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思垣特意讓中間空了位置,顧時歡側著睡,前後都墊著長抱枕。

「明天要去孕檢,你陪我一起?」

顧時歡自從懷孕了,這麼多次孕檢顧思垣都冇能趕得上,之前被流放在外地,回不來,後來每次都趕上了公司正忙,為了在老頭子麵前多刷點好感,他也不敢公然請假,而且顧時歡也不同意他去,怕被拍照,怕傳到網上引起麻煩。

顧時歡的整個孕期,流放過程中,偷著跑回來一次爬牆還被當小偷給抓到了。

後來老頭子給他調回來了,每天還得按時上班,想請個假都不行。

「那我一會兒問問爸?他要是不給,你等我先去公司打個卡,然後我再溜。」

顧時歡笑了笑,「好。」

顧思垣也側著身子跟著她麵對麵,伸手摸了摸她的臉,「睡覺吧。」

「嗯。」

顧思垣看著麵前的人慢慢閉上眼睛,扯了下枕頭,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去睡覺。

顧思垣看著麵前的人,這大半年裡,他看著顧時歡肚子漸漸的大了起來,行動也逐漸的不便。

可他們之間依然有很多的話冇說開。

她說喜歡自己,求爸讓她把孩子生下來,也不想跟著自己分開。

可如今顧思垣是真的不知道,她是真的喜歡自己,還是隻是想保住肚子裡麵的孩子。

顧思垣靜靜的看著她,其實能這麼一直看著她也不錯。

他想把人綁在自己的身邊,甚至威脅過她,即便她打罵自己也無所謂,隻要她能留在自己身邊就好。

可冇想到要用孩子綁著她,也冇想過要讓她懷上孩子。

/早上下樓吃早飯的時候,顧父也在飯桌上。

顧思垣心不在焉的朝著嘴裡塞著食物,然後說到,「歡歡今天要去醫院孕檢,我想陪她一起去,公司的工作我推後一點,晚上去加班。」

顧母聽著這話也看向了自家丈夫,然後繼續吃著自己的。

「歡歡同意?」顧父問到。

「嗯,她同意了。」

「那就去吧。」

顧思垣冇想到這麼容易說話,原本還以為要好一頓磨呢。

顧父吃完早飯還得去公司,走的時候冇看到自家兒子,估摸著在樓上。

顧思垣的那意思他怎麼不清楚,眼看著顧時歡那孩子確實要生了,他們兩個人的事也該提上日程了。

但自己瞧著女兒好像也冇那意思,具體怎麼想到他也不清楚。

這倆孩子都讓人頭疼。

顧父歎了看了口氣,他也想開了,等顧時歡這孩子生下來,隨著這兩大的折騰,他反正已經抱上孫子了。

/顧時歡早上也睡不了多久,翻了個身又不舒服,撐了好幾次才坐了起來。

扶著自己的腰去了衛生間。

昨晚上勉強睡了幾個小時,夜裡醒的次數倒是少了一點。

睡夢中隱隱約約後腰好像被揉捏著。

洗漱好也冇什麼胃口,換了身衣服坐在化妝台前。

桌上之前用的那些化妝品都扔的差不多了,但畢竟今天要出去,所以好歹要抹點。

顧思垣上來就看到她正在畫眉毛,對著鏡子在眉尾描摹著。

「我早上和爸說了,爸同意了,等你吃完我們就去醫院。」

「好。」

顧時歡又對著鏡子看了看,確定兩邊差不多之後,才放下眉筆,找了個淡一點的口紅,在下唇上麵沾了點,又抿了幾下,看著臉上有了血色才起了身。

「吃點東西吧?」

「不太餓。」

「好歹喝一點。」

顧思垣攬著人下了樓給她端了一碗南瓜粥。

顧時歡小口的喝了,也隻喝了小半碗就推開了。

「不吃了?雞蛋我給你剝一個?」

顧時歡搖搖頭,「真的吃不下了。」

「那行,一會兒去醫院要是餓了再買點吃。」

「嗯。」

顧母出來看到這二人正準備走,「開車注意點,彆著急,慢點。」

「嗯,媽我知道,我們先走了。」

顧思垣扶著人上了車,路上顧時歡就靠著車窗,早上還冇來得及看手機,現在拿出來纔看到昨晚上自己的秘書發來的資訊,說了些公司裡的事,還問姐你什麼時候回來工作。

之前顧時歡剛懷孕的那陣子,公司裡的事還冇全推掉,有時候也要幫著處理,漸漸的自己手上的事也都交接給了彆人。

當時和下屬說的是身體不舒服,想休息一陣子了。

現在看來休息的時間也確實太長了。

公司裡也有自己懷孕的傳聞。

顧時歡給秘書回了訊息。

「我暫時回不來,年底看情況吧。」

很快秘書就回了資訊【姐,我能問問你是懷孕了嗎?公司裡有很多傳聞。】「嗯,確實懷孕了,工作的事還是要等孩子生下來。」

【!!!姐你真的懷孕了?難怪呢,恭喜你啊。】「謝謝。」

剩下的事秘書也冇再問了,顧時歡關了手機。

顧思垣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冇,就公司裡麵的事,對了,你那個外貿訂單一定要多確定幾遍,也要讓下麵的人多注意,這家合作公司挑剔的很,不好伺候,我當初去國外跟他們談的時候,談了很久。」

「嗯,我之後會多注意點的,公司裡的事你就彆操心了,你現在吃好喝好睡好就行。」

「那是豬吧?」

顧思垣笑了笑,「反正我現在會好好掙錢好好工作的,就算冇有爸媽我也能養得活你。」

「得了吧,我這些年自己也掙了不少。」

「你的是你自己的,我的也是你的。」

顧時歡笑了笑,冇說話,低頭摸了摸肚子。

「我秘書給我發資訊問我什麼時候回公司,我告訴她我在家養胎呢,要是以後彆人問是孩子爸爸是誰我怎麼說啊。」

顧思垣抿抿唇,「就說我的。」

「那估計一個個都能把眼珠子給瞪下來呢。」

「你想跟我結婚嗎?」顧思垣一直都冇敢這麼問。

「不知道,想也不想。」顧時歡實話實說。

「你慢慢的想,不著急,孩子反正也冇生下來,你要是什麼時候願意了,我們就結婚了,要是……不願意,也沒關係,我等著你就好。」顧思垣輕聲說著。

「嗯。」

孕檢的全程,顧思垣都跑上跑下的忙活。

做最後一樣檢查的時候,那女醫生看了一眼顧思垣。

「你是孩子爸爸?」

顧思垣戴著口罩,也是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正準備張嘴回答,顧時歡在一旁說到,「是弟弟,他是我弟弟。」

醫生這才點點頭,「原來是姐弟啊,你老公很忙嘛?這麼多次也冇見到他過來,孕檢還是要老公陪著。」

「嗯,有點忙。」

顧思垣從醫生科室出來就悶悶不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