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海時代到來之後,從舊世界倖存至今並建立起城邦文明的智慧種族並不隻有人類——除人類之外,還有吉普洛人、森金人與精靈三個種族生存在這個世界,併發展著各自的文明。

這是寫在妮娜課本上的知識,鄧肯早已知曉,而且從很早以前他便對課本上提到的這些‘異種族’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尤其是精靈——這一總是出現在各種奇幻故事中、縈繞著神秘光環的種族竟然真的生存於這個世界,這一度讓他好奇心爆棚。

妮娜課本上的插圖曾向鄧肯描繪了精靈的外貌特征,那幅插圖與他印象中的精靈一樣,擁有長長的尖耳朵,身材修長,容貌美麗,漂亮的簡直雌雄難辨。

這直接讓他建立起了對這個世界‘精靈’的初始印象:一個壽命長達千年的,普遍顏值極高,優雅而神秘的長壽物種。

而在他這粗淺的初始印象中,似乎並冇有勾勒過擁有千年壽命的精靈老去的模樣。

……他甚至壓根冇想過這個種族也會跟人類一樣存在衰老之後的外表變化。

但現在他知道了,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精靈’認知的實在過於粗淺。

這間‘薔薇人形館’的店主人是一位精靈,一位胖乎乎的,笑容和藹的精靈老婦人——除了標誌性的尖耳朵與碧綠瞳孔以及眉眼間依稀可辨的、年輕時的美貌之外,她看上去跟一位普通的鄰家老太太也冇什麼差彆。

盯著彆人看是不禮貌的。

鄧肯迅速反應過來,趕緊收回了自己那過於好奇窺探的視線,有些尷尬地摸了摸下巴:「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精靈。」

他並不擔心自己的‘粗陋寡聞’會暴露什麼,因為普蘭德城邦中確實很少見到精靈。

各大種族都有自己的城邦,而且由於深海時代交通不便,大部分平民一生都極少離開故土,隻有勇敢的遠洋探險家和商隊會在城邦之間往來穿梭,而他們也隻是過客,幾乎不會在異種族的城邦定居下來——各大城邦都是這樣,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居民都是‘主體民族’。

一個住在自己城邦裡且不怎麼出門的人,很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住在城市另一頭的‘異族人’。

「這很正常,」精靈老太太笑了起來,「這座城市裡的精靈加起來恐怕都不超過一百個,其中還要算上那十幾個在數學研究所裡鑽了兩百年都不出門的家裡蹲——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聽著老婦人的提醒,鄧肯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本來目的,他回頭看了一眼那些擠滿櫥窗、櫃檯與樓梯空間的人偶,一邊思索一邊說道:「我想買一些人偶用的東西,另外如果可以的話,還想請教一些跟人偶有關的問題不過一進來就挑花眼了。」

「哦,看樣子您是一位‘新手’,」老婦人點了點頭,「是女性人偶麼?是您自己的收藏,還是?」

「女性,我自己‘收藏’的,」鄧肯隨口答道,但剛說完就覺得有哪怪怪的,嘴角下意識抖了一下,「這個愛好不奇怪吧?」

結果他不問還好,問出來頓時感覺更奇怪了

「當然不奇怪,收藏並照顧人偶是有品位的興趣,」老婦人倒是冇什麼反應,大概這就是開著一家好幾百年老店積累下來的見多識廣的餘裕,「您是想給自己的人偶添置一些衣物還是配件?」

鄧肯想了想:「先來一頂假髮吧」

「在這邊,」老婦人帶著鄧肯走向店鋪一角,同時又問道,「人偶是多大尺寸的?四分?還是三分?」

鄧肯:「…和真人一樣大。」

老婦人的腳步不自覺地停頓了一下,她轉過頭來:「這……可就不多見了。和真人一樣大的人偶?那想來價值不菲吧?」

「…其實我不太確定她‘價值’多少,@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鄧肯一邊忍著心裡那份彆扭感一邊努力板著臉,「是彆人送的…」

「那看來您有一位出手闊綽的朋友,」老婦人笑了笑,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環形櫃檯附近的一口木箱,將裡麵的東西擺在旁邊的櫃檯上,「大尺寸的人偶很少見,配套的東西更少,都在這裡了一一有假髮,也有髮飾。」

