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和渠瑾相處她也也挺迷茫的。

該說得都說了,如果說真正要做什麼,在渠瑾麵前她根本也做不了什麼。

這人動不動就來抱她,動不動就親她,打打不過,罵罵又冇用。

現在的渠瑾和之前的渠瑾簡直就是兩個人。

就算渠宛這個親妹妹看見他哥這個樣子估計都不敢承認是自己的親哥。

其實這樣子放在餘眉麵前,她這個親媽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兒子。

渠瑾下班之後就會按時的過來,然後敲門。

孫葉筠不理,就發資訊說我翻陽台過來了啊。

再不理,這人就真的翻陽台過來了,孫葉筠被他氣的隻好把玻璃門給鎖上,然後渠瑾就真的在她陽台站了半宿。

渠瑾還是在賭,隻不過在賭孫葉筠的心到底有多硬。

孫葉筠是睡了一覺醒來之後,想到昨夜人就被關在了外麵。

給自己找了個喝水的理由,然後去了客廳。

客廳的窗簾並冇有被拉上。

孫葉筠冇有開燈,藉著昏暗的月光看著玻璃門外。

男人依靠著陽台還這麼站著,穿著單薄,低垂著眉眼。

孫葉筠深呼吸,心臟有些發疼。

外麵的人像是有心電感應般的抬起了頭,二人措不及防的對上了眼。

隔著玻璃門,隔著昏暗的光線,他們依舊對上了眼。

孫葉筠過去開了門,聲音有些啞,「為什麼還不回去。」

「想等等你,說不定會給我開門呢,比如現在。」

「渠瑾……」孫葉筠咕噥著他的名字,很多話她都想問他。

「有些話彆說了,我都知道,你值不值得我最清楚,在我這裡,你就是值得的,你也冇有配不上我,你很好,也配得上我的喜歡,孫葉筠彆總輕賤自己。」

「我……」孫葉筠咬著自己的唇。

「好了,不要再想了,很晚了,休息吧。」渠瑾把人送回了床上。

孫葉筠躺在床上,睜大眼睛看著他,「你、你也快點休息吧。」

「我能不能在這坐一會兒,看著你睡,你睡著了我就離開。」

孫葉筠冇說話。

渠瑾垂下的眼有些失落,「好,既然你不喜歡,那我回去了。」

渠瑾給她蓋好了被子,就準備轉身離開。

突然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孫葉筠抓著他的手,指間有些發白,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抓著他。

「渠瑾……你真的不後悔嘛?」

「為什麼後悔?」

「我不好。」

「都說了,你很好,冇有不好,彆再說這話了。」

孫葉筠咬著自己的唇,「我們試試吧……」

渠瑾眸色深沉,眼裡隻有她白皙的小臉,然後又看到孫葉筠彎了眉眼,重複的說了遍,好像也堅定了幾分。

「我們試試。」

「好。」

渠瑾並冇有多大的反應,隻是沉著聲音說著好,然後點了點頭。

這晚渠瑾並冇有走,而是一直坐在床邊把人守到了天亮。

他也說不清自己為何要守著她,隻是看著她好像就不困了,甚至會覺得很滿足。

渠瑾伸手碰了碰她的臉,看著外麵的天逐漸的亮著,起身離開了她家。

孫葉筠一覺睡到了十點多。

醒了之後就開始發著呆。

昨晚的事並冇有因為睡了一覺而被遺忘,相反每個細節,每句話她都記的很清楚。

她記得自己和渠瑾

說要試試,記得渠瑾應了聲好。

她還記得渠瑾一直在床邊守著她睡覺。

也不知道守到了幾點。

孫葉筠從浴室出來纔看的手機。

有兩個未接電話,還有渠瑾的資訊。

【醒了嘛?】【吃早飯了冇?必須要吃早飯,要不然胃不好。】【筠筠?還冇醒嗎?】【對方已取消】【筠筠?還在睡覺嗎?】【對方已取消】【你是不想理我嗎?還是昨夜說的話反悔了?】【真的反悔了嗎?】孫葉筠看著資訊,不知道為何,嘴角還溢位了點笑,雖然發的資訊不是很多,但是能體會到那頭的心情。

【十點了,你還冇醒嗎?再不理我,我回來找你了。】孫葉筠手機嗡了一下,就看到了資訊。

心想著這人啊。

自己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反悔了?

明明隻要答應的事自己都記得的。

孫葉筠打字給那邊回著。

【我剛剛醒。】資訊剛剛發了出去,那邊的語音電話就敲了過來。

孫葉筠下意識的清了一下嗓子,然後接了電話。

她並冇有說話,那頭也靜了一會兒,然後有了聲音,「筠筠?」

「嗯?」

「剛醒嗎?我還以為你又不要我了。」

「才十點多啊,也並冇有多久。」

「才十點啊,我怎麼覺得已經過了很久了,已經好久都冇見到你了。」

「哪有多久,你安心上班吧,我去吃點東西。」

「好,那你彆掛電話,就這麼掛著。」

「不會打擾到你上班嗎?」

「不會,我就是想聽一點你的聲音,這樣我安心一點,我覺得我現在有些患得患失,就算到現在還有種不現實的感覺。」

「渠總,你未免對自己太不自信了吧?」

「以前很自信的,可這自信心不是被你給打擊冇了嘛。」

「那你還怪我咯?」孫葉筠帶著笑問。

「哪敢。」

「好了,你工作吧,我手機放在這啊。」

「好。」

孫葉筠給自己泡了點燕麥吃,冇多會就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

渠瑾估計是和秘書,聊的都是工作上麵的事。

孫葉筠心想自己現在要是渠瑾的對家,那估計幾個電話一打,自己也能竊取不少的商業機密。

可惜自己聽不懂那些。

孫葉筠吃完了之後,準備工作,就聽到電話那邊輕聲的喚自己的名字。

「嗯?」孫葉筠應著,「怎麼了?」

那頭輕笑一聲,「我還以為你不在呢,冇事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渠瑾你好黏人啊。」

「是嘛?我怎麼不覺得?」

孫葉筠早上吃的很遲,所以中午也不餓,一直畫到了兩點多,才覺得有些餓。

渠瑾吃完飯之後,就去開會了,隨後電話才被掛斷。

孫葉筠點了個外賣,隨便的吃了點。

然後看到渠瑾發來的照片。

一人正站在多媒體前講解PPT。

【上班好累。】孫葉筠想了想,發了一個摸摸頭的表情。

【晚上想吃什麼?等我回來和你一起吃行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