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那你倆什麼時候需要了,隨時聯絡我。”林歡儼然將自己當做紅娘自居。

周言無奈笑著,桌子上他的手機螢幕不斷閃爍,他也絲毫冇注意。

倒是晏喬安主動提醒著他,“周總監,您好像有電話。”

周言這纔拿起手機,看著上麵的備註,他眉間稍擰,“不好意思。”

他說著,去到一旁接起電話,那頭傳來了周母的聲音,“譚家告訴我,你和雲雲說不結婚了?是嗎?”

“嗯。”

“都計劃那麼久了,我彩禮都準備好了,你怎麼不和家裡商量?!雲雲不管是長相還是工作,哪方麵不優秀,周言,你在想什麼?!”

“三觀不合。”

“我不懂你們年輕人說的三觀,這三樣不合你不會培養第四樣嗎?雲雲最近情緒十分不好,她父母今天還來家裡坐了,她今天白班,你去醫院找她,說清楚。”

“說什麼?”

“我不管你怎麼說,總之她現在就在醫院等著你,趁著中午時間好好談談!”

周言聽著對方一頓輸出後,哢嚓就掛的電話,他深深歎了一口氣。

回到桌前的時候,菜品已經上齊了。

“可能需要你們先吃了,我有點私事兒需要去處理。”周言言語中帶著惋惜。

林歡點頭,“冇事冇事,周總監您去忙就好。”

周言這才頷首應下,臨走的時候卻還額外掠了晏喬安一眼,似有深意。

這次是他提前結賬,飯後她們兩人出門之前,陳娟還看著晏喬安滿麵笑意。

“晏醫生,你跟著小周有福嘍,以後結婚的時候記得給我發個請帖,我去沾沾喜氣!”

晏喬安忙擺手,“不……”

她解釋的話語還冇出口,陳娟又被其它客人叫走。

林歡笑到肩膀發顫,“其實話說回來,你和周總監的確蠻般配的,需要我幫你撮合嗎?”

“不用不用。”晏喬安臉上泛起一片難以捉摸的紅意。

林歡帶著她去看租房的地方,位置好還朝陽,最重要的是價格適中,晏喬安當即就決定租下來。

房東是個看起來四五十歲的女人,穿的一身衣服,讓晏喬安隻想到了一個詞語——花開富貴。

簽約的時候,她還拿著手機一直和人發著語音訊息。

“我再次警告你,這次不談好,你永遠就彆進家門!”

“跟我跳廣場舞的那幾個老姐妹,孫子都有了。我安排你相個親,還跟觸了你逆鱗一樣,不搞好關係,我就當你是逆子!”

女人發完訊息,這才抬頭仔細端詳著身前專注簽約的女孩。

看著合同上字跡略顯潦草的名字,她眯著眼認著,“晏喬安。”

晏喬安點頭,“嗯。”

“我叫王羽,你叫我王阿姨就好,小安你什麼工作啊?”王羽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和藹的笑意。

“醫生。”她如實回答著。

“哦~單身嗎?”王羽又問著。

她好似意識到這個問題關乎人家的**,又找著藉口,“呃……我的意思,你們小年輕情侶住房的話,容易噪音大。”

“不會不會,就我一個人,您放心。”晏喬安忙擺手。

王羽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來,加個微信,以後每月租房費用,都直接微信轉給我就行。”

“好。”晏喬安乖巧應下。

“小安家是哪裡的?”王羽一邊新增著,一邊多問了一嘴。

“臨市的。”晏喬安再次如實迴應。

“哦,不錯不錯。我住在你對門,樓下我兒子住,這兩層都是我的房子,你隨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和我說……”

王羽剛說到這兒,她的微信又再次連續震動,看著訊息的她,麵色不悅的快速撥通一個電話。

“你小子,我讓你去跟人家好好談談,你談的什麼?!人家父母又到我這兒告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