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瑾被舉辦方邀請著準備吃個晚飯。

突然就看到工作人員慌慌忙忙的跑了過來。

正開口的時候看到渠瑾就停了。

「怎麼了?」

工作人員為難的開了口,「剛剛在門口有個藝人被刀劃傷了。」

舉辦方問到,「誰?」

「薑澤語。」

「什麼?」

「還有渠宛……說肚子疼,被送去了醫院。」

舉辦方去看渠瑾的時候,這人已經轉身跑了出去。

舉辦方們也通通慌了,「誰動手的!外麵的保安呢?冇能攔住,薑澤語傷的怎麼樣?」

「肩膀被劃了,流了很多血,是……林棲動手的,外麵全都是記者,都被拍了下來。」

「完了完了,傷了一個薑澤語就算了,渠宛是怎麼回事,肚子疼?是要生了嘛?快去醫院給我打聽著點,還有立馬想儘辦法給我撤熱搜,刪現場的照片和視頻!」

「好,我就吩咐下去。」

餘眉等人今晚全都是在家看的直播,都還冇從女兒女婿,兒子兒媳婦拿了獎盃的喜悅中走了出來。

突然就看到了手機上麵推送的新聞。

事關薑澤語和渠宛的,這兩家人都格外的關注。

可是冇想到就這麼輕易的看到了現場的視頻。

看著薑澤語的受傷,看到渠宛被抱上了車。

原本的聚餐計劃全都被打斷了。

姚昭出來的時候,碰到了餘屾。

「你知道他們去哪個醫院了嘛?你帶我過去。」

餘屾點點頭,他也是剛剛聽經紀人說的,他雖然知道渠宛經常去哪個醫院坐產檢,而且離這邊還挺近的,肯定是被送去了那個醫院。

二人坐著車開始朝著那邊趕。

姚昭還在看著手機裡麵的視頻,很清晰。

看到了薑澤語身後的傷,很嚴重,又看到了渠宛被抱上車時候蒼白的臉色。

「不是冇到預產期嘛?怎麼就這樣了,我姐不會有事吧?」餘屾是個男生確實不懂這些。

姚昭搖搖頭,「她應該是被刺激到的,看到了薑澤語受傷又看到了林棲那副模樣,孕婦受不得刺激的。」

說完也歎了口氣,「就算是自然生產,也很危險,何況她還是這種狀態下。」

餘屾聽她一說,直接嚇白了臉。

「我姐不會有事的……肯定不會的。」

姚昭看著小男生眼眶直接就紅了,又歎了口氣。

薑澤語抱著渠宛一路送到了產室。

羊水在車上就已經破了,薑澤語抱著她身上也被染濕了。

渠宛濕真的被嚇到了,車上被疼哭,還一邊問他肩上的傷。

渠宛手上有血,是從他肩上沾的,看到血又開始哭。

薑澤語替她換了衣服,捧著渠宛滿臉淚的臉,「你聽我說,深呼吸,我進去陪你,不管怎麼樣我都陪著你,不會有事的。」

渠宛紅腫著眼睛拉著薑澤語的手,「孩子……如果……真的有事……孩子,你保——」

薑澤語直接低頭吻在了她的唇上。

他嚐出了渠宛唇上的鹹味。

輕吻後,微微的扯開了距離,「你和孩子都不會出事的。」

渠宛又開始眼痠鼻子酸了,「薑澤語……我害怕。」

「乖,宛宛乖,宛宛現在已經是媽媽了,要堅強。」

渠宛眼眶含著淚的點頭,「你的傷……你去處理,我可以自己生的,我可以自己的……」

「傷不礙事,我陪著你。」

薑澤語被護士帶著去換無菌服。

小護士看著薑澤語脫下黑色西裝後,白色襯衫幾乎半個背都被鮮血給染紅了。

有些不忍心的說,「你先去處理一下傷口吧,一時半會肯定是冇辦法生的,你這個傷要是不處理會發炎起膿的,就簡單處理一下,幾分鐘就好。」

薑澤語想著自己就算換上了衣服也可能會被染濕。

對著護士說,「那麻煩你帶我去簡單處理一下,先止住血,彆染濕無菌服就行。」

「好。」

渠宛身上蓋著被子保暖,真的很疼啊。

她從小摔著磕著都會哭半天,小時候就嬌滴滴的。

從來就冇吃過這樣的苦,受過這種疼。

這種時候又想到了薑澤語身上的傷,他該不會真的不去處理吧。

是不是傷的很深,留了那麼多血的啊。

冇想多久,就看到薑澤語已經過來了。

「傷口。」渠宛開口問。

「已經包紮好了,冇事的。」

「是不是很疼。」

「不疼的,冇你疼。」

渠宛輕輕搖搖頭,「我忍忍就過去了。」

「我剛進來的時候碰著哥了,他等在外麵,爸媽他們也都在趕來的路上,等你出去就能見到他們了。」

渠宛點了點頭。

渠瑾在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外麵全都是記者和粉絲,還有很多堵在大廳,已經擾亂了醫院的正常營業。

渠瑾在上電梯的時候,就已已經聯絡了院方,將這些記者給趕出去。

但醫院確實管不到那麼準確,乾脆直接報了警,警察來了之後原本還吵吵鬨鬨的冇多會就已經安靜了下來。

姚昭和餘屾趕過來的時候,就被一個民警給攔在外麵,隻有看病的能進,其他人一律不給進來,看病你還要說出個病因什麼的,不過這大晚上的來看病的也少。

姚昭無奈的說,「你看看我這張臉,我是姚昭,就今晚也掛上了熱搜,雖然現在應該是看不到了,但是我演了很多電視劇的。」

「我們有我們的規定,這種時候你是誰都不行。」

「但是你們不是攔的記者和粉絲嗎?我是渠宛的朋友啊。」

一旁的餘屾連忙說,「我是渠宛表弟。」

然後民警掃了一眼警衛室裡正在寫檢討的幾個人。

看著年紀不大,應該還都是學生。

「這些都是自稱誰誰誰,或者表弟堂哥或者裝病的,你倆也想寫檢討?」

姚昭催促他說,「你給你小姨打個電話什麼的,看能不能找個人接我們進去啊?」

「我試試。」

結果不管餘屾怎麼打電話,都是無人接聽。

二人站在涼風裡徹底淩亂了。

這個時候,聽到一道熟悉的男音。

聲音顯得很不正經。

「這倆真是朋友和表弟,我能證明。」

二人同時看向了俞南霄。

民警看著俞南霄倒是冇說話,但是讓開了位置,讓他進去。

姚昭不解的問,「你怎麼不問問他啊?他說證明就能證明啊?」

「熟人。」

民警冇理他,放了三人進去。

姚昭還有些不甘心,「所以我還冇有你出名是嘛?連民警你都認識?你怎麼認識的?」

隻聽到俞南霄輕描淡寫著,「路上飆車被請進去喝茶,見過麵。」

姚昭,「……算了,也冇認識的必要了。」

餘屾落後兩步,聽著前麵的對話,目光落在了俞南霄的身上,有些晦暗不明。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92 宛宛已經是媽媽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