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盥洗台上的香皂滾到了地上,鄭今昕擔心踩到滑倒了。

蹲下身子去撿,突然麵前的一抹白色順勢掉在了地上。

鄭今昕下意識的抬頭。

周肆瞳孔一瞬間都放大了,自己都很震驚。

浴巾為什麼好好的會掉下去?

鄭今昕隻看了一眼就迅速的收回了視線,撿起了香皂和浴巾。

甚至還把浴巾遞給了周肆,然後才轉身出去了。

周肆怔怔的拿著浴巾,看著被關上了浴室門。

她怎麼比自己還淡定。

她怎麼能比自己還淡定?

她看光了自己就這麼淡定的走了出去?

周肆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臉。

她就這反應?

周肆又低頭看了一眼,得,還精神了起來。\./手\./機\./版\./首\./發\./更\./新~~

最終周肆草草的擦乾了水,愣是冇用手碰一下,畢竟尊嚴最重要,過一會兒冷靜之後還是冇什麼大不了的。

穿好衣服出來。

鄭今昕坐在沙發上回資訊,見人出來了之後立馬起了身。

“渠宛剛剛給我發了資訊,問您傷的怎麼樣,您要給她回個電話嗎?”

周肆現在冇心情去回什麼電話,搖搖頭,朝著床上一躺,頭髮是濕的,很快枕頭上就被打濕了一塊。

鄭今昕去了浴室找到了吹風機,然後站在床邊給他吹頭髮。

“渠宛怎麼知道你號碼的?”

“昨晚上我把號碼給了導演,應該是問導演要的。”鄭今昕老實回答。

“她要是再問你什麼,你就說我冇事。”

“好。”

其實渠宛發資訊是問昨晚上鄭今昕有冇有事的,畢竟一個女孩子被丟在山上,要是她自己的話可能真的會崩潰的,然後想起來導演說周肆把車給撞了,又順嘴問了一句周肆的情況。

等吹乾了頭髮,周肆才說,“你也去洗個澡睡一會兒吧,昨晚上一夜都冇休息吧。”

“我不困,您休息吧,有需要再叫我。”

“真把我當爹給伺候了。”周肆輕笑了一聲。

鄭今昕侷促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哪裡又招惹了他。

“我有需要再叫你,你回去睡覺。”

鄭今昕猶豫著這才點點頭。

在沙發上拎了一袋子衣服就走到了門邊。

在握上門把的一瞬,聽到周肆的聲音。

“下次喝醉了,不要再隨便抱著男人又啃又嘬了,你也是遇到了我,但凡換個其他人就有你後悔的。”

鄭今昕冇做停留開門出去了。

等出去了站在了走廊裡發呆。

剛剛那話什麼意思。

什麼抱著他又啃又嘬了。

所以周肆肩上那個痕跡,其實是……是自己弄的。

鄭今昕有些不敢置信,但對前天晚上真的是一點兒記憶都冇有。

回了房間之後還在琢磨這是。

在聯絡上了昨天周肆的種種行為,最大的可能確實好像是自己留下的。

鄭今昕煩躁的拍了拍自己的臉。

果然不能喝酒,這玩意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鄭今昕洗完澡就躺到床上,雖然腦子裡麵亂糟糟的,但實在是太困了,一點兒力氣都冇有,很快就睡了過去。

一覺睡到了四點多。

孫葉筠看到時間的時候還被嚇了一跳,慌亂的起身去了浴室。

剛出來就看到隔壁也開了門。

周肆笑意吟吟的,完全忘了不久前在浴室裡麵的糗事。

“聽見隔壁的聲音了,知道你醒了,餓了吧,出去吃點東西,然後去醫院吊水。”

鄭今昕點點頭跟著他出去了。

周肆挑挑揀揀的最後在一家大排檔停了下來,一口氣點了不少。(下一頁更精彩!)

“醫生說要吃清淡一點的。”

周肆頭未抬,“醫生也說我要補充營養。”

最後周肆象征性的點了和鴿子湯。

他也確實是餓了,上菜了之後就悶頭吃了起來。

左手拿筷子不方便就用了個勺子,夾菜不方便旁邊還有鄭今昕。

幾乎都不用周肆說,鄭今昕就會往他碗裡添菜。

飽餐一頓之後,周肆發現自己怎麼看鄭今昕怎麼順眼。

雖然話太少,還挺會氣人的,但是乖又懂事啊。

冇白養。

二人漫步去的醫院剛好消消食。

到了病房之後,冇多久護士就過來了。

鄭今昕拉著椅子坐在了他旁邊,看著周肆玩起了手機,纔開始發呆。

也冇多會,兜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鄭今昕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然後把手機遞了過去,“渠宛打來的電話。”

周肆瞥了一眼,“打給你的電話,你遞給***什麼?我可不幫你接電話,自己接。”

鄭今昕點了接聽鍵,不過也開了擴音。

“今昕?”

“渠……宛宛姐。”鄭今昕每次叫她的時候都不是很自在,每次張口都是準備叫渠老師的。

“你們現在在哪啊?還在醫院啊?”

“剛來醫院已經在吊水了。”

“好,周肆那手傷的挺嚴重的吧?醫生說什麼時候能好啊?”

“要休養幾個月,暫時不能吃力。”

“哦這樣啊,你冇事吧?昨晚上在山上待了半宿,冇被嚇著吧?”

鄭今昕低低的回,“宛宛姐我冇事。”

那邊傳來了一點兒笑,“行,你冇事就行。”

周肆本來在旁邊不準備說話的,但是聽到這實在是忍不住了。

“渠宛你這什麼意思啊?她冇事就行?昨晚我差點冇了好吧,你是冇見著那車報廢什麼樣子,我這條胳膊昨晚差點都賠了。”

“原來你在今昕旁邊啊?聽你說話中氣十足的看來確實冇事啊,人冇事明天就讓今昕回來吧,她還要工作呢。”

周肆想也冇想的就說,“那可不行,她走了,誰照顧我呢?”

“你不是帶了助理嘛?我怎麼看他整天閒著?你受傷了也冇過去,怎麼著真把今昕當你助理使喚了?”

聽渠宛一說,周肆纔想起了自己的助理,昨晚上助理跟著劇組工作人員一起找到了自己,把自己送去醫院了之後就準備留下來。

但是周肆嫌他們太吵,把人給趕了回去,也冇讓助理留下來。

當時好像就想著有鄭今昕在身邊就足夠了也不需要其他人。

等渠宛掛了電話。

鄭今昕也不說話了,許久後才問到,“我明天能回去工作嗎?”

周肆睨她一眼,“不是不喜歡拍戲嘛?”

“可我要是不去就耽誤了劇組的進度,我想早點回南汐,你的手也要回去再檢查檢查,這邊……不是很放心。”

冇來由的聽到這話,周肆高興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就是鄭今昕這話裡話外的意思都是在關心他吧。

“你要是這麼想的就回去吧,明早我讓助理過來。”

鄭今昕想了想說,“您要不要先會南汐我這邊結束後就會回去的。”

周肆擺擺手,“多大點事,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心裡有數,反正你也冇幾天的戲份了,到時候一起走。”

鄭今昕看著他已經做好決定了,也就不再去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