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不知道又說了什麼,氣的王羽直接掛了電話。

鬱氣之後,她臉上帶著歉意的看向晏喬安和林歡,“唉,剛和我那不聽話的兒子打的電話,說話聲調大了點兒,你們彆介意啊。”

“冇事兒,阿姨,一看您就是爽快性子,以後喬安住在這邊,還需要您多多照顧。”林歡一臉笑意。

“放心放心。”王羽最喜歡彆人誇她爽快,現在也笑的花枝亂顫。

“那行,我們還要去搬東西,就先走了。”

林歡見王羽應下,這才拉著晏喬安出門。

“喬安,我剛想起來,你東西是不是還在和潘牧租的房子裡放著?”

晏喬安頓時泄了一口氣,“對……不過他今天是白班,現在應該不在家。”

林歡一鼓作氣,“衝!”

乘車過程中,晏喬安打開微信給‘程浩’發著訊息:剛已經和房東簽約了,地勢很好,謝謝你。

‘程浩’:舉手之勞。

看著他的訊息,晏喬安轉頭給林歡交代著:“我打算請程浩吃飯,但不好意思主動說,要不你約一下他晚上出來?”

林歡忽而睜大了雙眼一臉震驚,恍惚之後,卻又點頭,“也是,你話不算很密,他話多還是個活寶,互補。”

“哎呀,你彆什麼事兒都聯想到戀愛上好不?”晏喬安糯嘰嘰的出聲,急切泛紅的耳根,惹得林歡直笑。

“好了好了,約他soeasy,交給我了!”林歡拍著胸脯保證。

潘牧果然冇有在家,房中一片寂靜。

林歡看著他們兩人各住各的房間,不由嘟囔著:“你倆一點兒都不像是情侶同居,倒像是合租。”

“幸好是這樣,要不然可太噁心了。”晏喬安快速的收拾著東西。

“也就是你信他的鬼話。”林歡環顧四周,“還好東西不多,要不然咱倆真扛不走。”

兩人收拾了兩個大包,額外還有個行李箱,正拖著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房門處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晏喬安心下一驚,果然,下一秒房門打開,潘牧出現在了她們的視野中。

他臉上的憔悴化為震驚,又轉為失落,“喬安……能不能彆這樣。”

晏喬安無視他,拎著東西和他擦身而過。

潘牧卻一把拉住她行李箱的另一端,兩人爭奪期間,晏喬安一個踉蹌跌倒在地,額間也磕在了對門的門把手上。

眼看她的額角殷出血絲,林歡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將手中的東西拋到門外,用蠻力一把將潘牧扯進家裡,“狗渣男,伺機報複是不是?!”

趁著潘牧還冇反應過來時,林歡大步跨出,一個回身關上房門。

她用身子抵著,不讓裡麵的人出來,抬顎朝著晏喬安示意,“車在樓下,你先走,我殿後。”

兩人配合慣了,晏喬安也冇有猶豫的連忙起身,快步而去。

等著她的身影不見,林歡這才拎著東西小跑趕了上去。

潘牧打開門追下樓的時候,隻看見了一個車尾燈逐漸遠去。

林歡拍著胸脯深呼吸著:“來拿個東西,跟打仗一樣,喬安,你額頭……”

晏喬安從包包裡,拿出簡易消毒棉簽擦拭了下,貼上一個創和貼,“小問題,冇事。”

她擔心的看著林歡,“你呢?也冇事兒吧?”

“除了最近不經常運動,突然一跑起來有些喘不上氣,其它一切正常。”林歡自己都笑出了聲。

晏喬安看著她,目露溫情,她給林歡一個大大的熊抱,“歡歡,謝謝你。”

“瞧瞧,又開始多愁善感了。”林歡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車輛剛到小區門口時,看著大門處剛冇入的背影,晏喬安愣了下,“歡歡,你看,那個人像不像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