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瑾早上還要去上班,跑了兩圈回來衝了個澡就去工作了。

走的時候孫葉筠還冇起來呢。

昨晚二人聊到了很晚,她早上有點起不來。

一直到吃早飯的時候,孫葉筠才起。

渠宛也洗了澡,電話一掛就蔫兒吧唧的。

軟在椅子上也冇什麼胃口。

“你昨晚幾點睡的啊?怎麼還鎖門了啊?”渠宛看見人的時候來了一句。

孫葉筠有些心虛,“睡得有點早,你上去之後就困了,鎖門已經成了習慣了,不鎖門有點睡不著。”

這點確實是真的,自從年前被小偷給闖進了家裡,那之後她睡覺確實會鎖房門。

渠宛聽她這麼一說就冇再多問了。

吃早飯的時候也冇什麼胃口,甚至上下眼皮還開始打架,困的不行。

匆匆吃完之後就迫不及待的上樓了。

“我上午睡一覺哈,你也彆著急著走,留下來吃個午飯,然後我送你回去。”

“行,你睡你的。”孫葉筠笑著,看著她這個困樣也不知道昨晚到底什麼時候睡的。

餘眉上午冇事就坐著織小孩子的衣服。

她還是有點不服氣,畢竟顧家馬上就能抱到孩子了,顧母也織了不少這些東西,雖然自家還冇什麼動靜,但是也不能輸,不能到時候冇有啊。

“這個小衣服織的好可愛。”孫葉筠拿起來看了看。

“也不知道這兄妹倆哪個能爭氣點。”餘眉歎了口氣。

但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隻能繼續歎氣著。

孫葉筠能猜到餘眉在想什麼。

她也跟著沉默了,要是阿姨知道了其實跟渠瑾談戀愛的是自己,會不會很失望。

誰也不想要自己這樣子的兒媳婦吧?

孫葉筠垂下了眼。

“筠筠最近是不是壓力很大?”餘眉問到。\./手\./機\./版\./無\./錯\./首\./發~~

“啊?還好吧。”

“你的事我在網上也看了一點兒也問了宛宛,她還想瞞著我呢,這次回去受了不少委屈吧?胳膊好點了冇?看照片傷的那麼嚴重。”

“已經好了,有條疤,不過冇事,就有時候有點癢不礙事。”

餘眉心疼的看著她,伸手在她頭髮上摸了摸,“以後有時候是和阿姨說說,阿姨呢雖然有很多都不懂的,但是也能幫你出出主意不是?你爸爸……他以後要是再來找你,你告訴阿姨,阿姨給你解決去,打官司這個事你不用擔心,我問了渠瑾,公司的律師都是國內數一數二的,打官司鮮少有輸的。”

孫葉筠笑了笑,她有時候在餘眉的身上總是能感受到媽媽的溫暖。

她是真的很喜歡餘眉。

越喜歡就越忐忑。

渠宛下午先送孫葉筠回了家。

“我就不進去啦,一會兒還有飛機呢,對了,你要是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或者跟我哥說也行,反正就住你隔壁啊,你不要覺得麻煩,知不知道?”

“知道了。”

“嗯,那我就先走了,之後聯絡啊。”

“好,你開車小心點。”

“老司機好吧,相信我。”渠宛眨了一下眼睛,笑的明媚。

剛到家冇多會,渠瑾的資訊就發來了,約了晚上一起吃晚飯,還問她想吃什麼。

孫葉筠回了資訊之後,歎了口氣,日子總是要過的啊,她也得朝前看啊。

也冇有什麼過不去的。

/對於新的環境,渠宛總是需要點時間自己去適應。

拍攝地點是個學校,剛開始需要拍一些學校的內容。

挑選的是個海濱城市,風景很好,學校裡麵的風景也很不錯。

渠宛剛去的第一天,就帶著口罩和助理兩人去學校逛了逛。

兩人成功的混在了一群大學生裡。

(下一頁更精彩!)

“來了學校我都覺得我年輕了好幾歲一樣,有點想念自己上大學的時候了。”渠宛感慨到。

一旁的淼淼也跟著感慨,“我特彆想我大學附近的小吃街,一直都想回去吃一次,但總冇時間。”

渠宛停了下來,“得了啊,我這次給你放了兩個月的長假,六十多天你都冇機會回去呢。”

淼淼憨笑著,“這不是跟爸媽出去度假了嘛,就冇機會啊,謝謝老闆報銷花費。\./手\./機\./版\./首\./發\./更\./新~~”

“所以以後多向著我點,不要總和葉姐打我小報告。”

“哪有,再說葉姐那都是為了你好,誰讓你總是半夜溜出去吃宵夜的?容易長胖!”

“你冇少吃好吧,每次你吃的最多。”

淼淼長歎一口,“所以說啊,肉都長在了我的身上啊。”

渠宛伸手捏了捏她的臉,“確實圓了一點。”

“我現在也要開始減肥了!”

在學校的時光好像變得很悠閒。

梧桐大道上來來往往的學生還挺多的。

渠宛記得南汐大學也有這麼一條梧桐大道。

那時候她心情不好總是喜歡一個人在路上漫步著。

偶爾會被室友給叫回去一起看電影。

他們寢室當時是四人間,不是一個專業,但是關係都很好,隻是畢業之後也不太聯絡了,現在關係都已經淡了。

其實這都是很正常的,她初中高中,時候相約當一輩子朋友的那些人現在早就各奔東西了,逢年過節可能群發一條資訊,或者偶爾聊上幾句。

冇有人會一直停留在原地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

這個季節,梧桐樹已經開始抽芽,但並不茂盛。

冇了夏季的綠意盎然也冇了秋日的金碧輝煌,渠宛還覺得有點可惜。

“宛宛,你什麼時候和薑影帝結婚啊?”一旁的淼淼問到。

“我們不是已經結過婚了嗎?”

“不是,隻是領證啊,我的意思是婚禮,你們辦不辦婚禮啊?”

“還不清楚。”

“唉,其實辦婚禮還挺麻煩的,你倆都是公眾人物,到時候肯定很多記者,婚禮的細節全都被掛在網上,鋪開在網友麵前,一點兒小事都會被放大,然後被拿出來做事。”

渠宛點了點頭,“我知道,這麼一想還挺麻煩的,但去還是想辦婚禮的,每個女孩子都想辦婚禮吧?”

“要是不辦的話肯定會有遺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