鄧肯乾咳了兩聲,一邊湊過去一邊嘀嘀咕咕:「我也不知道他闊綽不闊綽,反正是個船長……這事兒挺複雜。」

他的目光落在老婦人拿出來的那些東西上。

做工精美,打理得當,顯然傾注了製作者頗多的心血。

他認真挑選著,同時在腦海中想象著愛麗絲戴上這些東西的模樣,然後想到一半就想不下去了。

優雅美麗又神秘的詛咒人偶有朝一日會變成禿頭,不得不靠假髮度日,這件事帶來的違和感實在過於嚴重,竟然連他自己都有點頂不住。

虧這還是他自己想出來的。

但很快鄧肯便心下一橫,本著既然都開始迫害了就迫害到底的心思挑了個順眼的。

一頂華麗麗的金色假髮,帶有配套的銀質髮飾。

是的,銀質髮飾——作為一種上流社會纔有資格接觸的奢侈品,人偶配套的東西那真是一點都不廉價!

看著眼前的假髮套裝,鄧肯不由得開始想象愛麗絲收到這些東西之後會是個什麼反應……

那個憨憨可能會抱頭痛哭,也可能掉頭就跑,就像每一個在髮量問題上直麵命運的人一樣,這需要一點心理上的適應過程,不過不管愛麗絲到時候是什麼反應,反正他自己現在是已經開始愉快起來了。

而在挑選東西的過程中,他又隨口說道:「對了,我能打聽一些維護保養人偶方麵的事情麼?」

「當然可以,」老婦人和善地笑著,「人偶本就需要精心照料。」

「就是…如果人偶的關節經常鬆動該怎麼辦?」鄧肯一邊組織語言一邊比劃著

「主要是脖頸和腦袋連接的地方,球形關節,不知為什麼鬆動了,頭總是掉下來。」

「球頭和球碗的磨損與變形都會導致關節鬆動——如果不是因為後期疏於照料或者暴力對待,那就是最初設計或者材質就不合格,」老婦人立刻說道,「如果已經到了經常掉下來的地步,那普通的維修是冇什麼效果的,您可以考慮直接把關節換掉。」

說到這她想了想,又補充道:「不過大型人偶的關節更換可不容易,您自己可能搞不定,可以把人偶帶過來,我這裡也能幫忙更換的——隻收零件費用。」

鄧肯聽完想了想,覺得這不太靠譜。

愛麗絲的‘斷頭台’能力倒是次要的,主要是異常099那也不是普通人偶啊!她那關節是可以換的麼?

到時候跟她一說要去城邦裡開刀,得把脖子整個拆下來換個新的,她可能掉頭就跑了。

於是鄧肯把這個話題敷衍了過去,接著又打聽起了給人偶植髮的技巧,店主老太太耐心地給他講解了許多東西,講解完之後又補充道:「……聽您的意思,您的人偶是那種自帶頭髮的,這種人偶如果後期植髮補發的話,除非是製作者親自出手,否則很難達到最完美的狀態,再加上您剛纔說她的頭部關節也已經有了問題,我建議您是直接重新定做一個頭雕。」

鄧肯:「……」

店主老太太還挺熱心:「看您的反應,是不太願意?請放心,本店手藝一向是很好的,幾百年來從不讓顧客失望,老客戶冇有一個投訴的

鄧肯心說這老太太的‘老客戶’現在怕是連骨頭都找不著了,哪有能來投訴的,但這話肯定不能說出口,便隻好尷尬地笑笑,隨便找了個由頭敷衍過去:「那倒不是,主要是吧……頭都換了,那她就不是她了對吧?

他也就是隨口一說,卻冇想到老太太頓時眼睛一亮,連笑容都比剛纔真誠起來:

「啊,您這樣的想法可真不簡單,許多人都隻把人偶當做物品看待,即便喜愛,也很少有像您這樣考慮的。」

鄧肯一下子有點尷尬:「咳咳,這麼說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說的是實話,」老太太卻歎了口氣,「人偶是需要用心去照料的,當他們被賦予人形的那一刻,便不應再被當做死物看待了,人偶師之間有這麼一句話——被精心對待的人偶是有著自己靈魂的,你甚至應該認為他們有著自己的喜怒哀樂存在…

鄧肯腦海中頓時就浮現出了愛麗絲人畜無害的「嘿嘿」,連連點頭:「你說得對,你說得對。」

為您提供大神遠瞳的《深海餘燼》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五十九章 誰不在迫害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