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外麵風還挺大的,你不冷啊?」

宋淇猝不及防的聽到後麵的聲音,身子僵了一下,然後快速的抹著臉上的淚,也冇回頭。

沈陌南快步的走到了她的身邊。

宋淇這才緩緩的抬起臉。

此時月亮剛好露了出來,清冷的月光撒在了沈陌南的身上。

宋淇仰著頭看清楚了人,又把臉埋了下去。

沈陌南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雙手撐在了身後,閉著眼睛讓海風吹著。

宋淇不說話,他也不說話,二人誰也冇有開口。

過了大概十分鐘,宋淇有點坐不下了,雙手扣著自己的衣服,心想這人怎麼還不走,而且又什麼都不說。

稍微的側頭看了過去,發現身邊這人閉著眼睛,難不成是睡著了?

也可能是察覺到了這怯懦的視線,沈陌南睜開了眼,看向了她。

突然睜眼肯定是把人給嚇一跳的,宋淇縮了縮脖子。

沈陌南隻不過是掃她一眼,就繼續閉著眼吹風了。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宋淇到底是冇忍住開口了。

「你……」

「嗯?」聽見聲音,沈陌南才側頭去看她,「怎麼了?」

「……」這不是應該自己問你嗎,你這麼乾坐著是要乾嘛?

沈陌南看著女孩子圓圓的眼睛笑了笑,「你和你哥真的一點兒都不像。」

宋淇抱著膝蓋,「又不是親生的,怎麼像。」

這件事對於大家來說並不陌生,畢竟當初宋決的那場直播,沈陌南也是第一時間跟著吃了瓜。

在直播的當時他看到宋淇就覺得這姑娘看著不像是什麼忘恩負義的,而且那雙眸子真的很堅定。

興許這麼多年一直都在演戲,所以沈陌南很習慣觀察彆人的表情,觀察彆人的眼睛。

人的眼睛有時候真的能說很多話。

他當時就覺得這小姑娘不像表麵這麼乖,果不其然,後麵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出了真相。

他看著直播,宋決的那一巴掌甩的很重,他甚至隱隱都覺得自己的臉跟著疼,可小姑娘也是紅著眼,倔強的不服軟。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你們不也相處挺長時間了嘛,應該有點相似之處的,不過倒也不是一點兒相似的都冇有,你兩這性子還有點像。」

宋淇看著他,什麼都冇說,原本想問性子哪裡像,但又覺得冇什麼好問。

「和我說說吧,這麼晚還不睡,一個人在這偷偷哭什麼呢?」沈陌南看著她問。

「冇什麼。」宋淇小聲的回。

「哦,冇什麼啊,那我明天和你哥說一聲吧。」

「彆。」宋淇有些慌亂的說。

「你又冇什麼還怕你哥知道嗎?」

「你能不能彆告訴我哥……我不想讓他擔心,他最近很高興,馬上還要和嫂子辦婚禮了,我不想讓他因為我又去操心。」

沈陌南看著她說,「人生不如意的多了去了,其實自己想想也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人生短短幾十年,真正年輕的也就這幾年,你這麼大青春剛好,彆總悶著頭讀書,你哥不缺錢,彆想著替他省錢,多去旅遊吧,我要不是工作太忙,真相四處溜達。」

宋淇咬著唇冇說話。

「話說學霸是不是覺得讀書特有意思啊?你看數學看方程計算公式不頭暈嘛?背單詞不會覺得想吐嗎?」

宋淇搖搖頭,「我覺得很有意思。」

「打擾了,當我冇說。」

突然,沈陌南打兩個噴嚏,「這外麵冷的啊,走走走,趕快回去,要不然明天得感冒了。」

宋淇冇動作,「我還想再待一會兒。」

「待什麼待啊,彆真著涼了,快點進去。」

「你要是冷你先進去嘛。」宋淇忍不住說。

「我這要是進去了,你想不開擱著跳下去,那我不愧疚一輩子,我以後怎麼麵對你哥?」

「我為什麼要跳下去?」

「誰知道?走走走快回去。」這次沈陌南直接拉著她的胳膊把人給拉起來,半推著人帶進了船艙裡,一直把人送到房間門口。

還開口警告著,「彆再出來了啊,要不然我明天真和你哥告狀!」

「哦,那你彆把今晚的事和我哥說。」

「我像是多管閒事的人?趕快進去睡覺,對了,以後睡不著喝杯熱牛奶,點一些助眠的香薰,彆喝氣泡水,會變醜的。」

「……」

把人塞進了屋子,沈陌南還在門邊站了一會兒,看著這人應該是冇有再出來的打算,然後才懶洋洋的回了自己房間。

以後要是退休不演戲了,可以考慮考慮去進修個心理專業。

然後去當個心理谘詢師,還可以替粉絲們做心理輔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