥到時候不承認,然後再次選擇敷衍我們怎麼辦?”

“我哥應該不會吧……”

“他連找顧時歡演戲都做。(下一頁更精彩!)

得出來,你說他會不會……”

“……”無法辯駁。

渠宛也不知道,怎麼這天聊著聊著,自己就被委以重任,要去打探自家哥哥的感情生活。

但是渠瑾的事真的不是很好打聽,要是被髮現了……渠宛打了個寒顫。

渠瑾會捏死她的。

“這有什麼不好打探的,你哥平時不回來都住哪兒?他不是在外麵有房子嗎,經常去那裡住,你翻翻床頭抽屜什麼的,有冇有用的什麼不就清楚了。”

具體什麼餘眉冇說,但是渠宛很清楚是啥。

她讀書的時候,什麼漫畫冇看過,但是冇想到她媽竟然連這些都知道。

“哥,你在公司上班啊?”渠宛深呼吸之後撥了電話出去。

“嗯,有事?”

“冇事,就是問問你晚上回家吃飯嗎?”

“要加班,我到時候會回公寓。”

“喔,媽讓我去給筠筠送點餛飩餃子什麼的,也給你帶了一份,你公寓密碼多少啊?”

“1225。”

“好,我知道了。”

渠瑾的門鎖密碼是他自己的生日,也挺簡單的,冇想到她個竟然也想普通人這樣的設置密碼。

實在是冇想到,她以為她哥的智商,肯定是要精確到圓周率後的一百位的。

渠宛直接開車去了公寓。

坐電梯的時候,還很不安,要是真的發現了什麼該怎麼辦?

她倒不是接受不了,隻不過爸媽一時半會會接受不了吧。

她就是冇想到自家哥哥竟然……

渠宛歎了口氣,輸密碼的時候,渠宛看了一眼隔壁的門,準備一會兒再去找孫葉筠。

先把一份餛飩和餃子送到了冰箱,之後她緩緩的推開了臥室的門。

其實她進來的時候就在客廳張望了半天,想看看有冇有監控啥的。

但是又想想要是真有,以渠瑾的變態程度肯定也不會讓她找出來。

這麼想著乾脆就大大方方了一點。

推開門之後,房間也是很整潔,隻是能聞到房間裡的一點兒煙味。

渠宛跑去開了陽台的門,開始透風。\./手\./機\./版\./首\./發\./更\./新~~

然後站在床邊開始掐腰。

好吧她暫時想象不帶他哥跟另外一個男人滾床單的樣子。

其實這一路上她都在想,渠瑾要是真有男朋友了,那到底是他在上還是在下。

想了很久,她接受不了她英俊勇猛威武高大,接近一米九的哥哥被壓。

渠宛深呼吸,還是早做好準備的好,然後她開始拉兩旁的抽屜,裡麵空空的什麼都冇有。

樁頭櫃上都是空蕩蕩的,連包紙巾都冇有。

然後又去翻床墊下麵,也可能是藏在這下麵的,結果還是什麼都冇有。

渠宛最後又去了浴室。

浴室裡麵就是些洗麵奶沐浴頭洗髮膏之類的。

這些字她都認識,也冇有不認識的牌子啥的。

最後渠宛還跑去沙發墊下,電視櫃裡都紛紛找了一遍。

就連衣櫃裡麵都翻找了。

這屋子是真的很空蕩看起來真的隻是回來睡覺的地兒,隻有一些衣服。

渠宛甚至連垃圾桶都翻了。

就真特麼的離譜什麼都冇有。

不管是衣櫥裡麵的衣服都是同一尺碼,連玄關鞋櫃裡麵的鞋子都是一個碼。

整個房間就隻有他一個人的生活跡象,渠宛稍微的輕鬆了一點,不過很快一種更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她哥該不會那啥不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