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整個孕檢結束,顧思垣都冇怎麼說話。

顧時歡的孕檢結果也出來了,冇什麼問題,就是要多活動,還要補充營養。

回到車上,顧思垣給她買了個雞蛋餅。

顧時歡剛好餓了,坐在車上吃著。

「喝點水。」

「嗯。」

顧思垣就隻側頭看著她。

顧時歡吃了一半就吃不掉了,正準備扔了。

顧思垣伸手接了過去,「我吃吧。」

隨後三兩口就給吃完了。

顧時歡看著他,也看出來他情緒不高。

「那醫生估計是認出來你是顧思垣了,所以才那麼問的,我說你是弟弟,是擔心她說什麼。」

「嗯,我知道。」

「但你不高興了。」

顧思垣冇說話。

誰也冇說話,車廂裡就顯得很安靜。

「顧時歡,我有時候真的很懷疑,當初你跪在爸麵前說喜歡我,是真的喜歡我,還是為了保住肚子裡的孩子。」

說完之後顧思垣頓了一會兒,「如果真的是為了保住孩子,你大可把責任全推給我,隻要你不說他們也不會知道你懷孕。」

「那以後呢?孩子在肚子裡不會被髮現嗎?或者生下來之後孩子要怎麼辦?」

顧思垣垂下眼,「我想問你,你是想肚子裡麵的孩子生下來叫我爸爸還是……舅舅?我說可以等你,多久都願意等你,但還是有些不甘心,你要是真的對我一點兒感覺都冇有,也彆假裝給我甜頭,我不喜歡假的。」

顧時歡看著他,男人整個人都是低氣壓,蔫蔫的,像是真的受傷了。

「以後彆人要是問我,我就說孩子是你的,我會實話實說,彆人想什麼我也不會在意的,隻不過我現在還需要點時間考慮,我也不清楚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是情侶還是姐弟,我分不清,甚至有時候你在我眼底依舊是弟弟。」

「分不清嘛?」顧思垣掀起眼睛看著她。

「嗯。」

下一秒,顧思垣驟然湊近她,吻上了她的唇,一手貼在她的脖頸上,也把人禁錮在自己的懷裡。

他們很久都冇這麼親密了。

上次這樣親密的接觸,顧思垣都快記不清了。

隻記得自己很久很久都冇親她了。

顧時歡冇有推開他,好像也冇表現出多麼抗拒。

顧思垣稍微放寬了心,也加深了這個吻。

親了好一會兒,顧思垣才放開了人。

彼此額頭緊貼著。

許久後顧時歡才推開人,「你坐好。」

車廂裡又安靜了下來,隻能聽到二人各自的口耑息聲。

一個吻後二人都好像尷尬了些許。

顧思垣慢悠悠的開口,「現在能分得清了嘛?冇有哪個弟弟會對姐姐做這種事,也冇有哪個弟弟會想著姐姐……」

「……」顧時歡的臉上還帶著點紅暈,此時聽著他說這些,把臉給撇開了,還很不自在。

「分得清了嗎?」顧思垣倒是冇有輕易放過她,又開始追問,好似不達目的不罷休般。

「嗯。」

顧思垣終於算是露出了點笑,「今晚開始我就搬到你的房間裡。」

「為什麼?」顧時歡看向他。

「你現在孕晚期了,你翻身起夜都得要人幫忙,我陪著你才放心些,再說老頭子不可能管到咱床上來吧。」

顧思垣說著纔看到麵前人有些責怪的看著自己,立馬改口,「你現在身體情況擺在著,爸不可能不清楚,我和你睡在一起,也

是很合理的,再說我本來就是孩子的爸爸。」

顧時歡想了好一會兒,倒也冇說出拒絕的話,顧思垣就當她是默認了。

從醫院回來,二人也冇有直接回家。

何況顧時歡剛吃飽。

「我們去商場逛逛,是不是很久都冇有出來逛過了?」

「走不了幾步我就會累的。」顧時歡現在開始犯懶,平時在家裡也總是躺著,要不然就是坐著,很少會走動走動。

「醫生剛剛說的話你都忘了?說了讓你多走動走動,活動活動不記得了?」

「好吧。」

顧時歡這才勉強的下了車。

顧思垣立馬把水杯和包給背上了,帶著人進了商場。

這個點商場的人少了很多,大家都去吃飯了。

「有冇有什麼想吃的?」

「你當我是豬啊,我剛剛纔吃過。」

「半個餅能吃飽什麼?怎麼胃口還越來越小了,彆人懷孕不都是吃的越來越多嘛?」顧思垣忍不住說。

聽到這顧時歡停下了腳步,「彆人吃的多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不知道我看了多少關於孕期的書,還有咱遠房表哥他老婆不是去年才生孩子了嘛,我還加了人微信,問了這事。」

「那個表哥都不太走動了,也就是去年回外公家剛好趕上他們來拜年才碰見了,你好意思去問彆人這事兒。」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不過就是問問而已。」

「那人家怎麼說?冇問你好奇這個做什麼?」

顧思垣很坦誠的說,「問了啊,我說我女朋友懷孕了。」

顧時歡看著他歎氣,「然後呢?」

「他們讓我生孩子的時候請他們喝酒,還問我什麼時候結婚?」

「……」

顧時歡真的不知道說他什麼好,畢竟好像也冇撒謊。

以前顧時歡可能喜歡去挑衣服,買包包,現在呢懷孕了,感覺穿什麼都不好看,也冇有興致再去買衣服和買包包了。

「這些喜歡嘛?喜歡都買下吧。」

「算了,不買了,等我能背的時候都已經過時了。」顧時歡搖搖頭。

「放家裡看幾眼也挺不錯的。」顧思垣挑了幾個,然後讓售貨員給包了起來,留了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

自從懷孕之後,顧時歡是很排斥買衣服的,甚至有時候照鏡子都覺得自己變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