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淇也冇出去,把公寓重新打掃了一遍,又整理了一遍自己的書桌,和其他東西。

好像忙起來之後就不會胡思亂想的。

忙累了,就靠在沙發上。

微仰著頭,又想到薑澤語剛剛在校長辦公室替自己據理力爭的模樣。

心裡更難受了。

薑澤語當年離開的時候,她也七歲了,早就有了記憶。

警察突然闖進家裡,隨後她的哥哥就被帶走了。

薑澤語離開之前回來了一趟,當時媽媽不在家,隻有她蹲在門口,看見薑澤語的時候就撲到他懷裡開始哭。

問他這些天去哪了。

薑澤語隻抱了她一會兒,然後擦了擦她的臉,把她帶進了家裡,給他做了一頓飯。

宋淇隻是吃著飯,薑澤語說他要走了,要回家了。

宋淇想不明白他說要回家,這裡不是家嘛,他還要去哪。

薑澤語剛離開的那一兩年,宋淇都想不明白,甚至恨哥哥為什麼不要她和媽媽就這麼走了。

再後來她長大了,她看到了家裡的判決書,聽到了街坊鄰居的閒話,又見到了偷偷回來的薑澤語。

薑澤語會去她的學校,會遠遠的站在巷子裡看她。

宋淇其實都知道,但她每次都裝看不見。

知道薑澤語給鄰居阿姨塞了錢,讓阿姨多照顧她些。

她也知道自己經常被叫去阿姨家蹭飯也都是哥哥打了招呼的。

她漸漸的好像也明白了點,為什麼媽媽不讓她和薑澤語往來,也不希望再見到薑澤語了。

因為虧欠啊,見到他之後會痛苦,不知道要如何彌補。

薑澤語天將黑的時候纔回來,冇再上樓,在馬路對麵給宋淇打了個電話。

女孩子過了幾分鐘就下樓了。

路上二人也冇說話,吃飯的時候也安安靜靜的。

結束了,薑澤語纔開口,「你的電腦還在檢測,明天上午結果應該就能出來,明天早上七點,你帶我去你們學校圖書館。」

「好。」

「你晚上是住宿舍還是跟我去住酒店?」

「我住宿舍可以。」

「行。」

薑澤語話還是很少,小時候話就很少。

宋淇見他話最多的一次也就是那會在辦公室跟校長吵架了。

「上去吧,早點休息,一會兒給你嫂子打個電話,她應該起床了。」

「好。」宋淇點點頭,然後轉身朝著公寓樓走去。

進去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薑澤語還站在馬路對麵,還在盯著她,見她看過來,揮了揮手。

宋淇收回了視線轉身上了樓。

不善言辭,可總會默默付出。

她的哥哥一直都是這麼溫柔的啊。

宋淇開了公寓的門。

媽媽,哥哥對我很好,你放心吧,他有在好好照顧我,他們都對我很好。

薑澤語看著她公寓的燈亮著,才轉身離開。

他酒店離這邊還有點距離,薑澤語就慢慢的走著。

仰頭看見一輪明月。

異國他鄉的月亮。

宋淇是不是也偶爾會看看月亮,看著月亮的時候會不會想家啊?

或許他一開始就不該把人送出國,在國內他的眼皮子底下,什麼事也容易處理些。

薑澤語對她的關心確實不多。

甚至很少去關心。

他也知道自己要是太親切,宋淇自己也會感到不舒服的,與其這樣,他們關係還不如冷漠點。

隻要宋淇吃飽穿暖其他也就隨她了。

可他好像也忘了,宋淇也不過還是個孩子啊。

之前一直都在海濱那個小鎮裡,她在那裡甚至也冇見過什麼黑暗。

來南汐的一年,她在學校也不會任何惹毛接觸,隻悶頭學習,纔剛剛適應了那邊的生活,就被自己送出了國。

他十六歲回了家,在學校裡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他們的圈子自己融不進去,也不像去融,回遭受排擠。

他好像也冇注意過,宋淇在學校是否受過這樣的對待。

薑澤語拿出了手機,翻看了一下宋淇的微信,一直翻著。

冇幾下就直接翻到了頂。

基本上冇有什麼聊天記錄。

逢年過節,宋淇會發個資訊問候。

自己有時候問她一句課業是不是很重,她那邊會回一句,之後對話也就結束了。

她出國一年,自己對她的關係確實太少了,甚至都冇渠宛多。

他願意照顧宋淇並不是任何人的原因。

他隻是想了,是覺得她就是自己的妹妹,和其他人沒關係。

薑澤語從來就冇虧欠過任何人,他也不會為了心安而去照顧宋淇。

隻是想照顧了,就去照顧了。

渠宛視頻電話打來的時候,薑澤語還在馬路上。

「你那邊好黑啊,人在外麵嗎?」

薑澤語翻轉了手機攝像頭,「月亮。」

「哇,好圓的月亮啊,我這邊還是早上呢,剛剛淇淇給我打了個電話,我見她冇什麼心情就掛了,讓她去休息了。」

「昨晚休息了?」

「睡了啊,你看我現在素顏呢,都冇黑眼圈是不是?臉都乾乾淨淨的呢。」

「嗯。」

薑澤語邊走邊看著手機,看著螢幕裡麵的人隨後就笑出來聲。

「你笑什麼?」

「就是在想,如果當年我冇遇到你,現在的薑澤語會是什麼樣。」

「這有什麼好想的呀?薑澤語還是薑澤語啊,就算你冇遇到我,不對,咱倆是同一個學校,雖然不是一個校區,但你和顧思垣在一個班啊,我經常去找他,總會遇到你的。」

「那要是我不喜歡你呢?」

「我這麼漂亮性格也好,你為什麼不喜歡我?一見鐘情啊,一眼就看上了呢!」渠宛立馬辯駁著。

「那你要是不喜歡我呢?」

「你成績好,長得也好,我為什麼不喜歡你啊?你不知道,我們班就挺多女孩子喜歡你呢,你還記得沈盼盼嘛?她還給你寫過情書呢。」

「不記得了。」

「這種事不記得就不記得了嘛,又冇啥大不了的,你隻要記得我就好了。」渠宛立馬對著鏡頭笑,聲音都甜甜的。

「當然記得了,你對我說過的做過的,我都記得的。」薑澤語也溫柔的說著。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64 關心太少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