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撲在薑澤語的懷裡哭了很久。

絮絮叨叨的說著從前的過往。

她總覺得變成這樣有她的責任,她從前想不通二哥那麼好的人,那麼好的性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如今一切都說通了。

渠宛在他懷裡哭著睡著了,一雙眼睛也哭的紅腫了起來。

薑澤語給她蓋好了被子,坐在床側守了好一會兒才下了樓。

客廳的人散的差不多了,舅舅一家已經離開了。

不過爺爺奶奶會在這邊住幾天。

「南霄留下來吧,跟你哥、妹妹待幾天,你們三個孩子也好久冇再一起了。」爺爺開了口。

俞南霄點點頭,「好啊,我把爸媽送回去就過來。」

渠瑾站在門口送走了人,看到薑澤語從樓上下來。

「睡著了?」

薑澤語點點頭。

渠瑾上樓,發現薑澤語沉默的跟在他身後,也明白了他是有話想說。

「怎麼了?」

薑澤語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這青天白日的,家裡人都在樓下,渠宛還在對麵睡覺,你這進我房間還關門,真會讓我誤會的。」渠瑾說話的時候還帶著笑。

薑澤語冇和他嘴貧,「宛宛聽到爸媽在房間裡麵說的話了。」

渠瑾愣了愣,「南霄和餘屾的?」

「嗯。」

渠瑾側過身子雙手撐在桌麵上。

「都知道了?」

「差不多吧。」

「她也不傻也能猜得到。」

「她情緒不穩定,波動很大,剛哄睡著,一直在哭,把責任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渠瑾皺皺眉,「蠢,關她什麼事,她知道了又能怎麼樣,什麼都改變不了。」

「可能懷孕了都比較敏感吧,也冇想到她竟然聽到了這事,他倆……二哥和餘屾那事,你當初也是知道的?」

「嗯,當初被髮現之後,南霄不肯分手,倔的很,他當時卻被大伯關在家裡,他開始鬨絕食,我被叫過去勸他,這些事,又怎麼能是彆人能勸得了的。」

「最後是因為舅媽的原因,才分了?」

「我舅媽心臟不好,受不的刺激,被髮現之後,餘屾就被帶回去了,他也在家裡鬨,我舅媽受不了暈了直接就被送去了醫院,當時差點冇了,搶救的時候,舅媽……逼著他,如果不分手她不接受治療。」

薑澤語聽到這裡,他一個外人都受不了的程度。

「這事誰也怪不了,我舅媽也是接受不了。」

「他倆這心結到現在都冇解開。」

「這輩子是解不開了,我就是擔心有天南霄會撐不住,早晚會爆發的。」

/晚飯後,一大家子在客廳看著電視。

渠宛現在已經平複很多了,就是不開心,坐在一旁也安安靜靜,不願意說話。

「奶奶喜歡這個還是這個?這兩個性格都挺溫順的,脾氣好。」俞南霄拿著照片正在給奶奶挑著。

「你可不能找脾氣好的,管不住你,要找個能拿捏住你的,我看著這倆都不行。」奶奶搖搖頭。

「這倆還不行啊,長的多漂亮?」俞南霄笑著說。

餘眉也湊過來看了看,「南霄我們的意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喜歡啊,你喜歡纔是最重要的。」

「我挺喜歡的。」俞南霄回著。

俞南霄看向了渠宛這邊,「宛宛,要不要來看看你未來嫂子。」

渠宛端在手心的杯子直接滑落,摔在了地上。

碎片水花四濺。

薑澤語連忙把渠宛拉著站了起來,不過褲腿被濺濕了。

「怎麼回事。」一屋子的視線都集中了過來。

渠宛回過了神,勉強的笑了笑,「有點冇抓穩。」

「我帶她上去換衣服。」薑澤語連忙說,拉著人離開了。

俞南霄沉默的盯著渠宛的後背,等人上了樓才收回了視線。

奶奶還在說些什麼,俞南霄也默默的聽著。

臨睡覺前,聽到敲門聲,薑澤語開了門看到俞南霄站在了門邊。

「宛宛睡了嘛?」

「還冇。」

走進來後,看到渠宛坐在床上,看見他後眸子異常的平靜,甚至還笑了笑,「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啊?」

「是不是不舒服,下午的時候看你臉色不好。」

「我冇事啊,好的很呢。」

俞南霄站在床邊,「也是,薑澤語把你照顧的這麼好,有哪裡不舒服他肯定是知道的。」

「二哥,你早點休息吧。」

「行,你也早點睡。」

俞南霄轉身準備離開,聽到身後急忙的聲音。

「二哥,你想要結婚了嘛?」

「是啊?怎麼了?怕和新嫂子相處不好嘛?」

渠宛輕輕的搖搖頭,「二哥,我希望你能開心一點,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你能為自己考慮一些,你冇辦法滿足所有人的。」

俞南霄笑著,「說什麼呢,我結婚當然是為了自己,要不然能為了誰,你彆亂想了,快休息吧。」

「好。」

俞南霄出了房間,嘴角的笑容也在瞬間挎了,一張臉也跟著沉了下去。

渠宛話裡有話他不是聽不出來。

他也知道渠宛知道了些什麼,但如今也冇必要挑明瞭。

都過去了,不是嘛?

他們都該有自己的生活了,冇必要因為從前那點事牽扯一輩子的。

俞南霄白天朝著外麵跑,各種朋友約著,晚上回來的也早,畢竟爺爺奶奶還在這,一點兒酒也不碰,回來就跟著兩老人坐在一起絮叨。

渠宛下意識的躲著他,甚至害怕和他碰麵,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怕自己表現異常,讓他平白的難受。

幾天下來,渠宛倒是瘦了好幾斤,孕期的妊娠反應也開始強烈了起來。

總是會乾嘔,什麼都不想吃,吃什麼吐什麼。

難受的總是哭。

薑澤語每次看到她哭也不知道要怎麼哄,甚至想帶著人去醫院,乾脆打掉算了,這麼折騰下去,哪裡等到了生下來。

可是剛說出來,渠宛就哭的更凶了,說他不負責,說他再說這樣的話,寶寶會不喜歡他的。

最後甚至遷怒了薑澤語,也不願意和他說話。

渠宛鮮少和他鬨脾氣,這也是唯一一次生這麼大的氣,不願意說話,不願意讓他回房間睡。

薑澤語睡了兩晚上客房,夜裡去渠宛房間看她的時候,被渠瑾給發現了,才知道這二人鬨了矛盾。

「多擔待些吧,她最近身體不舒服心裡也不舒服,憋了一肚子的火,也隻能對你撒撒了。」渠瑾覺得薑澤語還真挺可憐的。

「我就怕她自己氣壞了,她最近什麼也吃不了,吃什麼都吐,這樣下去身體會垮的。」

「明天我帶她去醫院看看,你彆管了,她不敢拿我撒氣。」

薑澤語笑了笑,「那得憋壞。」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76 你開心一些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