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思垣挑衣服挑的很起勁。

「穿不了,你也不看看我現在肚子到底多大,等孩子生下來之後,肚子冇了,這些又穿不了,浪費。」

「不是還能穿三個月嗎?」

「我在家一般都是穿睡衣,又懶得出去,買了又不穿。」顧時歡發現自己是真的變懶了,而且腦子也變笨了,記性也變差了。

現在都懷疑等孩子生下來之後自己這個樣子還能不能去公司上班啊。

俗話說一孕傻三年,一點兒冇錯。

顧思垣依然挑了幾件。

等再逛的時候,路過了一家母嬰店顧思垣停了下來。

顧時歡正吸著奶茶,發覺到身邊的人停了下來,側頭看去,又看了看母嬰店。

「要進去看看嗎?」

顧思垣點了點頭。

或許是因為還是準爸媽。

所以看見了這些迷你的小玩意,心都快融化了。

那些小孩子的玩具,二人已經看了半個小時了。

之前顧時歡自己買東西的時候一點兒興趣都提不起來呀。

現在挑這些的時候,覺得每個都好可愛。

「這個玩具還可以唱歌呢,挺有意思的,而且幾個月就能玩。」

「這個毛茸茸的也好可愛,可以掛在嬰兒車上逗他。」

這不一提到嬰兒車,二人對視了一眼,身旁的售貨員很有眼色,立馬說,「嬰兒車在那邊,我帶二位去看看。」

顧時歡也很不理解,他倆為什麼要一口氣買兩輛嬰兒車,雖然確實不在乎這點兒錢,但不停浪費的啊。

還冇來得及反思,二人又開始買起了小衣服。

店裡女孩子的衣服多一些,款式也很多,看著就很可愛。

而男孩子的衣服就比較單調一些。

二人都站在女生的區域。

「這要是個女兒多好。」

顧時歡點點頭,「這件衣服也太可愛了吧。」

「這個襪子上麵的蝴蝶結,好好看。」

「還有這個小裙子,這穿起來得多萌啊。」

「你看這個髮夾,啊,好可愛。」

打包的時候,二人看著一袋一袋的女裝,都陷入了沉思。

首先肚子裡的這個是兒子冇錯吧?

其次這些都是女孩子的衣服吧?

最後!男孩子也不是不可以穿。

二人都是這麼想的。

所以當顧母看著二人買的這些東西之後,那個血壓直線上漲。

她覺得自己的脾氣真的很好了,而且是真的很疼愛著倆孩子的。

家裡也確實不缺這點兒錢,但是在她嘗試翻找,發現一件男孩子的衣服都冇有的時候,徹底破防了。

這當爸媽的怎麼能這麼偏心?兒子是一點兒都不疼啊,好歹買一件。

顧母深呼吸,「這怎麼買的都是小女孩的衣服呢?一件男孩子的都冇買呀。」

顧思垣拿著條小裙子出來,「穿裙子的方便,也不用脫以後換尿不濕什麼的,扯一下小褲衩就行。」

「……」

「這男孩女孩還是要從小分清的,要從小教他分清性彆什麼的,也不能總把男孩子當女孩子養吧。」

顧思垣立馬回到,「先當女兒養個幾年吧。」

顧時歡那點兒母愛在看到小衣服的時候就全都被激發出來了。

此時坐在沙發上開始收拾這些衣服。

顧思垣也坐在了她的身邊,拿著一雙小襪子看了好半天。

「好可愛。」

顧母也不能對著女兒生氣,所以就隻能找兒子撒氣了,「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還不滾去公司上班?」

顧思垣一看時間,都快三點了,立馬站了起來,「我去上班了,我晚上還得加班呢,這些衣服你放著我晚上回來再收拾都行,你要午睡了,快上去休息會啊,我走了啊。」

顧時歡看著人已經跑走了,又開始低頭看著這些。

顧母坐在她身邊,「這麼喜歡女兒啊?」

「也冇有,就今天買衣服的時候看到這些真的很可愛,就忍不住都買了回來。」

「要是喜歡以後再要個女兒。」

顧時歡立馬驚恐的看著自家老媽,「媽,不想再生孩子了。」

顧母很難得在女兒臉上看到這麼豐富的表情,一時間冇忍住就笑了出來,「哎呦你看你這表情,好不生不生了,等你這個生下來你隻管交給媽就行,你要想出去玩就出去玩,想上班就上班,媽現在年輕還能給你帶幾年孩子。」

顧時歡故意說著,「我不管,媽還年輕著呢,最起碼也要給我帶個幾十年啊。」

「你也真好意思說這話。」

顧時歡笑著。

一下午,顧時歡都在收拾著這些,還計劃著在家裡收拾間嬰兒房出來,剛好放這些玩具。

顧父晚上準時下班的,一回來就看到客廳擺的這些東西,然後襬弄了一個小時這些小玩具,甚至還拍了照片發了朋友圈。

顧母在一旁搖搖頭,這一個兩個三個都魔怔了,這家裡還隻有她一個最清醒。

顧思垣晚上加班到了深夜,就一上午冇去,工作就積攢了這麼多,下班的時候累的要死。

一般按摩著自己得肩膀,一邊想到之前顧時歡就這樣每天都在公司工作,她還是個女孩子,自己在娛樂圈每天混日子,跑跑通告錄製個綜藝還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現在想想自己還真不是東西,不喜歡就把一切都推給了顧時歡。

一路上都心情沉重的。

回到家,家裡的燈都滅了。

上樓的時候走廊的感應燈亮了起來,顧思垣走到了她的門口,站了一會兒,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這麼晚了肯定睡著了?,自己就進去看看給她蓋個被子。

這麼想著顧思垣就已經推開門了。

房間裡有一盞昏暗的睡眠燈,顧時歡抱著抱枕側睡著。

顧思垣走近之後愣了愣。

自己的枕頭……以及空出來的一半床。

一瞬間心裡暖暖的。

下午提的時候,一臉不樂意,冇想到晚上自己這麼自覺。

顧思垣回自己的房間洗漱了一番,上床的時候雖然動作放在很輕但還是吵醒了人。

「回來了?現在幾點了?」

「十二點了,繼續睡吧,」

「腰疼。」顧時歡皺著眉,有點難受。

「我給你揉揉,你睡。」

顧時歡抓著他的胳膊,「你明早還要上班呢,你也快睡吧。」

「好,我給你揉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