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歡抬眸的時候,隻剩下了路人背影,她搖頭,“一點兒都不像,喬安,你是不是磕的眼花了?”

晏喬安用指關節敲了敲額間,“不太清醒了。”

兩人下車去到後備箱處拿著東西,林歡朝她身旁靠近,“你是不是心裡想著周……”

“冇有,冇興趣,冇計劃。”晏喬安直聲打斷。

“呦,都會搶答了。”林歡笑的手裡東西都有些拿不穩了。

幸好路程不遠,兩人拖著拽著的,終於將東西拉回了家裡。

晏喬安從包裡拿出一袋臨市特產,“我去送給對門阿姨。”

林歡欣慰笑著:“人情世故這塊兒,還得是我家喬安!”

晏喬安敲開王羽家房門的時候,她雙手將手中袋子遞過,“阿姨,這是我家那邊兒的特產,您嚐嚐,一會兒收拾東西可能會有些響聲,請您見諒。”

“哎呦,那不正常的嘍,不用給我送東西的呀。”王羽笑著擺手。

“冇事,您留著嚐嚐吧。”晏喬安再次說著。

“好哦,那我收下了。剛在發麪準備蒸包子呢,晚上給你送點兒,你也嚐嚐我的手藝。”王羽笑著抬手接過。

短暫的應和之後,晏喬安帶著滿腹歡喜回到房中。

遠親不如近鄰,這個阿姨和善的讓她都有些想家的感覺了。

“歡歡,馬上八月十五了,你打算回家嗎?”

“嗯……我到時候看看,不需要加班的話,就回去。”

“好,我調個班兒,你隨後提前告訴我,可以一起回去。”

兩人醉心於整理,等全部收拾好之後,已經接近傍晚了。

林歡看著時間,“正好,程浩已經出發去餐廳了,我們也走起!”

去到餐廳的時候,程浩朝著她們招手,“嘿!這兒!”

林歡讓他提前點好了菜,正好她們入座的時候已經開始上了。

吃飯的間隙,晏喬安還主動給程浩倒茶,“謝謝您的關照。”

程浩愣了下,笑著忙雙手接過,“應該是我謝謝晏醫生您的款待。”

林歡說他這人是個活寶,十分幽默,晏喬安雖然冇Get到他的笑意,卻也跟著含笑點頭。

她跟不熟悉的人,話並不是很多,吃飯全程都是默默參與,時而頷首,時而附笑。

等結束之後,晏喬安去前台結賬時,服務員遞給她一張拍立得照片。

“剛點菜時,那位先生參加了我們活動,您拍下來照片發朋友圈,附帶我們的文案,本次消費可以立減50元,並且附送的還有菜品,就是最後給您們上桌的那個辣炒蛤蜊。”

晏喬安愣了下,不過程浩說參與了,菜都吃了,她也不能推辭。

服務員看她的麵露為難,又悄聲說著:“這也是我們的任務,您發了之後,我登記下,您一會兒直接刪除就行了。”

晏喬安應下,按照服務員的指示發送朋友圈:【三人嫣笑合照】尋味餐廳,有家的味道。

她鮮少發動態,這邊結完賬,坐上回家的地鐵時,她就點了刪除。

到家後,晏喬安剛出電梯轉彎,就看見斜靠在瓷牆旁,身著黑色翻領大衣的周言。

他手裡還拎著一個,和他風格截然相反的牡丹花花色的俗雅籃筐,整體看起來瀟灑中,還帶著幾分滑稽。

“週週,周,周總監,您怎麼來了?”晏喬安說話的時候,緊張到結巴。

他隨手將籃筐遞到她麵前,“我媽讓給你的。”

晏喬安麵帶疑惑的雙手接過。

籃子熱呼呼的,她掀開蓋子看了一眼,卻是更顯侷促了,“包子?”

周言看著她那一臉驚色,無奈出聲,“你送她特產,她送你包子,她說這是你們的約定。”

“你……”晏喬安忙回身看了眼對門,“你就是王阿姨的兒子啊?”

周言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你自己就是醫生,有傷口不能吃辛辣刺激的東西,不知道嗎?”

“哈?”晏喬安再次疑惑。

“朋友圈刪除的那麼快,怕誰看見?”他說話的語氣,帶著難以覺察的危險。

“那個……店家讓發的,憑動態送菜品,還能優惠50塊。”晏喬安此刻像一隻無辜的小白兔,軟糯認真的出聲解釋。

“……”

周言原本有些嚴肅的神色,在觸及她的乖巧之後,緊抿的唇角逐漸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