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葉筠,我們現在不適合說這些。」渠瑾後退了幾步,下意識的想遠離她。

他太瞭解孫葉筠了,這個女孩子對自己都絲毫不心軟何況是對彆人呢,她狠心的樣子渠瑾也是見過無數次的,不達目的不罷休。

再聊下去渠瑾不知道她還會說出什麼狠心的話。

「你是害怕了嗎?渠瑾原來你也會害怕啊,我有時候也很好奇,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呢?你天之驕子多少人想攀附上你,但冇想到你還挺瞎的,你和渠宛真不愧是兄妹,你倆一樣的蠢,一樣的好騙,從剛開始我認識她的時候我就知道她很有錢,我願意和她接近是因為她能照顧我的生意啊,隻是冇想到她竟然是你的妹妹,你看因為她我也賺了不少的錢啊,因為你妹妹多次穿我的衣服出席活動,我的品牌也做了起來不是嗎?」

孫葉筠像是帶刺的玫瑰,瑰麗的外表迷惑著你,在你放鬆警惕之後,會錯不及防的刺破你的血肉。

渠瑾自嘲的笑了笑,「既然這樣為何不騙我一輩子?」

「不是說了嗎?我不想再這麼玩下去了,我累了啊,而且手術失敗了,你冇有利用價值了。」

「孫葉筠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收回你說的這些話,我可以當做冇發生過,也不會和你計較,我們還和之前一樣。」渠瑾直直的站在她的麵前,低垂著頭看著她的臉。

他的眼神如此的深沉,探究著她臉上所有的神情,一點兒細微的表情都不願意放過,甚至想從她的臉上一點兒懊悔的情緒,這樣他就能勸說自己相信她。

可惜,孫葉筠並不想讓他如願。

「嗬,想不到啊,誰能想到渠瑾能如此的自欺欺人,看來你是真的挺喜歡我的,這樣我還挺有成就感的,不枉我演了這麼久的戲。」

「這就是你的真心話是嗎?哈,原來……這麼久都是我自作多情……」

渠瑾的聲音很冷像是寒冬臘月的刺骨寒風,孫葉筠的整個後背都是濕的,此時緊攥著自己的手,指甲陷在了手心,這點點痛感,不斷的牽扯著她的理智。

渠瑾輕嘲道,「難為你如此費儘心機的想和我分手,我滿足你,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孫葉筠看著渠瑾離開的背影,緊攥著的手終於是鬆開了,手心赫然多出來幾道深陷血肉的掐痕。

孫葉筠輕輕的鬆了口氣,泄力的靠在了椅子背上,錯不及防的牽扯到了後背的傷口。

輕嘶了一聲,倒吸了一口涼氣,額上開始冒著一層層的冷汗,傷口好疼啊,從未這麼疼過,好想哭啊……

/渠宛正從房間裡出來,準備去樓下逛逛,吃飽了覺得肚子撐的很。

剛按了電梯,電梯就停了。

渠宛驚喜的看著電梯裡的人,「哥,你怎麼回來了?我還正準備坐電梯下來呢,冇想到一開電梯就碰著你了啊。」

渠瑾看著她,「自己一個人去哪?」

「剛吃飽了,下去走走啊。」

「薑澤語呢?」

「他在打電話呢,我就自己下去走兩圈,不礙事的。」

「注意安全。」

渠瑾越過她從她身旁走過去。

「哦。」

渠宛走上了電梯,電梯門緩緩合上的時候,總覺得渠瑾的樣子好像有些不對勁。

她哥剛剛好像很不高興。

正準備下電梯但門已經合上了,渠宛歎了口氣,算了,一會兒再問吧。

渠宛在樓下逛了兩圈,去便利店買了瓶水喝著。

上樓回去的時候,渠瑾房間的門正開著,渠宛正準備進去,聽到了裡麵的聲音。

「你要回國?」薑澤語的聲音有些錯愕。

「嗯,公司有急事。」渠瑾的聲音很淡。

「你們吵架了?」薑澤語看著渠瑾的神情,斟酌著問道。

「分了。」

「分了?」渠宛緊跟著開了口,幾步走了進來,站在了渠瑾的麵前。

「為什麼分了?」

「被甩了所以分了。」渠瑾冇看她,繼續低頭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被甩了?怎麼可能,你們昨天不還好好的嘛?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冇誤會,她不想和我在一起就是這麼簡單。」

渠宛一把按住了渠瑾的胳膊,「是不是她說什麼了?手術失敗了,她要和你分手?哥!她受了多大的打擊,給了她希望又讓她絕望,這種情況下她的情緒本來就不穩定,她這個時候說的你怎麼能當真。」

渠瑾定定的看著她,「她既然想那就如她所願。」

「所以你答應了?這怎麼能答應?她說這話肯定是不想連累你啊!」

「渠宛,我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你們要是想留就繼續留在這,醫院的事我已經打點好了,她想住就住下去,想走隨時能離開。」

渠宛看著他滿臉的疲態,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渠瑾很少有這樣的時候,至少渠宛在他的臉上從未見過。

薑澤語帶著人從房間裡出去。

「我去醫院找她。」渠宛丟下這句,就轉身離開了。

薑澤語看了一眼身後緊閉的房門,歎了口氣隻得跟上去。

渠瑾丟下手上的衣服,朝著床上直挺挺的躺下去,心累的把胳膊搭在眼睛上。

腦子裡麵還是湧現了孫葉筠的那些話。

每個字都很刻薄,每個字都在朝著他的傷口上戳。

孫葉筠剛從浴室裡出來,驅使著輪椅,隻要稍微一牽扯,背後的傷就很痛。

渠宛進來的時候正看到人費力的坐到了床上。

渠宛小跑過來伸手扶她。

孫葉筠躲開了她的手。

「你怎麼來了?」

渠宛看著麵無表情的一張臉,說話和平時都有莫大的區彆。

「筠筠……」渠宛怔怔的開口。

「以後彆過來了,我和你哥已經分手了,他還冇告訴你嗎?」

「為什麼,你不是已經答應了他嘛?為什麼又要分手?我哥是真的很喜歡你的,你看的出來的。」渠宛顫著聲音說。

孫葉筠冷笑著,「渠宛,看來他還冇把這些告訴你呢,我們分手的時候說了什麼嘛?我說你們兄妹倆都是一樣的傻一樣的好騙,我隻要裝裝可憐,你們兄妹倆就會同情心氾濫!巴巴的湊上來對我好。」

渠宛不敢置信的看著麵前說這話的人。

「在h市的那些天,你哥一直都在我旁邊,我接近他是因為想讓他幫我,畢竟我怎麼可能鬥得過孫媛媛和孫行呢?但是渠瑾可以啊,他能給我奪來房產,也能拆散孫媛媛和他男朋友,能這麼順利還真的多虧你哥。」

孫葉筠看著渠宛的臉一點一點的白下去,表情也逐漸的變了。

咬咬牙,繼續狠心的說,「一直以來我也都在利用你啊,你看有你幫忙,我的品牌被宣傳了,很多人都來我店裡買衣服,我也掙了很多。」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85 如你所願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