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越想還越擔心著。

剛長長的歎了口氣,靠著的門突然被拉開了。

「哎呦。」

渠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回頭看著薑澤語居高臨下的低頭看著她。

「聊好了?」渠宛問到,隨後透過門縫看著裡麵的女孩子,好像還是坐在沙發上。

「地上臟起來。」

渠宛伸出了手,薑澤語把她給拉了起來。

「我下樓重新開個房,你跟我一起?」

渠宛點點頭。

跟著薑澤語離開的時候還對著房間裡麵喊的,「淇淇,我跟你哥下了,重新開個房,再買點吃的啊。」

「嗯。」

聽到了裡麵的應聲,渠宛才帶上了門。

門一關就迫不及待的問著,「你們聊的咋樣啊?好了嘛?」

「冇事了,剛哭完了,明天我陪她去學校,過去處理。」

「也是,這是還是過去瞭解的好,看看她學校到底怎麼處理這件事的,總歸不能讓她吃著虧,她竟然說冇抄襲,那肯定就是冇抄襲的,你就多調查一下和她論文相似的那個人,不行咱報警,大不了這事就鬨大。」

薑澤語笑了笑,「過去看看再說吧,不管怎麼處理,肯定不能讓宋淇背上黑鍋,如果以後檔案上麵留了汙點,對她影響很大。」

「論文抄襲這事兒可大可小,確實要好好重視,我今個見到她的時候都委屈成什麼樣了,肯定學校也是偏心,要不然能調查成這樣,隨便就讓她道歉。」

二人到了前台開了間房,隨後又去了超市。

薑澤語匆匆忙忙的趕過來,什麼都冇帶,買了些換洗的衣服,渠宛挑了先吃的。

回了房間,宋淇正在看手機。

聽到二人回來的動靜就把手機給放下來了。

「買了薯片要吃嗎?」

宋淇搖搖頭,「晚飯吃了很多,現在不餓。」

「晚上確實吃了不少,那我塞冰箱裡啊,想吃就拿。」

渠宛一邊把零食塞進去,突然想到薑澤語說明天帶宋淇去學校。

回頭看著這兄妹兩人。

「我好不容易明天請了一天假,你倆明天就要走嗎?」

兄妹倆對視了一眼。

宋淇問到,「那要不然訂明天下午的機票?後天再去學校。」

「行,機票還冇買呢。」薑澤語點點頭。

「那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咱倆去逛街,讓你哥給咱倆拎包。」渠宛笑著說。

「行,明天兩位就好好的購物,我給刷單還給拎包。」薑澤語夜笑著說。

「成交。」

宋淇笑著看著二人。

她當然知道了,不管是薑澤語還是渠宛都想著辦法得對她好,可越這樣,她就越有壓力。

她不知道要怎麼去償還他們。

晚上宋淇準備去隔壁睡覺,可是薑澤語倒是被渠宛給趕了出來。

渠宛晚上還和宋淇聊了八卦,說的還是娛樂圈裡的。

果然小姑娘就是小姑娘,還是很愛八卦的。

早晨宋淇起得很早,渠宛是想賴床的,但是想到昨晚上答應帶她去逛街,自己又不能食言。

所以也就跟著起了。

一早三人就去了早茶店吃了早飯。

一大早的薑澤語就慢悠悠的喝著茶。

渠宛對茶不感興趣,點了不少吃的,每個都嘗試了,好吃的就多吃了兩個。

不知不覺也把自己的肚子給吃撐了。

「吃這麼多,一會兒還有力氣

逛街嗎?」薑澤語看著她問。

「不吃飽,哪來的力氣逛街?」渠宛還反駁著。

結果從店裡離開的時候,渠宛就後悔了,冇什麼其他原因就是支撐了,走路有些累。

渠宛還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腰,然後開始感慨。

「我想想顧時歡那肚子這麼大,每天得多累啊,懷孕太辛苦了,我就吃多了點,走路都這麼累了。」

「她臨產期到了吧?」

「嗯,已經住在醫院了,估計也就這幾天的事兒了,顧思垣該高興死了。」渠宛笑著說。

「確實。」薑澤語點點頭。

渠宛正想著等顧時歡生孩子了,她就請假回去看看孩子。

「對了,你知道我上次去顧家,顧阿姨拉著我說啥了嘛?」

「什麼?」

「顧思垣聽著都是要和你拚命的那種,阿姨問我,說能不能歡歡姐生孩子的時候讓你過去。」

薑澤語夜一臉懵,「我過去做什麼?喊加油?」

「不是,她說孩子第一個看見誰以後就像誰,她說顧思垣太不靠譜了,讓你過去中和一下。」渠宛光是想想都覺得很搞笑。

薑澤語倒是一臉感興趣的樣子,「哦,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挺想過去看看。」

「你是想顧思垣當場和你拚命是嗎?你這不是擺明的想和他搶兒子嗎?這他都能放過你。」

薑澤語笑著。

一旁的宋淇開了口,「那等嫂子生孩子的時候,讓哥第一個去抱孩子啊,說不準第一個看見的就是哥了。」

「會說話多說點。」薑澤語立馬附議。

渠宛看看左邊的,又看了看右邊的,「你倆還真是親兄妹呀。」

「話說嫂子,顧哥孩子都快生了,你倆還冇動呢?」

「咳咳!」渠宛咳了兩聲,「小孩子家家的管這麼多呢!」

薑澤語在一旁開口,「淇淇想要抱小侄女小侄子了有錯嘛?」

「冇錯啊,最後等我明年暑假回來,嫂子你就生孩子了,那時候我可以幫你們帶孩子的,我天天陪著他玩,玩的還能陪/睡!」

「哎呦,你倆這怎麼回事,生孩子都看著我做什麼?我一個人能生嗎?淇淇你彆看我,催我做什麼呢?催你哥,你哥他不爭氣,能怪我嗎?」渠宛哼哼了兩聲,耳根發燙,自己就率先跑了。

宋淇在後麵笑著然後看向了薑澤語。

薑澤語一本正經的說,「那我以後加加油吧,爭取滿足你明年暑假帶孩子的心願。」

「好。」宋淇當然是樂意的。

薑澤語快步走上前追上了渠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