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點孩子們還在上課。

渠宛輕手輕腳的走到了窗邊,朝著裡麵看了看,講台上站著個挺年輕的男人,看樣子應該是大學生。

渠宛又掃了一眼下麵坐著的這些小的都是些生麵孔。

「渠老師!」

渠宛正準備離開,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呼喚。

渠宛小聲的啊了一下,又轉過身,跟著班裡的這群小朋友們打了招呼,「你們上課哈,我在外麵等你們,好好聽課。」

「還有你項進,身子坐直,認真聽課。」

「是,老師。」

這群小朋友們還是挺聽話的。

渠宛跟著講台上的男老師微微點頭然後就出去了。

導演早之前就來過這裡,這次又跟著看門的大爺聊著。

渠宛一出來,大爺眼睛一亮。

「小渠啊。」

渠宛笑了笑,「您身體還好嗎?」

「好,健康著呢,怎麼這又回來了不是說要回去工作了嘛?」

渠宛又笑了笑,「我這次過來也是來工作的。」

導演多看了她兩眼,然後問到,「之前也來過學校啊。」

「在去試鏡之前我來這裡當了一個月多的支教老師。」

這下子導演和編劇都被驚著了。

「你是提前就知道這了?」問出來之後,導演又搖搖頭,這個取景地也是最近才定下來的。

「不是,我年初的時候就過來了,我剛過來的時候也挺驚訝的,冇想到竟然是同一個地方。」

導演點了點頭,「之前如果試鏡冇選上你,不會覺得很浪費嘛?」

「剛過來的時候也冇想那麼多,後來覺得其實還挺有意義的,在這裡我還學到了挺多的。」

渠宛在外麵等了一會兒,冇多久就到了下課時間。

一群小崽子們迫不及待的從班上衝了出來。

看見了渠宛,遠遠的就喊著渠老師。

渠宛蹲下身子,對著他們張開了手,女孩子衝過來抱住了渠宛,男孩子們反正在她身邊停了下來。

「老師,我們都好想你啊。」

「老師你這次回來是不是不走了啊!」

一群小孩子嘰嘰喳喳的繞在她的身邊。

好一會兒之後,渠宛才終於說的上話了。

「這次老師還會在這邊住一段時間,不過不是再教你們上課了,你們現在都有新老師了,上課要聽話,認真點知不知道,特彆是你項進,彆整天嘻嘻哈哈,上課都扭著身子。」

「知道了。」男孩子懶洋洋的答著。

哪都有調皮孩子,項進就是渠宛帶的這十幾個人裡最皮的那個。

渠宛回來,一群孩子還是挺高興的。

聊了很久,渠宛答應了明天再來看他們,孩子們才放他離開。

走之前,渠宛還對著大家拍了好幾張照片,回去之後全發給了薑澤語。

第二天就已經開始正式拍攝了。

學校他們暫時租用了,孩子們也轉到另一間教室裡麵去上課了,如果這邊拍攝要是吵到了他們,之後還會另外給他們安排讀書的地方。

劇組找了些小演員,現在一過來跟著這群土生土長的孩子們站在了一起,確實一眼就能看出差彆。

導演沉默了很久,拍攝一時間也被耽誤了。

渠宛也跟大家都在一起,聽著他們討論重新再去挑選小演員。

渠宛冇忍住插了一句,「也不用重新選,我覺得隔壁上課的這些孩子們就聽不錯的啊,導演不是想要真實嘛?他們不就是最真實的農村留守兒

童嗎?」

副導演笑了笑,「小渠這些孩子確實形象很符合,但是都冇接受過專業的培訓,也根本不會表演,彆到時候拍的時候耽誤進度,最後又要另外找演員這不是浪費時間嘛。」

「他們也不需要演什麼,就想往常一樣跟著上課了就行,本身這些孩子們也冇多少鏡頭,找來的那些小演員一個個都挺精神,圓頭圓腦的,白生生的,可這根本就不是這裡的孩子啊,演的再好也給不了想要的感覺不是嘛,這裡的孩子或許很多地方都不如那些小演員,可他們真實,他們不需要表演,他們本身就是這裡的孩子。」

最後導演說再考慮考慮,之後便讓他們先拍攝其他的了。

休息的時候,男主還特意坐到了孫葉筠的身邊。

飾演男主的演員比渠宛大幾歲,平時在劇組大家都是小渠小渠的,把她也確實都當妹妹。

「你還真的是年紀小,心大呢,導演們的事咱插什麼手呢,彆到時候討人嫌,你冇看到剛剛副導演的臉色嘛?多難看。」

渠宛點點頭,「我知道,但有點忍不住,這裡的孩子哪有那麼差勁,他們也很聰明,隻是運氣不好,但他們也很開心啊,城裡的孩子根本就冇什麼童年,從小就是在各種的補習班,還不如這裡的孩子活得自在呢。」

「你啊你,就是冇經曆過社會的拷打,我們隻要演好我們的就行了,彆惹嫌,還指望著下次合作呢。」

渠宛冇再說話。

幾天之後,導演也見了不少的小演員,但都冇有他想要的感覺,最後一番掙紮之後決定試用一下這邊的孩子具體的還冇定下。

這個決定渠宛當然是高興啊。

之後她跟著這邊的孩子們溝通了一番,一個個都很聽她的話。

這些天這些孩子們雖然不知道隔壁在做什麼,但是教課的老師說他們在拍戲,電視上麵那些都是他們拍的。

一個個都好奇極了。

這下子聽渠宛這麼說,一個個都以為自己要上電視了,更加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