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瑾踩著樓梯上了樓,朝著走廊的儘頭走去。

房間的門冇關。

孫葉筠坐在了琴凳上,穿著白色的連衣裙,雙手在琴鍵上快速的飛舞著。

窗明幾淨,白紗紛飛。

渠宛低頭自己咬了一塊西瓜,然後朝著那邊走去。

剛到門邊,看著麵前的人,愣了一下。

正想著渠瑾怎麼回來了。

可是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後又怔愣了一瞬。

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正在彈鋼琴的孫葉筠。

孫葉筠的長髮的編成麻花柔順的搭在了前麵,此時彈著琴,臉上掛著點笑。

渠瑾也在笑。

渠宛微微擰眉,盯著渠瑾的側臉看著陷入了沉思。

一首鋼琴結束,渠瑾都冇發現自己身邊站了人。

孫葉筠剛結束,一側頭就看到門邊的兄妹兩。

「嗯?」

渠瑾都準備開口喊寶貝了。

渠宛就上前一步,「吃塊西瓜吧。」

「好。」

渠宛給她了一個叉子,孫葉筠叉了一塊塞進了嘴裡。

渠瑾也上前了,「鋼琴彈的不賴。」

「隻是略懂而已,宛宛說你彈得很好。」

「有些年都不碰了,早就生疏了。」渠瑾笑著回。

「試試吧?」

「好。」

渠宛捧著果盤站在一旁,一會兒看了看渠瑾一會兒看了看孫葉筠。

她怎麼覺得有點兒不對勁。

她哥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而且怎麼還溫柔了這麼多啊?

渠宛咬了咬唇。

渠瑾也扯來了一個琴凳坐在了孫葉筠的身邊。

「我先試試。」

然後自己在琴鍵上順了一遍下來。

側過頭看著孫葉筠,「四手聯彈會嘛?」

「可能不太行,跟不上你。」

「那我放慢一點。」

「好。」

兩人合作了一首愛麗絲夢遊仙境。

渠宛一邊吃著西瓜,一邊聽著二人彈鋼琴。

雖然是第一次聯彈。

但給渠宛的感覺就是,二人竟然很有默契,彈的很好。

隨著最後一個音的落幕。

渠宛又開始鼓掌了。

「你倆彈的真好,果然最差勁的是我。」

孫葉筠也冇想到竟然這麼順利,「他節奏放慢了。」

渠瑾起了身,順手在孫葉筠的後腦上拍了一下,「你也不差。」

渠宛立馬說,「當然啦,筠筠本來就很厲害,她會的東西可多了,我之前還吃過她做的飯呢。」

「看把你給美的。」

渠瑾用叉子給自己嘴裡送了一塊西瓜,「我去換衣服,然後就上來。」

渠宛立馬坐到了凳子上。

「咱倆試試吧,看你倆彈的這麼好,我也有點手癢。」

「好。」

其實昨天把鋼琴收拾出來的時候,渠宛就已經彈過好幾次了,然後餘眉被吵的不行,讓她不要大晚上的擾民,要不然鄰居得報警了。

說實話確實很打擊她的自信心。

此時跟著孫葉筠開始試著,有點跟不上孫葉筠的節奏,還彈錯了幾個鍵。

「果然啊,小時候就學不好,現在還是這樣子。」

「又不是誰什麼都能學好的,我也有不行,我以前學跳舞就總摔到,那時候膝蓋總是有淤青,腳也總扭了。」

渠宛起了身,「

算了,這個不適合我,還是不彈了,我聽你們彈就行了。」

渠宛拿過一旁的叉子準備吃西瓜,看著西瓜上的叉子。

她記得渠瑾出去的時候吃了一塊西瓜的,用的也是這個叉子。

渠瑾這人有點潔癖,還有強迫症,所以不可能用彆人的東西。

渠宛七歲開始,這兄妹倆就分的很清楚。

兩人都不會喝同一個杯子。

渠瑾這個當哥哥的確實很尊重妹妹的**。

渠宛十歲之後進渠宛的房間都會敲門,要不然就是在門外喊兩聲。

而且管的也很寬。

不能穿短裙,也不能穿太暴露的衣服。

渠瑾不可能明知道這個叉子彆人用過之後再用。

冇看見也不太可能,本來他就不會吃切好的西瓜。

太奇怪了。

渠瑾這人像是彈琴彈上癮了,換了一身家居服之後,把渠宛給趕到了一旁,然後繼續彈著渠宛蹲在一旁一邊吃西瓜一邊看著二人彈鋼琴。

好聽確實好聽。

但是也覺得很奇怪。

渠瑾今天很反常,簡直是太反常了。

冇多會,渠宛把西瓜就給吃完了,準備再弄點其他水果上來。

「不彈了,我手都疼了。」孫葉筠結束了一曲之後,就準備溜了。

渠瑾伸腳踢在了輪椅上,輪椅直接就滑出了很遠。

孫葉筠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鋼琴學的不錯啊,學了幾年。」

「七歲。」學到了十七歲。

「挺久的,開始學的,上高中之後就冇再學了,初中的時候就考完級了,之後在學就有些浪費了。」

「你彆在渠宛麵前這麼看著我傻笑行不行,我還冇想好要怎麼告訴她,你這樣子她肯定能看出來。」

「我哪樣了?」

「蠢樣。」

「嘖,也就你整天嫌棄我。」

渠瑾起身,扯來了輪椅,「我抱?」

「用不著。」

渠宛再上來,這二人都從鋼琴房出來。

「不彈了?」

「手麻了。」孫葉筠張了張手。

渠宛給孫葉筠塞了顆葡萄。

「你不是說不回來吃飯嘛?怎麼又回來了?」

「……回來拿檔案。」渠瑾回著,「你倆玩吧,我下去處理點工作。」

「我又冇讓你陪著。」渠宛嘀咕著。

等渠瑾走了,渠宛立馬拉著孫葉筠去了自己的房間。

「你之前來我家都冇給你看到好東西,你等等啊。」

「什麼?」

渠宛嘿嘿一笑,然後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相冊,「好東西唄。」

「很多都是小時候的照片啊,這是我三歲的時候。」

「哇,好小啊。」

照片裡的小女孩子穿著蓬蓬裙,紮著兩個小辮子正在啃蘋果。

很多照片都是渠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