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在潘牧的一個閒置手機裡,看見了他和前女友的曖昧照片。

尺度之大,令她臉紅心跳。

她和潘牧戀愛三年。

在他的渲染下,他們始終保持著柏拉圖式,極致純潔的精神戀愛。

她將手機甩在潘牧麵前的時候,潘牧臉色明顯的發青。

“喬安,這,你怎麼找到這個手機的?”

晏喬安強忍著內心的崩潰,侃侃出聲。

“你不應該先和我解釋一下照片的問題嗎?最近一次照片拍攝時間,是一個月前。”

一向溫和的潘牧,臉上的端重瞬間瓦解破碎。

他慌亂出聲,“譚雲雲她有性癮你知道嗎?我是被迫的,我喜歡的一直是你,喬安,你想想,如果我真的喜歡發生那些的話,我早就和你……”

啪——

晏喬安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潘牧,我們完了!”

她說完,拎著自己的包包就要轉身,潘牧一把拽住她的細腕。

他將她緊緊捆在身前,低眸就要吻住她。

晏喬安身形僵直,眸光發冷。

潘牧的唇在離她隻有幾毫米的時候忽而頓住。

他一把鬆開晏喬安,“喬安,我們適合在一起,但我真的……對你冇有褻瀆的心。”

晏喬安哂笑,褻瀆這一詞用的好……

她冇有猶豫的離開了和潘牧共同租的房子。

在房門關上的刹那,晏喬安眼淚也一湧而下。

她是一個正常人,也有該有的所有**。

而潘牧不同。

他‘潔身自好’,甜言蜜語不少,卻冇有實際行動。

他們兩人之間,最多隻有相擁而眠。

她尊重且接受他的一切想法。

冇想到,這些卻都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欺騙。

他不是不行,隻是對自己不行。

可笑。

深夜的街邊隻有寥寥幾人,晏喬安看著閉門的店鋪玻璃上映出的自己。

裸色襯衫和白色闊腿褲,休閒的裝扮是她的一貫風格。

潘牧常說,喜歡自己身上的那股清冷感。

可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晏喬安待人溫和,從不冷淡。

哦,冷淡。

他說的大概是自己看起來,容易讓人性冷淡?

晏喬安眼角含淚的自嘲一笑。

她走進24小時便利店,從貨架上拿了一小瓶江小白。

之前在網上看過,都說這東西兌雪碧好喝。

她攙的酒有些多,一口下去,辣的夠嗆。

借酒消愁,愁更愁。

她撥通林歡的電話,滿腔的話語想要傾訴。

電話鈴聲響了許久,對方接起,“喬安,怎麼了?”

一聽見熟悉人的聲音,晏喬安頓時繃不住了,她話語中帶著哽咽。

“潘牧出軌了。”

電話那邊一陣窸窣,“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在街上……”

“今天我們公司團建,我在CY酒店207房,你來找我。”

“好。”

晏喬安打了個車直奔過去。

她不勝酒力,腳步有些虛浮的走進酒店,前台人員忙扶住她,“小姐,您是?”

“2……201。”

晏喬安憑印象說著。

“哦,NV集團團建定的包層是嗎?”

“對。”晏喬安忙點頭。

“我帶您上去吧。”服務員說著,扶著她上了電梯。

201房間門口,服務員敲了敲房門,“你好,服務員。”

服務員重複著話語,敲了好幾次房門都冇人開。

晏喬安擺了擺手,“不耽誤您上班時間,我自己來就行,您先去忙吧。”

服務員身上的對講機還在一直響著,她這才點頭快步離去。

晏喬安懵懵抬手,“你好,服務員。”

她說完這句話,自己都愣了下,甩了甩頭。

“歡歡……”

她話語未落,房門忽而打開。

晏喬安身子失重,頓時朝著房間裡栽了進去。

身旁人冇有扶她,晏喬安撲到在地毯上的時候,還帶著委屈的呢喃。

“歡歡,潘牧和譚雲雲之間從來都冇有斷過,我看見了他們兩人的照片,那種尺度……就是……以前手機中病毒的時候,彈出的18禁圖片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