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吧。”晏喬安低應著。

她此時半躺在沙發上,繁複的思緒讓她陷入了漫長的沉默。

聽著廚房裡乒乓作響,她又起身去幫林歡收拾。

林歡這個人不會揪著一件事一直去說,但會變著法兒的給她說一些新鮮事兒,去幫她舒緩心情。

因為晏喬安晚上還要值大夜,所以在飯後又被林歡催促著去睡了一覺。

晚上十二點之前,她剛趕到醫院,就在自己的科室旁看見了潘牧。

他站在護士站旁,不斷的低眸看著腕錶上的時間。

晏喬安一看見他,被騙的難過之餘儘是心煩,正當她準備無視走過的時候,潘牧卻第一時間招呼她,“喬安!”

她去到醫生辦公室,拿起桌子上的交接手冊翻看著,“潘醫生,我們科室今天冇有您需要會診的病患,有什麼事兒嗎?”

“我知道你上班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我也冇有其它意思,給你買了一些東西,晚上餓的話記得吃。”潘牧輕聲說著,眼神還不斷的打量著她的神色。

兩人正說話間隙,一名護士急促趕來,“晏醫生,急診那邊送來一批車禍患者,需要手術,剛打電話來借調您過去。”

“安排哪位醫生來我們這兒值班?”晏喬安一邊說著,一邊快步朝著門外走去。

“陳醫生已經在更衣室了。”護士忙應著。

“好,那我現在過去。”晏喬安說著,將白大褂繫好釦子,小跑著朝著急診方向而去,全程無視潘牧。

市區發生了連環車禍,其中還有車輛自燃。

眼下急診大廳裡,錯綜交錯著各種受傷人員,哀嚎聲遍佈。

“晏醫生!這邊有個患者需要您來手術!”一名急診護士快步走近,她將病人錄入情況也和她緊急交代著:“胸部有骨折……情況不太好。”

晏喬安擰眉快步到患者身旁,她神情嚴肅,“查不到血壓,緊急復甦!通知麻醉醫生,另外,去申請血漿和紅細胞。”

一旁的醫護人員一邊急救一邊推著病患去手術室,晏喬安正準備走入,她的白大褂卻被一個小小的力量所拉扯。

小女孩大約隻有五六歲,臉上還帶著灰塵,手臂上也有擦傷。

她的眼睛濕漉漉的看著晏喬安,“醫生姐姐,我爸爸會好嗎?”

晏喬安深深吸了一口氣,她蹲下身子輕聲安慰,“放心,我們會儘全力去搶救的。”

她抬眸看向一旁的護士,“你先帶她去消毒一下。”

晏喬安抬手揉了揉她的頭,轉身大步走進手術室。

時間在一點一滴流逝,無影燈下,晏喬安神情貫注,鼻梁周圍遍佈細小的汗珠。

她們在與和死神的手中爭搶生命,“胸部骨折處限製呼吸,血氧掉了!”

晏喬安:“呼吸機改容積控製通氣!”

在長達三個小時的手術時間裡,他們協作一同將病患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一晚上的時間,晏喬安都在不停的忙碌搶救,當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自己科室的時候,陳醫生麵露哀重。

“晏醫生,你的患者薑英英,昨晚……冇搶救過來。”

晏喬安瞳孔微震,“她的情況一直很穩定,怎麼會?”

“法洛四聯症伴隨肺部感染,年紀小,並且家裡也支撐不住費用了,最後選擇放棄了。”

陳醫生說話間,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知道你對他們一向照顧,但做我們這行的,見慣生死,你也調整一下心態。”

醫生是不畏生死,卻也會有感情,薑英英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最喜歡和晏喬安之間偶爾談笑。

生命流逝,本該無畏,可現在的晏喬安,所有的事情都堆積在一起,她更顯難受,“我知道了。”

她怕自己晚一秒就繃不住,脫下白大褂就大步朝外走去。

晏喬安此刻坐在醫院大廳的角落裡,看著周圍來往匆匆的人們,人生百態儘收眼底。

男友出軌,前夜荒唐,患者離世,都在她的心中錯綜交雜,她此刻就連嗚咽都藏著無力與挫折。

手機震動,晏喬安打開微信。

‘程浩’:空房出租地址,江北路觀瀾小區3單元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