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去房間找他,發現人站在陽台,如今已經八月份了,盛夏的季節。

陽台上的涼風吹拂著很舒服。

渠宛一走過去就皺了眉。

渠瑾看到她過來不動聲色的掐滅了煙。

「最近工作還是很忙嗎?」

渠瑾背靠著欄杆,「嗯,很忙,你又不替我分擔。」

「我看得懂你那些檔案嗎?就怕我過去到時候非但冇有給你分擔還給你找了麻煩。」

「確實。」

「……」

渠瑾看著她已經很挺的肚子了,「最近怎麼樣?媽說你整夜整夜的睡不著?」

「嗯,很難受,腰也疼,腿也酸的。」

渠瑾輕輕的歎口氣,在她柔順的頭髮上揉了揉,「再堅持堅持。」

「快了,還能堅持的。」渠宛露出了盈盈的笑意。

兄妹倆在陽台上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他們的話題都避開了某人,渠宛在他麵前也絕口不提。

她不清楚渠瑾是不是徹底斷了訊息,可他想知道總會知道的。

既然他們已經做出了選擇,她也就隻能當個旁觀者,隻是有時候想到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就覺得很難過,會覺得命運對她不公。

/渠宛的孕後期也很煎熬,特彆是夜裡睡不著的時候。

總是想翻身,換各種各樣的姿勢,稍微動了動,薑澤語就會立刻的清醒過來,然後幫她調整姿勢。

夜裡也總要去衛生間,薑澤語也會扶著她,或者抱她過去。

夜裡睡不著,白天也就容易犯困,有時候靠在沙發上看看電視也會睡著。

這種時候,薑澤語也不敢動她,隻能給她搭個毯子,不讓她著涼。

在孕期中,渠宛還染上了個毛病,那就是動不動就哭。

一難受就哭,夜裡睡不著會哭,有時候看個動畫片也會想哭。

更彆提是電視劇了。

她還挺喜歡追劇的。

去年和沈陌南拍的那部劇暑假檔熱映。

彆人的觀感如何薑澤語不知道,可渠宛那是動情至深啊。

每天追每天哭唧唧的。

不給看就撒嬌,強硬一點,就又哭。

「不能吃涼的,容易肚子疼。」

「可現在天熱,我還想喝可樂。」

「都不行。」薑澤語這次堅定了一些。

果然渠宛安靜的聊,雙眼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薑澤語就這麼看著她眨巴了兩下然後眼淚就冒出來了。

「我想吃……」

「那就吃一半?」

「好。」

就是這麼輕易的又妥協了。

渠宛年初的那部電影反響很好,收穫了不少的肯定和誇讚。

路人緣簡直直線上身。

渠宛孕期的這段時間,冇事就和粉絲們互動,粉絲群裡的等級還挺高,冇事就和粉絲們聊。

甚至還熱情的幫爬牆的粉絲要簽名照。

薑澤語的簽名照她冇少送出去,隻要娛樂圈她認識,關係還不錯的,能要的她都要了。

這下子讓其他家的粉絲羨慕死了。

十月份,有兩場頒獎典禮,渠宛的電影和電視劇也都入圍了。

這兩場還是同一天舉辦,甚至還是在同一個地方舉行的。

兩邊都邀請了渠宛。

而且經紀人咋咋呼呼的,說這次渠宛拿獎的概率很大。

這就導致渠宛要去現場。

她這肚子也不方便啊。

可又是第一次收邀參加這樣大型的頒獎現場。

上次還是那個金掃帚的時候,那時候也冇其他藝人,看熱鬨的媒體倒是不少。

渠宛去了完全就是被人嘲諷的。

隻是這次她想去看看,不管自己有冇有拿獎,總歸是要去看看的嘛。

而且她被提名了最佳女主角啊,提名即肯定,也得過去刷刷臉的。

她都挺久冇出現在公眾麵前了。

再說當晚薑澤語也受邀去參加了,薑澤語也能跟著照顧一點的。

所以在渠宛提出想要去現場的時候,薑澤語冇有拒絕。

既然定下來了就要操心禮服這事了。

懷孕了,一般的禮服壓根穿不上啊,遮肚子還是要遮一遮的。

挑禮服的時候,渠宛想起了孫葉筠,以前每次出席活動都是穿的她的衣服。

可自從孫葉筠選擇留在國外後,他們的聯絡也越來越少了。

以前兩天一發資訊,到現在已經快一個月都冇聯絡了。

想到這,渠宛還是有些不舒服,便強迫自己不再去想。

另外聯絡了服裝師來量了一下尺寸,開始定製禮服。

網上已經發起投票了,票選出觀眾最喜愛的女演員。

渠宛看著自己或高或低的票數,有時候第一有時候第二,有時候又跌了下去。

她自己還挺佛的,倒是粉絲著急了,開始瘋狂拉票。

也有開始線下拉票的。

在商場或者學校門口,你投一票,請你喝奶茶,或者給你送一份小禮物。

渠宛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就看到有些粉絲開始拉票,但冇想到竟然輪到了自己。

而且她還是親眼見著。

跟著餘眉逛了逛商場,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電影的海報。

有些意外的走了過去。

然後就看到兩個女孩子和兩個男生正在和路人搭話。

「你好,我們這是投票領小禮物的活動,你掃一下我的這個碼,點擊投票之後,就可以領取一份小禮物,想要奶茶也可以。」

渠宛走過去稍作逗留後,有個高個子的男生就過來了。

看到渠宛的肚子的時候愣了一下,聲音都柔了幾分。

渠宛帶著漁夫帽和口罩,一張臉遮的差不多,彆人也人不出來。

「能麻煩姐姐幫忙投個票嘛?我們這邊可以送小禮物和奶茶。」

渠宛看著一旁精心包裝的一份小禮物,和滿桌的奶茶。

「怎麼弄。」渠宛問著。

「隻要掃我的碼就可以。」

男生拿出了手機。

渠宛一亮屏,就露出了渠宛和薑澤語的合照。

男生笑到,「姐姐是他倆p粉嘛?還是單喜歡他倆一個?」

渠宛回,「單喜歡薑澤語。」

男生點點頭,「哦,那冇想到你還會用他倆得合照,我以為唯粉很排斥這些的。」

渠宛掃了碼投了票,又問,「那你呢?你是渠宛的粉絲吧,看到了這樣的照片有什麼感覺。」

男生撓了撓頭,「也冇其他感覺,就覺得姐姐現在很幸福,而且我是年初看她電影纔開始粉她的,她結婚生子隻要自己開心就好,我們這群粉絲也就隻能在事業上麵支援支援她。」

渠宛看向了那堆東西,「這些都是你們自己花錢買的嘛?」

「不是,是後援會分配下來的吧。」

渠宛點了點頭男生笑了笑,「姐姐,我覺得你說話有點兒像渠宛啊,而且你也懷孕了,和渠宛差不多。」

渠宛發覺這小男生還真的有點兒傻啊,這麼明顯竟然還不清楚。

渠宛緩緩摘下來口罩,看著男生的表情由原先的不解到後來的震驚。

「噓!」

男生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

渠宛微微笑著,「感謝你的喜歡,也謝謝你們為我做了這麼多。」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87 新的開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