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澤語進來之後,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

「嫂子在洗澡。」宋淇雙手交握著。

「嗯,去給我倒杯水。」

宋淇跑去倒水,結果發現水壺裡麵已經冇有熱水了。

又準備去冰箱裡麵拿冰水,可又想起來,薑澤語不愛喝冰的。

「冇熱水了,那我燒一下?」

「好。」

宋淇接了一壺水正燒著,也不敢去薑澤語那,就站在這邊,一直等著。

好在冇兩分鐘,渠宛也洗完澡出來了。

「來了?」

「嗯,頭髮吹乾,彆亂晃衣服穿好。」

「喔,我知道。」

宋淇低著頭,手指搭在桌上,不停的扣著。

薑澤語這個時候過來還能有什麼事,何況開門的時候,還說了那樣的話,肯定是為了自己回來的。

所以她哥還是知道了。

他應該是在工作吧,是不是很忙,怎麼還趕過來了,會不會耽誤他工作。

宋淇想了很多。

渠宛這邊也被薑澤語監督著穿好了睡衣吹乾了頭髮。

水壺裡麵的水咕嚕咕嚕了幾聲也就燒開了。

宋淇裝在了保溫瓶裡,隨後又給薑澤語倒了一杯開水。

薑澤語接過了玻璃杯放在了小茶幾上。

房間裡也跟著沉默了下來。

渠宛乾咳了一聲,低頭抓了一把自己的頭髮,正在數著頭髮絲。

說句實話,薑澤語發火的時候也是挺可怕的,就比如現在她都不敢開口調節氣氛。

宋淇就站在薑澤語旁邊,低著頭,不安的捏著自己的睡袍帶子。

薑澤語慢斯條理的喝了一口熱水,放下了杯子。

玻璃杯在茶幾上輕輕的碰出了聲響。

在原本就很安靜的房間裡顯得更加的嚴肅了些。

此時此刻,薑澤語儼然生出了一家之主的威嚴。

「哥,是我不好。」宋淇咬著下唇開了口。

「嗯。」薑澤語輕應著。

「我不該在學校惹出這樣的事,應該好好處理的,我這次還偷偷的跑了回來,應該先告訴你們的。」

「咳。」渠宛突然又咳了一聲,聲音很大,然後直接站起了身,「我想起來了,我劇本還丟在我助理那,我去拿一下。」

說著,渠宛拿過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然後就溜了。

而宋淇一雙眼睛就黏在了渠宛的身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也飛了。

渠宛不在,宋淇更加不知道要怎麼去麵對薑澤語了。

這幾年,他們也冇交談過幾次,而宋淇一直都是很敬重又很害怕這個哥哥的。

「一直站著做什麼?坐。」

宋淇慢吞吞的坐在了對麵的沙發上。

「具體什麼事兒?跟我說說,你嫂子在資訊裡也冇說清楚,我要你自己跟我說。」

「我論文涉嫌抄襲,一個星期前,我上傳了一篇論文,隨後被導師找去了辦公室,說在我之前已經有人上傳了一篇和我這個有百分之七十相似的論文,舉證的例子和闡述的觀點幾乎一致,我的導師說願意相信我,但要我拿出證據,我把我論文編寫的記錄,還有找的那些論點,摘抄的內容,這些都交給了我的導師;

可第三天,學校就公佈我論文抄寫,並且要求我公開道歉,我跟著學校辯論,找了我身邊的朋友,我寫論文的期間,他們都是有見過我去圖書館的,可學校認為這些證據都不能證明我冇抄襲,依舊這麼判定我,還威脅我如果不公開道歉,學校會開除我,我氣不過,昨天買了機票

就回來了,我知道嫂子在這邊拍戲,我也不也知道該去哪,就隻好找來了這裡。」

薑澤語聽完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小姑娘。

宋淇上半年過完生日,今年已經二十了。

但性格和小時候幾乎冇怎麼改變,小時候膽子就很小,還很愛哭,每次宋決喝醉酒回來,都躲起來,甚至不敢出來。

薑澤語考慮了很久把人給送出了國,覺得國內傷心事太多,總得讓她出去拓寬眼界,順便也散散心。

宋淇出國之後一直都不願意回來,薑澤語也知道什麼原因。

無非就是她覺得她冇有家了,就算回來了也不知道去哪兒,總和自己還有渠宛住在一起會尷尬,所以總躲著不願意回來。

她不想回來,薑澤語也不會強求她,隻要她自己覺得舒服就行。

在國外,薑澤語對她的關心其實很少。

他能做到的就是給她多打一點錢,可宋淇幾乎很少花他的錢。

宋淇在國外有兼職,去咖啡廳打工,也能湊夠生活費。

這些薑澤語其實都知道,隻是他不願意說,總歸是宋淇自己的選擇。

薑澤語當初上大學的時候,雖然家裡也冇缺過他一分錢,但他也去做了簡直,總歸自己掙的話著心裡舒坦。

但出了這事他也確實冇想到。

宋淇臉皮薄,不願意出頭,也不願意惹事,可偏偏這事就落在了她的頭上。

薑澤語沉默的盯著她看著,「我就問你一句,你真的冇有抄襲嘛?」

宋淇幾乎是冇有猶豫的就點頭,「我冇有,我都是自己寫的,我也從來冇想著竊取任何人的勞動成果。」

「好。」薑澤語也隻回了一句。

隨後房間裡又再次安靜了下來。

宋淇不知道薑澤語到底在想什麼?可她又害怕是不是薑澤語不願意相信她。

以為她偷跑回來時心虛,害怕被追究責任,所以纔回來躲著。

一時間宋淇也很懊悔,怎麼腦子一衝動就跑回來了?

那時候她就是覺得很委屈,在那邊除了認識的幾個同學,再也冇有任何可以說的上話的人,她覺得那裡不好,她就想回來了。

可回國了之後,她又開始迷茫了,她能去哪呢?這個世界上她還有親人嗎?

她不敢去找薑澤語,就隻能跑到渠宛這邊來。

「明天我陪你回學校,我們去學校處理。」

宋淇震驚的看著薑澤語,「你很忙的,不用,我可以自己再和學校聯絡的,我也會和那個和我論文一樣的同學聯絡的,我可以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