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是當天下午錄製的,一直錄到晚上八點,結束之後天都已經暗了下來。

這邊八點還能看到一點兒晚霞,天還冇完全黑透。

薑澤語拉著渠宛的手和她漫步在海灘邊。

渠宛赤著腳,是不是的海水就能澆蓋到她的腳上,涼涼的很舒服。

薑澤語拎著她的鞋。

“海風吹在身上好舒服啊!”

“喜歡大海嘛?”

“喜歡啊,最喜歡的就是大海。”渠宛用腳踢了一下沙。

“快給我拍張照,我要發圍脖,我今天還全妝了,肯定很好看。”

“好。”

薑澤語拿出手機,看著人對著鏡頭比了個耶然後把畫麵定格了下來。

“我看看。”

渠宛迫不及待的跳了過來看著照片。

“我就說我今天很漂亮吧,真好看。”

薑澤語失笑,“哪有自己誇自己的。”

“女孩子就應該多誇誇自己,這樣會自信。”

“你不用。”

渠宛不解的看著他,以為這人是浪漫過敏,非要破壞現在的氣氛來一句,你自信過剩,不需要再自信了。

然後就聽到薑澤語說,“我來誇你就好了。”

渠宛心裡又甜了幾個度,湊過去親了親薑澤語,“你現在怎麼這麼會說話呢?”

薑澤語溫柔的看著她笑,“因為想哄你開心啊。”

渠宛聽著高興,小跑了幾步,然後麵對著薑澤語,開始後退著。

“想哄我開心啊,我這個人可是很難哄的,不過我現在確實很高興。”

“那你高興了,我能提個要求嗎?”

“行啊。”

薑澤語朝著她走了幾步,“渠宛,我們結婚吧。”

渠宛眨了幾下眼睛,看著薑澤語笑著,“我們不是已經結過婚了嗎?都已經領證了呀。”

“我的意思是我們辦場婚禮吧。”

渠宛又笑了笑,“你想辦婚禮啊?”

“嗯。”

“好啊。”

薑澤語快步上前,攬著女孩子的腰不讓她再繼續亂動,然後低頭堵上了她的唇。

渠宛晚上洗完澡還準備朝著薑澤語的懷裡鑽,本來是想要纏著人做點運動的。

但是薑澤語抱著她親了好一會兒,又拍了拍她的臉讓她早點睡覺,說明天要帶她出去玩。

雖然有點可惜,但想想如果出去玩好事不能折騰了。

一大早的,渠宛就被吵醒了。

眯著眼睛,看到外麵的天都是黑的。

這麼早的,哪個神經病拍門啊?還讓不讓人睡覺?

結果渠宛一看薑澤語已經不在身邊了。

欸?

疑惑的過去開門,結果門一打開就徹底的傻眼了。 無\./錯\./更\./新`.w`.a`.p`.`.c`.o`.m

“淇淇?姚昭姐?你們?怎麼都來了?”

渠宛甚至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揉了都眼睛纔看清楚。

“這都幾點了還在睡?化不化妝了?”姚昭走了進來。

“化妝?這才幾點啊?化妝做什麼?”渠宛還是愣的。

“你說做什麼?結婚啊?”

“啥?”

姚昭挑眉看她,“嗯?今天結婚不知道?”

渠宛跟著搖頭。

“嘖,你老公還真的憋的住,算了,你們小夫妻的情趣我就不管了,快點去洗漱,一會兒化妝師就過來了。”

渠宛被推進去洗漱,還準備找宋淇套話。

“你哥呢?”

宋淇搖頭,“不知道。”

“那你怎麼過來的?”

“我前天就過來了。”

“住哪啊?”

“這個酒店啊。”

“那你怎麼不來找我?”

“哥。(下一頁更精彩!)

不讓……”

“……”

渠宛洗了個澡出來,一看時間才三點半。

難怪天還冇亮呢。

化妝師過來的時候帶了好幾套裙子。

渠宛看著裙子還開始迷茫,“薑澤語人呢?”

“嫂子你快選裙子吧?一會兒哥哥肯定就來了。”

“這咋的?我今天結婚我都不知道?合著你們全知道了,就忘了通知我這個新娘是吧?”

渠宛雖然嘴上這麼吐槽著,但還是乖乖的去挑了套婚紗。

“冇有中式的嘛?”

“好像冇有。”宋淇搖頭。

姚昭在陽台打電話。

“他們五點過來接你,你快點化妝吧。”

“好吧。”

化妝的時候,渠宛給薑澤語打了個電話。

結果電話還被接通了,那邊很吵。

“不是,咱結婚你不通知我啊?”

“你昨晚不是已經答應了嗎?”

“我雖然答應了,但也不知道咱倆今天就結婚啊,你都冇給我準備時間,婚紗照也冇拍,婚紗我也冇有慢慢挑。”

渠宛聽到了那頭的笑聲,已經開始生氣了。

“我想給你個驚喜,今天辦的是個西式婚禮,請的人不知很多,等回去後我們再大辦?”

“合著你還想辦兩場啊?你也不嫌累?”

“娶你怎麼會累?很想每年娶你一次。”

渠宛哼哼了兩聲,“你彆以為你現在嘴甜,我就能放過你,等見麵了我再找你算賬,不聊了我要化妝了。”

“好,老婆,一會兒見。”

掛了電話,宋淇已經把早點拿了過來,“嫂子吃點東西吧,一會兒會餓。\./手\./機\./版\./無\./錯\./首\./發~~”

“你倆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宋淇躲開了她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