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著臉看著她,心想真以為有了薑澤語護著她,都敢這麼和自己作對了是吧?

他薑澤語自己動不了,還動不了他玩過的女人嗎?

“不會喝酒也總得學是吧?渠小姐要是不會喝,我倒是可以慢慢教你。”

渠宛捏著杯子,麵色有些嚴峻。

四周安靜了下來,看向了這邊。

不遠處正跟著彆人碰杯的導演心裡咯噔一下,訕笑著端了酒杯過來。

“劉總,我這演員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跟她計較,來我陪您喝。”

姚昭看向了那邊,正想走過來,被身邊的人抓住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