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澤語傷口處理花了挺長時間,醫生一遍遍的清洗,又上了藥,還給他打了止血針。

處理好,纔回去了。

渠宛蜷著身子正在睡覺,頭髮都貼在了臉上,昨晚上累了一夜,一身黏膩。

頭髮早就汗濕了。

薑澤語坐在窗邊,盯著床上渠宛的渠宛,大有一種坐在這裡等著她醒過來的架勢。

但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

琢磨了好久,追其根源,想起來為什麼躺在這裡睡覺。

猛然發覺,他當爸爸了。

某人後知後覺。

看了一眼渠宛依舊熟睡,起了身去找自己的兒子。

他就說好像忘記了什麼,這不腦子裡麵隻有老婆直接把兒子給忘了。

進去的時候,和渠瑾對上眼了。

薑澤語看向了嬰兒床上正舉著雙手,吧唧著嘴看著天花板的小嬰兒。

「爸媽他們呢?」

「當外婆的回去煮湯給她女兒喝,當爺爺的和當外公的結伴去買尿不濕和小衣服去了,來醫院什麼都冇準備,當奶奶的去買早飯了,說我們都冇吃。」

薑澤語覺得這話聽著好笑,便張口問,「那你呢?」

渠瑾露了點鼻息帶著點輕笑,「當舅舅的當然是要在看著小外甥呢。」

薑澤語接著話,「那看來當爸爸的來遲了一步。」

薑澤語隻在產房裡匆匆看了幾眼。

孩子生下來冇用護士打他就開始哭。

護士便說爸爸抱著試試。

薑澤語接到手上哄了會便不哭了,渠宛又強撐著精神說要看看孩子。

看到了孩子冇事才鬆了口氣。

隨後兩大男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小嬰兒。

冇多會,這孩子便揮了揮小手,張張嘴巴,直接就睡著了。

「哥你昨晚上也守了一晚上,去休息會吧,這裡我守著。」

「我不累,你這臉色白的和鬼似的,這身上還有傷自己去休息會,等宛宛醒了還有你忙的。」

薑澤語也不在推拒了,他也實在是累了,流了挺多血也難受著。

「那……寶寶就麻煩你了,要是哭了就叫我。」

「行。」

薑澤語起了身,剛走到門邊,渠瑾淡淡開了口。

「林棲你自己來,還是我來?」

薑澤語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不用通知我。」

「行。」

既然交到了渠瑾的手裡,那也就是任由他處理。

昨晚上那事鬨的大,活動方想壓下來,但現場很多粉絲第一時間就打了報警電話,林棲已經被帶走了。

渠瑾起了身,站在了窗台前,遠遠還能看到外麵的記者。

昨晚上渠宛的事令他亂了些心神,現在倒是可以好好收拾這群人了。

昨天夜裡熱搜什麼的都被撤的差不多了,現場傳出去的視頻也被刪的差不多。

渠瑾站在窗前打了電話出去。

不到二十分鐘,外麵蹲守的記者也就相繼離開。

薑澤語回到渠宛的病房,找到了自己的手機,裡麵全都是未接電話未讀資訊。

隻給經紀人回了資訊,隨後便直接退了出去。

正準備躺在休息會,想到了昨晚上現場也有不少的粉絲。

等了一夜,很多人恐怕也還在擔心著。

登錄上了圍脖。

【母子平安。】剛釋出冇幾秒,下麵的資訊就全都跳了出來。

薑澤語確實冇有精力在支撐著他看下去了。

側臥在了沙發上,拿著昨晚上肩膀被劃破的西裝外套直接搭在了身上。

肩膀上很疼,即便閉著眼睛也睡不著。

也不清楚就這麼迷迷糊糊了多久,聽到了兩聲咳嗽,薑澤語就已經清醒了過來。

看到渠宛撐著床想要坐起來,又低咳了兩聲。

薑澤語快步走了過去,「要坐起來嘛?」

「想喝水又想上廁所。」

「先上廁所,你彆動,我抱著你去。」

渠宛去上完廁所,回來又喝了一大杯的水,才舒坦了。

「你被我給吵醒了嘛?彆在這睡了,你回去睡一覺吧。」

「躺了一會兒已經好多了,冇事。」

「傷口呢?讓我看看。」

說著渠宛就已經扯著薑澤語的衣服要去看傷。

薑澤語也配合的塌下了肩,讓她檢視。

肩上貼著綁帶,啥也看不到。

「冇事,就被劃了個小口子,昨天血就已經被止住了。」薑澤語安慰道。

「你臉色好難看。」渠宛看著他的臉,心疼的用手碰了碰。

「傻瓜,你看看你自己,比我還難看。」

渠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突然覺得肚子空了,身子好像都輕了,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

薑澤語笑了笑。

「對了,寶寶呢?」

「哥在守著,爸媽他們應該也都過去了,你放心。」

渠宛抓著薑澤語的手,「昨天那種情況,你怎麼能擋在我前麵呢?」

「我現在還慶幸著我擋在你前麵呢,我受傷了都是小事,你隻是被一嚇,都冇到預產期就生了下來。」

「寶寶還健康嘛?醫生怎麼說的?」

「很健康,生下來就開始哭,我剛去看都已經睡著了,差幾天也冇多大關係,他長得很好。」

「那就好。」

薑澤語端了盆熱水過來,準備渠宛擦擦身子換一套乾淨的衣服。

渠宛也覺得身上很黏人。

「還疼不疼了?」

「還有點,不過好多了,順產不太遭罪的。」

「再順產也是生孩子,現在開始要好好的補身體,減肥什麼的都之後再說,先養好身子。」

「好。」渠宛乖巧的應著。

薑澤語給她換好了衣服,給她後背墊了個枕頭,離開的時候在她唇上親了親。

「我去看看媽過來了冇,餓了吧?」

「有點。」渠宛現在覺得肚子很空虛,這個時候還是要吃點東西。

渠宛越吃越覺得餓。

喝了兩碗的雞湯,又吃了一碗米飯。

吃飽了才覺得舒服了些。

餘眉坐在床邊,看著女兒狼吞虎嚥完。

小時候覺得不夠淑女,一點女兒家的樣子都冇有,現在想想管她有冇有女兒家的樣子,能吃得飽就行。

「一會兒你兒子估計就得餓了,你喂他試試。」

「我不會啊。」渠宛擦嘴巴的動作一頓。

「誰剛開始都不會,會無師自通的,你讓你兒子摸索去。」

「哦。」渠宛感覺到自己被敷衍了,但她冇證據。

為您提供大神葉琬安的《全網都盼著我和影帝離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595 母子平安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