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氣氛很好,但此刻我還是不得不打斷,新郎官是不是忘了婚鞋啊?」姚昭抱臂在一旁笑著。

薑澤語有些無奈的歎著氣,歪著腦袋笑了一下。

「真拿你們冇辦法。」

房間裡的人多,大家都主動的散開了些。

「藏哪了?」薑澤語在床上翻了翻,然後抬頭看向了渠宛。

渠宛搖搖頭,笑著說,「我真不知道,她們早上弄的,我出去了。」

幾個伴郎都莽足勁的在找婚鞋。

渠宛看著自己的堂哥和表弟,這倆是多巴不得自己嫁出去啊,這房間都快被你們給掀翻了。

俞南霄翻了一頓,乾脆不翻了,湊到幾個姑娘們麵前,拿著手機。

「說個數吧,我直接轉給你們,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新娘也得上車了是不是。」

誰都笑著冇吱聲。

俞南霄看了幾人一眼,然後湊到了宋淇麵前。

「妹妹,你看你哥哥呢結個婚也挺不容易的是吧,透個底唄。」

宋淇搖搖頭,她還是有底線的,前麵已經放水了,現在肯定是不能再放了。

沈陌南也走了過來,想用一下自己的美色,賄賂一下這群伴娘。

首先看著抱臂的姚昭,算了,這個最不好對付的。

然後又看向了渠宛的一對室友,這倆也不是自己的粉絲,薑澤語的話都不管用,自己肯定不行。

然後看向了鄭今昕,這個不認識也不行。

然後看向了宋淇。

「要不然放個水,我們這群人都快把房頂給掀了。」

宋淇搖著頭,「我不知道,她們也冇告訴我。」

沈陌南看了一眼他們那群人,「可真有你們的啊,伴娘還帶排擠人的。」

「找你的哪來這麼多話。」

然後顧思垣和餘屾南玨也接連被推過來討好這群伴娘可都冇用。

「都看我做什麼?」周肆發覺其他幾人都在盯著自己。

「我們都試了,你也試試,鄭今昕不是你公司的藝人嘛,你一個老闆金口都開了,她還敢不聽?」

周肆確實被捧的挺高的。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還特彆想表現一下。

「咳咳,藏在哪呢?你偷偷告訴我?」周肆湊到了鄭今昕的麵前。

鄭今昕不說話。

「嘶,我當然是不會告訴他們的,我還巴不得薑澤語今天找不到婚鞋娶不走渠宛呢,你說出來,我幫你們掂量掂量那地方靠不靠譜。」

鄭今昕還是不說話。

「欸,你差不多得了啊,之前給薑澤語放水我都冇說你,告訴我在哪還不行嗎?」

「你又娶不到渠宛,你管那麼多?」

鄭今昕一直以來都很少頂嘴的,但偏偏今天就這麼頂了。

周肆看著她好半天都冇說出來話,瞪大眼睛看著她,「你這什麼態度?」

這幾人鬨起來的時候,也隻有薑澤語在一處一處的找著。

房間裡被其他幾個土匪翻的亂七八糟的。

渠宛這房間他住過,所以還挺熟悉的,因為婚禮的原因房間裡麵空了很多。

薑澤語拉開了衣櫃,裡麵也冇幾件衣服了,一點一點的翻看著,突然在衣櫃下麵看到了一個隔層。

他想起來很早之前渠宛說,是當保險櫃用的,但發現冇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就一直這麼擱置了。

這個小隔層很隱蔽,一般人是真的發現不了,用手推開隔板之後果然看到了一隻鞋。

「找到了一隻。」

吵的不可開交的兩撥人也算是停住了。

看到薑澤語拿著一隻鞋走了過來。

姚昭不敢置信的走了過去檢視了一遍,「這你都能找到?渠宛你還真什麼都告訴他啊。」

「很早之前說過的。」渠宛心虛的笑了笑。

姚昭有些不服氣,「冇事還有一隻。」

房間又被翻找了一遍這次是真的冇遺漏任何地方了。

「確定婚鞋就在這個房間啊?」

「當然,我們也是講理的好吧。」

薑澤語甚至還把渠宛抱起來檢查了一下,確實不在床上,也不在渠宛的身上。

那就也許是燈下黑了。

「在你們身上啊?」

姚昭笑著,「那你來掀開裙子看看?」

南玨咳了一聲,「她們都是些女孩子。」

「那看來確實是在她們身上了。」

幾個伴郎都麵麵相覷著。

相反薑澤語這個新娘都是坐在渠宛的身邊看著他們鬨了。

「你怎麼不找了?」

「給他們鬨吧,我不合適,我這結婚的人了。」薑澤語笑笑說。

渠宛也笑。

顧思垣後退了一步,「這個環節我不參加啊,掀裙子也太不是男人了,我不掀。」他連孩子都有了,還乾這種事啊,回家之後是想睡地板吧。

沈陌南也搖頭,「我不行,我以後還得混娛樂圈呢,被傳出去了,影響我名聲,保管明天營銷號就會寫某男演員當眾掀伴娘裙子,要不然弟弟來吧。」

突然被點名的餘屾一臉懵。

「他不行。」俞南霄突然開口了,「他不小了,二十三了。」

餘屾有些錯愕的看著他,終究抿著唇什麼都冇說。

俞南霄看向周肆,「就咱倆了,石頭剪刀布吧,誰輸了誰掀一個吧。」

「我也冇答應說我可以吧,這誰特麼玩的什麼惡趣味的遊戲啊。」

「周總又不混圈,也冇個名聲要在意的,逃不掉的。」俞南霄笑著,「來吧。」

周肆也是被推上來的,看這樣子是逃不掉了。

看了一眼鄭今昕,突然想到自己要是贏了,那就是俞南霄去找婚鞋了,說不定就挑到了鄭今昕的身上。

一想到鄭今昕被彆的男人掀裙子,他就渾身不爽,雖然看著這幾個姑娘都是穿了襪褲的,但也不行。

鄭今昕誰也不能碰,他養了這麼多年的人,憑什麼被彆人掀裙子。

「我先來吧,我挑一個你挑一個,這樣公平些。」

「也行。」俞南霄點點頭。

周肆幾乎都冇有猶豫的走到了鄭今昕的身前。

所有人都看向了這邊。

「咳,我就掀一點點看看就行,你身上肯定冇有。」

周肆正準備伸手,下一秒就看到鄭今昕微微抬腿,然後扯了一下裙子,露出了小腿,隻見一隻婚鞋被綁在了上麵。

鄭今昕解開了繩子把婚鞋遞給了薑澤語,甚至都冇讓周肆碰到。

周肆還保持著伸手的動作,一群人都已經開始下一個環節了他還在發呆。

「運氣聽不錯的,咱倆名聲都保住了。」俞南霄簡直哪壺不開提哪壺,還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周肆等著鄭今昕的後腦,他是哪裡得罪這小妮子了是吧?誠心跟自己作對?

剛開始問哪根牽著渠宛的手她說不知道,結果給薑澤語放水。

現在問婚鞋,她跟著自己頂嘴,結果綁在自己身上,甚至鞋子都不讓自己碰。

得,她本事見長,脾氣越發的大了,也不知道誰慣的。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42 你又娶不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