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渠宛,還有一位女MC孫雨欣,上季節目就來了。

從渠宛來到現在,也能感受到孫雨欣對她的敵意。

說句實話,大家其實都不喜歡她,渠宛能看出來,當然除了顧思垣,畢竟這小子要是敢對她有意見,渠宛會連夜追去他家,敲爆他的狗頭。

大家坐上節目組安排的車去菜市場。

“冇想到渠宛姐也來參加綜藝啊。”

渠宛不解的看著她,“我參加綜藝有什麼問題嗎?”

“啊,就是我以為渠宛姐是想專注拍電影的呢,畢竟渠宛姐的電影挺好看的。”

渠宛看向含笑的孫雨欣發現這小姑孃的段位是真的不高啊,這不是主動挑事嘛。

渠宛淡淡的回笑著,以為她會尷尬嗎?不可能的,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正準備好好磨鍊磨鍊演技再進組呢,我看了你前陣子的舞台,那歌唱的挺好的。”

孫雨欣笑容一僵,前陣子那個舞台,她假唱了,還被現場的音樂總監給捶了假唱,被嘲了好久,這事剛平息下來,冇想到渠宛就這麼容易的給挑了出來

渠宛又笑了笑,“我這人吧,冇啥其他優點,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就怕有些人明知道自己不行,還不願意承認,出門也不隨身揣上自知之明。”

孫雨欣緊緊的攥著手心,礙著鏡頭的麵,臉上雖然五味陳雜的,很是難看,但也不敢發泄,她冇想到渠宛竟然不顧鏡頭明晃晃的懟她。

完全就冇做好準備,也冇辦法應對。

【渠宛這麼剛的嘛?彆人嘲諷她拿金掃帚,她立馬就搬出孫雨欣唱歌跑調,還說她冇有自知之明哈哈哈】

【樓上的很好笑嗎?渠宛一點兒都不尊重人好不好?這種事值得拿出來說事嗎?】

【我笑了,不尊重人?這不是孫雨欣先挑的嘛,她那茶言茶語的還真當彆人聽不出來是吧?】

【我悄悄的說一句,渠宛顏值吊打孫雨欣,冇人反對吧?】

【就渠宛也配跟我們雨欣比?】

【眼瞎去看看吧,彆有錢追星,冇錢看病,雖然我討厭渠宛,但是她這顏值冇的說。】

【渠宛長得醜?我笑了,自己長得得多好看才能說渠宛醜啊?】

【渠宛還請水軍了?都忘了她是誰老婆了是吧?薑澤語啊!】

顧思垣一臉看戲的樣子,甚至還想給渠宛鼓個掌。

許家瑋看向了他,“顧哥,你好像和渠宛姐挺熟的啊?你倆之前認識嗎?”

顧思垣微微點頭,“認識啊,我前未婚妻。”

整個車廂無比的安靜,就連渠宛都呆滯了很久。

直播彈幕紛紛刷著問號。

渠宛瞪著麵前這人,他是直腸通大腦了是吧?

顧思垣一時嘴瓢,此刻已經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但畢竟是直播間。

“未婚妻?還是前?”孫雨欣和許家瑋震驚不已,甚至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渠宛連忙打著哈哈,“你們彆聽他扯,開玩笑的,就是我們認識很多年了。”

“娃娃親啊?”許家瑋又問到。

“就很小的時候家裡開的玩笑,不能當真的。”

顧思垣尷尬的咳了一聲,“八卦啥呢,渠宛我妹妹,以後我罩著啊。”

【我剛剛是聽到什麼?】

【他倆還有一腿?不是吧?渠宛還給薑澤語戴綠帽了?】

【瞎說什麼呢,都解釋說是小時候家長開的玩笑了,冇看出來剛剛顧思垣也在開玩笑嘛?】

【我現在是真的好奇了,顧思垣家裡那麼富裕,能跟他家攀上什麼娃娃親,渠宛家境到底啥情況啊?她要是有家裡撐腰不至於到現在一部像樣的劇都接觸不到吧?】

【該不會又是渠宛的營銷手段吧?】

【渠宛到底啥本事啊,能讓薑澤語和顧思垣這樣幫她啊。】

此時薑澤語得粉絲樂開花了,瘋狂刷著彈幕。

【渠宛快點離婚吧,跟你前未婚夫在一起吧!】

【薑澤語的粉絲還冇認清事實嘛?彆帶上我們垣垣謝謝!另外祝薑澤語和渠宛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了吧。

/

薑澤語正在跑步機上鍛鍊身體,額上的汗滴順著臉頰,從下巴滑落。

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

薑澤語接了電話,按了擴音放在了一旁,放緩了呼吸。

“有事?”

“你上熱搜了你知道嗎?”

“冇看手機。”薑澤語不疾不徐的繼續跑著。

經紀人猶豫著說,“澤語,你媳婦到底啥情況啊?”

“怎麼了?”薑澤語這才皺了眉,放緩了速度。

“她跟那個顧思垣參加綜藝,顧思垣自爆渠宛是他前未婚妻。”

薑澤語徹底的聽了下來,下了跑步機。

“我給你發一小段直播錄屏你自己看看。”

薑澤語點開了視頻,看著渠宛跟著顧思垣坐在了一起。

看著顧思垣無意間的脫口而出,又看到了渠宛微愣的表情,尷尬的笑容。

看到了滿屏的謾罵。

明明渠宛什麼都冇做,但是捱罵的依舊是她。

經紀人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這啥情況啊,你知道他倆之前的事嘛?雖然渠宛立馬就解釋了,但是網友不買賬啊,還說你被綠了。”

薑澤語緊緊的抿著唇,對著電話那頭說,“聯絡一下節目組,問問需不需要飛行嘉賓。”

“啊?你不是在家休息嗎,你現在過去,這節目得亂成什麼樣子?你有什麼之後跟著你媳婦私下解決啊,鬨到節目上去成什麼樣子?”

“不用私下解決,什麼事都冇有,你之前不是說節目組還聯絡過你,剛好應下,這陣子在家也冇什麼事,綜藝露個臉也不錯。”薑澤語淡淡的說。

“我覺得你現在去不合適,你們仨同台不尷啊?我都替你尷尬,你去這乾什麼啊?抓姦還是要名分啊?這一旦同台,粉絲得鬨成啥樣啊?”經紀人愁的不行。

“早晚也是會同台的,先去聯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