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跟在渠瑾身邊這麼多年,該懂的眼色還是懂的。

經過上次跟著老闆說了前女友來公司這事,過去也有段時間了,老闆冇什麼反應。

但是!他身為老闆的貼心小棉襖,老闆冇什麼反應就已經是最大的反應了。

“渠總,月底的活動,好像是孫小姐在負責。”

渠瑾低著頭吃了口飯,又喝了口湯就是冇理他。

助理繼續道,“不過他們部門也有好幾個設計師在同孫小姐競爭,需要我去打聲招呼嘛。”

渠瑾停了動作,涼涼的看著助理,“我看你最近是閒的慌吧?月底想去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