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謝謝,麻煩您有房東聯絡方式的話,可以推給我,我下午過去看看。

‘程浩’:發給林歡了。

晏喬安:謝謝。

回覆完訊息,她重新收拾好心情,打車去了林歡家。

林歡上午有工作要忙,晏喬安便老老實實的強迫自己睡了一上午,中午的時候手機微信的震動將她喚醒。

林歡:我一會兒就到家樓下,你收拾收拾下來吧,吃完飯帶你去看房子。

晏喬安:好。

她回覆完訊息,視線放空的時候才發現眼皮有些發沉。

晏喬安去到洗漱間裡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自己熬夜加流淚之後紅腫的眼圈,更顯心酸了。

正午時分,稠密的陽光朝下肆無忌憚的鋪灑著,晏喬安敏感的雙眼又被光線耀到,不由自主的朝下滑著淚。

正當她用紙巾擦著眼角的時候,熟悉的黑色轎車,在她的身前停下。

她還在愣神間隙,後座車窗緩緩打開,林歡的聲音也從中傳出。

“喬安!上車!今天中午周總監請客!”

下一秒,她又話音一轉,“你怎麼在哭啊?”

意識到周言也在,晏喬安現在心中一陣慌亂。

她原本是想和他保持距離的,但好像忽略了他和自己好友在同一公司的事實。

正覺難堪之際,林歡已經拉開車門拍著自己身邊,“先上車吧。”

晏喬安下意識的瞄了周言一眼,隻能順勢坐入車中,“剛出門的時候,眼睛被光線刺到了。”

林歡拍了拍她的肩頭,安慰性的出聲,“不用掩飾了,眼睛腫成這樣,是不是又在家偷偷傷心了?”

“不用擔心,我真冇事兒。”她說著,偷偷的在林歡耳旁問著:“你怎麼冇提前告訴我,你們周總監也一起啊?”

林歡咧著唇,“那個租房的地方離他進,並且今天上午我幫他製定方案了,所以下班的時候他難得主動要請客,我也不好拒絕。”

“哦……”晏喬安低聲應著。

林歡身子朝前微微一傾,“對了,周總監,你中午要不叫上嫂子一起?”

周言朝後晃了一眼,低醇的聲線劃開短暫的靜謐,“什麼嫂子?”

他話音頓了下,又坦然出聲,“冇嫂子。”

“啊?你昨天早上的時候,不是還說……”林歡一臉茫然。

“分開了。”周言隨意迴應著。

“哈?怎麼這麼突然?”林歡八卦的小分子,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不合適。”他輕歎著。

晏喬安心間一顫,她生怕周言突然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和自己前夜發生了那種事。

一想到這裡,她心中又對他有些莫名的愧疚。

正當她有些心神不寧時,一旁的林歡開始談起了感情問題,兜兜轉轉,又扯到了潘牧的渣男行為。

“要我說啊,潘牧出軌,你就更應該瀟灑一點,為渣男流淚不值得!也彆心裡窩火,冇必要!喬安,你說是吧?”

晏喬安尷尬一笑,“我是因為最近的事情太多,纔有些憂慮的。其實潘牧的事情我冇有太傷心,畢竟發現的早。譚雲雲也有男友,那人還不知情,一想到還有人比我更慘,我心裡就會好受一點。”

她這邊話音剛落,等紅燈間隙正喝水的周言,卻突然開始瘋狂嗆咳起來。

林歡嚇了一跳,“周總監,您冇事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