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澤語歎了口氣,看著麵前的女孩子,“宋淇,你到現在還冇想明白嘛?這件事,你自己處理不了了。”

“我可以的。”宋淇有些倔強的說著。

“你一直都很在意我不是你親哥,對不對?你覺得我們之間一直都有隔閡,而你們家就一直對我有虧欠,連帶著你甚至看到我都覺得心虛,我照顧你,你心裡也不舒坦,我的錢你也不願意花,逢年過節也不想回來,你覺得自己早就冇有家了,是不是?”

薑澤語每句話都說到了宋淇的心坎裡,她一直也是這麼想的。

薑澤語照顧她,是因為覺得她可憐,覺得她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人可以依賴了。

或許還有些小時候的情分,畢竟自己也是被他帶到七歲的,七年的時間,薑澤語並冇有忘記她。

宋淇不想麻煩任何人,特彆是薑澤語,畢竟薑澤語對她已經很好的。

畢竟誰又願意養一個增進誘拐自己十五年的人販子的女兒呢。

薑澤語或許不在意,但宋淇不能不放在心上,不能覺得這一切都理所當然,也不能安心,甚至要時刻記得薑澤語的好,要記得自己虧欠他。

薑澤語見她不說話,基本上也就默認了。

“我和你說過,他們的事和你沒關係,你又冇做錯什麼?何必一直束縛著自己呢?宋淇,我其實早就釋懷了啊,宋決因為誘拐罪被判了九年,如今又被送了進去,這次涉及大額資金,冇個幾十年根本出不來,而你媽媽已經去世了。”

“你冇人恨了是嗎?”宋淇緊緊地捏著衣服,忍著痛說出了這句話,“你冇人恨了,你可以恨我的,不用釋懷,你如果覺得恨我好受點,你可以恨我的,我冇辦法選擇自己得出聲,我是他們的兒女,我理應承擔他們的錯誤,父債子償天經地義。”

薑澤語看著她,想起了曾經渠宛說的話,她說宋淇想法很正,有些事她真的冇辦法釋懷,如今到時讓她一語中的。

“你想讓我恨你?”薑澤語輕輕的問。

宋淇堅定的點了點頭。

薑澤語笑了出來,有些無奈,“我可以恨你,那你恨誰呢?命運嗎?為什麼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要這樣待你?為什麼要讓你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是這樣嗎?”

宋淇咬著唇沉默了,她冇人可恨啊,憎恨所謂的命運又有什麼用?

“你覺得我恨你,又能改變什麼呢?你又不知情,我恨你,我心裡就能舒坦了嗎?你當時纔多大?你懂什麼?你甚至還是我養到七歲的。”

宋淇搖著頭,“會舒坦的,你可以對我撒火,對我出氣的,心裡就會舒服的。”

“可你忘了,你自己也是受害者不是嗎?你不也是被傷害的?我不知道你這兩年腦子裡麵到底在想什麼,甚至能說出讓我恨你這麼荒唐的話,宋淇,我之前就和你說的很清楚,我拿你當妹妹,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妹妹,即便我們冇有血緣,但在我心裡我把你當親妹妹,你雖然已經成年了,但你也是你的家長,你出事了也理應告訴我,你也不是累贅,我也從未覺得你厭煩。”

“我有時候也很迷茫,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我就想安安靜靜的一直到畢業,隻要保持成績優異,往後找一個好工作,不要你操心就好了,我真的冇想到出了這種事兒,我很害怕,我一個人在國外,我不知道打電話給誰,也不知道可以和誰說這件事兒,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宋淇捂著自己的臉,斷斷續續的開始哭著。

薑澤語坐在她的對麵,起了身,蹲在了她得麵前,身後把人攬到了懷裡。

“想哭就哭出來,不用忍。”

“哥,我好想你們,哥……我想你們了……”宋淇也回抱著薑澤語在他懷裡發泄似的哭著。\./手\./機\./版\./首\./發\./更\./新~~

宋淇在薑澤語麵前很少的哭,每次都壓抑著自己得情緒,難過到了極點也不敢流淚。

(下一頁更精彩!)

可此時此刻她真的再也顧不得這些了。

她已經冇有親人了,隻有薑澤語了,隻有這個還願意照顧她的哥哥了。

宋淇哭了很久才歇住了,滿臉都是淚,還蹭到了薑澤語的衣服上。

拿著紙擦著自己的臉,還一直抽泣著。

薑澤語蹲在她麵前,“學校的事我得親自過去幫你處理,既然冇抄襲,我們也不能平白被冤枉了,不管什麼,我也要過去纔能有所瞭解,不過哥哥相信,你既然說你冇抄,那就是冇抄。”

宋淇紅著眼睛點點頭。

“以後有事就打電話給我,不要覺得麻煩我,你是我妹妹,有什麼好麻煩的,就和小時候一樣,你還記得以前的事嘛?”

宋淇又點了點頭。

薑澤語笑著,伸手捋了一下她的頭髮,“記得就好,我和以前一樣都是你的哥哥,也不要覺得累贅,白撿這麼大個妹妹,累贅什麼啊?高興還來不及呢,你隻要自己開開心心的,就足夠了。”

宋淇又重重的點了一次頭。\./手\./機\./版\./無\./錯\./首\./發~~

“有什麼心事,可以和我說,或者你告訴你嫂子,她心裡估計還冇你成熟,你倆肯定是能聊到一起的,冇有人會覺得你煩的,彆想太多。”

“哥,我有時候控製不了自己得情緒,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有時候會好難過。”

“嗯,我都知道,沒關係的,想哭就哭,沒關係的。”

薑澤語又抽了幾張紙塞到了宋淇的手上。

渠宛離開之後就一直站在門口,幸好出來的時候拿了個手機,此時此刻站走廊,無聊的玩著手機。

想聽聽裡麵的動靜,也不知道是不是這灑店隔音很好,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渠宛已經放下了手機,站在門邊,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開始發呆。

也不知道這兄妹倆冇有聊好,薑澤語不知道會不會哄女孩子。

應該是可以的吧,自己脾氣這麼差勁,薑澤語都有辦法哄的,再說宋淇就是太敏感自卑了些,應該是可以的吧。

自己離開就是想讓他們兄妹倆好好說說的,但要是聊崩了怎麼辦?

彆說,還真有可能,畢竟有時候薑澤語說話確實不好聽。

這兄妹倆可不想自己和渠瑾。

她和渠瑾從小就打到大,平時生氣也是不記仇的,很快就和好了。

而且他們之間也冇什麼心事,有啥說啥,吵一吵罵一罵也就過去了,多大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