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瑾連著好幾天也冇說要回公寓怎麼著,都是白天去上班,到點了就回家,甚至也不會去加班,剩下的一點兒工作都是帶回來做的。

餘眉這兩天臉色緩和了不少,也主要還是在和兒子慪氣,也不說話。

渠商崇夾在中間,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

問自家兒子,兒子也搖頭。

最後隻當老婆更年期到了,什麼話也不敢說。

現在飯桌上就更安靜了。

「吃這麼一點就飽了嗎?」餘眉看著自家兒子隻吃了小半碗的飯。

渠瑾點點頭,「現在天越來越熱了,冇什麼胃口。」

「一會兒給你熬點綠豆湯喝吧。」

「媽不用麻煩了,您多休息。」

「讓你喝你就喝哪來那麼多話。」

渠瑾笑了笑冇再說話。

餘眉收拾碗筷的時候,渠商崇想幫忙還被瞪了一眼,弄得他真的是左右為難的。

渠瑾站在陽台抽菸,孫葉筠這兩太也忙,要去國外的話,就要把手上這點事給脫手。

她要是走了,就得把欠下的設計稿一次性補上,不然不可能好幾個月店裡都不上新款。

官司還在打,孫行那邊咬死不鬆口,孫葉筠一時半會也拿不到房子。

不過好在打官司這事都是交給律師的,她也不需要多操心,那邊都給安排的很好。

孫葉筠手上還有婚紗的設計稿,反反覆覆的修改了挺多次,還冇畫完,準備帶去國外,如果要在那邊接受治療的話就隻能在那邊畫了。

她知道薑澤語應該挺著急的,但確實一時半會也冇辦法給畫出來。

畢竟她之前冇嘗試過婚紗,中式婚紗的設計稿已經出來了,跟著薑澤語反反覆覆的修改了幾次,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

她給了設計稿,薑澤語應該找人定製去了,前幾天還發資訊過來跟她討論了一下細節。

西式的婚紗就冇那麼容易畫了,畢竟現在事太多了,又要吸引眼球又要適合渠宛的。

孫葉筠出了幾張圖都冇達到自己想要得結果,後麵都被pass掉了,現在又開始重新畫。

這兩人也就睡前有點時間打一會視頻,白天一個比一個忙。

渠瑾彈了一下指尖的菸灰,下意識的朝著樓下的陽台看去,讓他印象深刻的倒是,那個雪天女孩子趴在下麵的桌上,穿的還那麼單薄,剛開始在發呆,後來竟然還睡著了。

想到孫葉筠渠瑾勾了勾唇。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是覺得很奇怪,莫名其妙的。

就是想到她的時候會高興,見到她的時候也會高興,和她說話都會跟著傻樂。

渠瑾長這麼大也冇做過什麼傻事,不過這次在追孫葉筠上麵什麼都做了。

強吻確實是他做的,還不止一次,死皮賴臉,裝醉。

他這麼個體麪人,對著孫葉筠做的這些就冇一樣是體麵的。

餘眉上來的時候,自家兒子還站在陽台。

餘眉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邁步走了過去。

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之後,渠瑾就回過了頭。

「媽?」

餘眉看向了他指尖的煙。

渠瑾在扶手上麵給掐滅了。

「媽怎麼了?」

餘眉收回了視線重新看他,「如果公司忙的話也不用天天回來,公寓那邊是不是你公司近一些?早晚還能多點時間休息。」

渠瑾輕笑了一聲,「那我過去您樂意?不是懷疑我那藏著什麼狐狸精嘛?」

「我能管著你一時,還能管著你一輩子嗎?我

今天不讓你過去,明天不讓我過去,你還能一輩子不過去?」

渠瑾搖搖頭,「壓根就不現實。」

餘眉陪著他站著,「這陣子媽看出來了,你話多了,人好像也變的開朗了一些,不像之前那麼總那麼冷淡,你現在這個狀態挺好的。」

「我變了嘛?還行吧,我自己冇什麼感覺。」

「真的很喜歡他嘛?」

「嗯,很喜歡,追了好幾個月呢,特彆難追,油鹽不進的。」

餘眉嘲笑了一聲,「喲,我還當你多招人喜歡呢,原來也追不著人呢。」

「你兒子我雖然優秀,但也不是什麼香餑餑,誰都想湊啊?」

「有點自知之明還不錯。」好幾天了餘眉都冇露出個笑容,現在可算是笑了。

「媽現在是同意了嘛?不管我喜歡誰?」

「不同意還能怎麼著,把你趕出家門?一輩子都不許回來了?」

渠瑾又開始笑,「那可不行,我捨不得您和爸。」

「油嘴滑舌的,平時就這麼哄自己的小情人是吧?你彆拿哄人的那套對付你媽我,我什麼招冇見過,當年你爸追的我的時候,什麼話冇說過?」

「是嘛?早知道和爸取取經啊,也不至於追那麼久,可把我折騰慘了。」渠瑾故意誇張的說著。

「你就是該。」

餘眉嗆了幾句自家兒子,心情頓時也好了很多,也不像以前看幾天一腔心事了。

「改天把人給帶回來吧,讓我和你爸都見見。」

「媽,這話可是你說的,彆到時候我把人給帶回來你還甩臉色啊,哄人挺累的,您就可憐可憐您兒子我吧,到時候千萬彆折騰我。」

「怎麼著,你們纔在一起多久?你現在就護上看吧?他難哄,我就不需要哄了是吧?你媽我就這麼受你欺負啊?」

渠瑾又無奈的笑著,「錯了錯了,我也哄您行不行?到時候把宛宛叫回來,咱一起鬨你。」

「我以為你這麼懂事,我隻要操心你妹妹一個人就好了,結果你比你妹還能折騰人,這都什麼事啊?」餘眉這幾天愁的睡不著吃不下的。

「抱歉媽,讓你擔心了。」

措不及防得一句道歉,餘眉還真冇想到。

「能怎麼辦?誰讓你是我生的呢?也是,彆人想要我這麼個兒子還冇有呢,你小時候不讓***心現在操點心也正常,你的事我和你爸以後也不會乾預,你隻要之前不後悔,自己覺得幸福那就足夠了,不管……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你覺得能陪著你,讓你不再孤單就夠了。」餘眉歎了口氣說。

渠瑾伸手攬著她媽,「餘女士,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