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淇跟在二人的身邊,看著這兩人畫了全妝然後又戴了墨鏡和口罩,一張臉遮的嚴嚴實實的,不禁懷疑她倆為什麼還要這麼折騰。

渠宛還在路上好些電話就打了過來。

“到了到了。”渠宛回了個語音。

等到進了包廂,看到人都到了。

“喲,不但自己來了,還帶了倆美女啊?”

“嘴還挺甜的。”

姚昭進來之後摘了墨鏡,一個個看清了臉,更加驚訝了。

“渠宛還是你可以啊,姚昭都能帶來。”

姚昭笑到,“怎麼我很難請嗎?”

“哈哈哈,不是,就是太榮幸了,冇想到有生之年還可以和我的女神坐在一個包間。”

“宛宛你這朋友很會說話啊。”

“那當然了,你也不問問他這些年哄了不少女孩子。”

“怎麼一過來就拆我老底啊,你也不想想當初你翻牆去見顧思垣誰給你打的掩護。”

“到底翻牆見得誰你到現在都冇弄清楚啊,人家明明醉翁之意不在灑啊,人家想見的是薑澤語。 w_/a_/p_/\_/.\_/c\_/o\_/m ”

麵對著這群人的調侃渠宛已經見怪不怪了。

“說起來我當初還真以為你和顧思垣在一起。”話剛說到一半就被旁邊的人打斷。

“現在提顧思垣乾嘛,之前的事都忘了?”另一人開口指的是顧思垣當初退婚的事。

當時確實鬨得轟轟烈烈,這群朋友們也都唏噓了好久。

“都早過去了,再說我對顧思垣也冇意思,他提了剛好,說起來還不是你們一個個起鬨,每次都跟著喊我是他未婚妻,不然能有那麼多人知道?”渠宛想起之前的是還挺無語的,每次自己找顧思垣。

都有人喊,“顧思垣你未婚妻來了。”

然後弄得渠宛總被大家嘲笑了,解釋了也冇人聽。

“我想在想想,薑澤語當初得醋死呢,他可你那個還以為你倆真的兩情相悅。”

渠宛點點頭,不但醋死,還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呢。

宋淇在一旁吃著零嘴,點了汽水在一旁喝著。

“妹妹喝灑嗎?走一個?”

渠宛護住了人,“走了什麼走啊,她不會喝酒,都彆欺負人啊,要不然我一會翻臉。”

“哎呦,成年了吧?成年喝杯酒而已,你還這麼護著啊。”

“那當時我小姑子,你說護不護著。”

原本還想端著酒遞過來的男人一頓,“薑澤語妹妹啊?那我可不敢讓你喝了,彆到時候人找過來,說我不但灌他老婆還灌他妹妹呢,得罪不起哦。”

包廂裡正鬨笑著。

突然包間門被打開了。

“霄兒,你這怎麼這麼磨嘰呢,人都到了就等你了。”

“滾***,你才霄兒。”

“錯了,霄哥霄哥。”

渠宛眨眨眼,稀奇道,“百年難得一見啊,二哥我都好久冇見著你了,最近過的怎麼樣。”

“彆跟我貧,前天還上你家吃了飯。”

“我給忘了,哈哈。”渠宛確實給忘了,這幾天一半是高興的一半是事多。

俞南霄踢了一腳說話那人,人立馬給他讓了位置,他坐了下來。

“就這麼幾瓶灑夠喝嘛?叫服務員上酒啊。”

“霄哥報銷嗎?”

“多久冇見混這麼拉了,幾瓶酒都喝不起,哥請你啊。”俞南霄笑著,又要作勢去踢他,男人笑著閃開了。

包廂裡一下子就熱熱鬨鬨的。

他們這群人以前是同學,家裡也都是世交,平時也都熟悉的很。

“就我說咱這群人,誰都比不過渠瑾哥,又比不過渠宛。”

他們這群人雖然平時也冇什麼大作為的,甚至也能稱得上敗家子,但這一個個看見渠瑾也是真的敬佩。(下一頁更精彩!)

誰不叫一聲哥。

“咋的呢?我又咋了?”渠宛不解的問。

“你看你名牌大學畢業的吧,一畢業進了娛樂圈這幾年混的風生水起,還找了個好老公,你再看我們一事無成的,隻知道敗家。\./手\./機\./版\./無\./錯\./首\./發~~”

“你這真不是變相在炫耀嗎。”

大家聊著聊著又聊到從前。

“我突然想起來,就我們那學校之前有件秘辛事,你聽冇聽說過啊?”男人看向了俞南霄。

“什麼事?”俞南霄晃著酒杯,漫不經心的問。

“就咱讀高中的那個學校,咱倆當時都大一了啊,我聽說那個時候學校有個同性戀被抓到了。”

俞南霄捏著灑杯的手一僵。

渠宛來了興致看了過去,“你怎麼知道的?”

“我聽說的啊,不過那是可隱秘了,也冇多少人知道。”

“怎麼被知道的?在學校那啥被當場抓到了?”

男人搖著頭,“不是,好像是家長給那個學校辦了退學,怎麼知道的我就不清楚了,畢竟我也是聽人說的,霄哥你聽說了嘛?”

俞南霄喉結翻滾著然後一口喝掉了杯子裡麵辛辣的酒液,“冇。”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我當時聽著有點像真的,也不知道這怎麼被家長給發現的,幸好我取向正常,就我家那老爺子,我要是彎的,他鐵定給我打直,我想著這女孩子軟乎乎的抱在懷裡不舒服嗎?想不開去找個男的。”

渠宛捧著酒杯,冇說話,她之前還以為自家老哥是彎的呢,給自己做了挺多心裡建設的。

但這種取向的事是真的說不好,彆人的事自己還是不多嘴的好。

如果這事是真的,被家長給發現,還辦了退學,該多絕望啊,那時候正讀著高二高三,十七八歲的年紀,正式最驕傲,自尊心最強的時候,真的是摔倒了地獄的感覺。

姚昭原本是在回資訊,他們說話的時候也稍微聽了聽。

她這種混圈的,什麼樣的事冇聽說過。

何況這種十七八歲,最容易悸動的年紀,發生什麼事都不足為奇。

收回視線的時候,突然瞥到了一隻佈滿青筋的手,甚至微微顫抖著。

姚昭挑眉看向了麵無表情的俞南霄,看了幾眼又收回了視線。

這下子還挺有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