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輕咳了一聲,隨意的抬手指著晏喬安的額間,“怎麼弄的?”

她尷尬一笑,“不小心磕到了。”

“哦。”周言低應了一聲。

兩人之間忽然靜默了下來,直到門口的聲控燈滅了,晏喬安才帶著忐忑的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和你女朋友……分手……應該跟我沒關係吧?”

周言唇間含笑,語氣中帶著幾分輕佻,“有關係的話,你能負責?”

晏喬安此刻雙手緊緊的抱著籃筐,羽扇般的長睫在燈光的對映下,在她的眼底投下倒影。

彎彎的眉眼,逐漸認真起來,她搖著頭,聲調越來越低,“我可能不太適合負責這種……”

周言輕嗤一笑,他無奈搖頭,“算了,懶得嚇你。”

他麵露隨意的繼續解釋著:“和你有點關係,但不多,四捨五入就當冇有。不用在意這個。”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隻不過下一秒,晏喬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麵露驚訝的抬眸,望向那個身量比自己高一頭的男人。

“周總監,我記得我也冇加您微信啊?您怎麼能看見我朋友圈?”

“嘖。”周言拿出手機,指尖快速的在螢幕上跳動著。

他朝旁挪動步子的時候,隨手用指關節敲了下她的頭頂,“你如果把研究醫學的智商,用在情商上,也不至於被渣男騙。”

感受到口袋的震動,她摸出手機,隻見上麵自己備註的程浩發來一條訊息:周言。

無了個大語。

她回過頭的時候,周言已經走到電梯門口處了。

他背對著她擺了擺手,“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請我吃飯的話,有待考慮。”

等到聲控燈再次黑下的時候,晏喬安才愣過神兒來。

她忙打開家門,將手中東西一股腦的全放在桌子上,第一時間的給林歡發訊息。

晏喬安:歡歡,之前幫我推薦房子的人,是周言?

林歡:對呀,我領導呀,不然這麼好的房源,一般人也不好找吧?

晏喬安:我一直以為是程浩!

林歡:嘿嘿……剛程浩問我的時候我才知道,上次吃早飯的時候,我忘記給他推你微信了……不過剛剛已推,他加你的時候,記得同意!

晏喬安:離離原上譜……

她拿著手機,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烏龍,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不過……

王阿姨說她樓下是周言,鑽下去不就又誤闖他的房間了……

一想到這些糗事,晏喬安就渾身不自在。

內心一陣狂風暴雨之後,她安慰著自己,一定是自己這幾天事情繁多,加上冇休息好,腦細胞營養不足了。

晏喬安這麼想著,起身準備去沐浴之後,抓緊時間好好休息。

浴室裝修的精美,處處都帶著溫馨,晏喬安隻覺得,這兒除了離周言太近之外,處處宜居。

剛衝完澡,她準備按下淋浴頭開關時,卻發現這玩意兒失了靈,完全起不上關閉的作用。

晏喬安頓時著了急,來不及擦乾頭髮,找了一件睡衣套上,她第一時間的出門去給王羽打電話。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王羽的電話一直冇接通。

她剛來這兒住的第一天,不熟悉維修工的聯絡方式,無奈之下,隻能給周言打了個語音電話。

語音鈴聲響了二十秒左右,對方纔接起。

低醇慵懶的聲線,從手機聽筒處悠悠傳來,“有事兒?”

“周總監,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這兒浴室的淋雨開關好像壞了,現在關不上,一直在泄水。王阿姨的電話打不通,您有維修工電話嗎?麻煩發我一個,我打個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