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從進門開始,周言的神色一直在躲閃,她甚至還偷偷觀察對方,結果最狼狽的人,竟是自己……

晏喬安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她總覺得自己活了二十幾年的大糗事,基本上全被周言撞見了。

她甩了甩頭,暗示自己不要多想,反正……咳,又不是互相冇見過……嗯。

晏喬安紅著臉,去到桌子旁將籃筐打開,把包子挪到密封盒子裡準備放入冰箱保鮮。

卻是在收拾完之後,她從籃筐外側的布錦裡,看見一遝折放著的錢幣。

紅紅綠綠的很是眼熟,正是上次她給周言的“度夜資”。

晏喬安原地怔了幾秒,然後全當冇看見……

皎月懸空,夜風微涼,白晝交替之後,嶄新的太陽遙遙掛起,將最暖的陽光投在了女孩的床上。

鬨鈴響起,顧穎隨手關閉,她拿著手機瞄了一眼時間,這才慢悠悠的起床。

依舊是純色襯衣加長褲,梳著一絲不縷的髮髻,醫生的標配形象,晏喬安基本全占。

她去到醫院,剛進醫生休息室準備換衣服的時候,和她交好的田醫生正脫著白大褂,一臉八卦,“喬安,你昨天休息,可錯過了精彩瞬間。”

晏喬安套著外杉,笑著:“什麼?”

“消化科科花譚雲雲,男朋友來醫院找她了,長得老帥了!聽說那男的工作好,家境優渥,兩人還在商量結婚的事情呢,真是讓人羨慕。”

田欣說到這兒,還唉聲道氣。

“你也有潘醫生陪伴,就我還是個單身狗,什麼時候愛神也給我射一箭啊……”

晏喬安聽著她的話,臉上的笑意儘數斂去,“我已經分手了。”

“啊?怎麼回事?”田欣一臉震驚,“你們不都見過雙方家長了嗎?這麼突然?”

“一言難儘。”晏喬安掃了一眼時間,“我要趕緊查房了,先去了。”

她不知道應該編什麼理由去應付,隻能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

剛出休息室,晏喬安便被科室主任叫住,“喬安,實習生下來了,你之前交代的陳澤,現在就在辦公室等你,這段時間跟你的班,好好帶。”

“哦,好,謝謝主任。”晏喬安忙應著。

她推門進醫生辦公室的時候,眼見一個帥氣的小夥子,他穿著一個潔白嶄新的白大褂,此刻正規規矩矩的站在她的工位一旁。

“你是陳澤嗎?”晏喬安主動問著。

陳澤點頭,“是我,晏老師好!”

他這突然的一聲,伴隨著一個標準的九十度鞠躬,讓辦公室裡的其它醫生都不由得一陣低笑。

晏喬安也無奈勾唇:“跟我不用拘謹,走吧,我帶你去查房。”

陳澤乖巧的跟在她身後,晏喬安一邊走著一邊和他介紹。

“我們心胸外的病人,主要是外傷,比如車禍的較多,然後是先天性心臟病,肺部腫瘤等等,你應該之前也做過瞭解。”

“嗯,我知道。”陳澤一邊拿著筆記本記著,一邊應下。

第一個病室查房結束,晏喬安出來的時候,又繼續給陳澤說著:“剛纔那孩子,就是先天性心臟病,室間隔缺損。”

“嗯!”陳澤再次記下。

他們一起查房完畢之後,正在護士站旁說話時,潘牧穿著白大褂匆匆而來。

他放在晏喬安身旁一個袋子,“喬安,這是一些生活用品,你留著,還有你頭上受傷的那次,我真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看著晏喬安突然沉下的神色,潘牧說完,就連忙轉身就走。

晏喬安一臉嚴肅。

她以為潘牧還是像上次一樣,給她送來一些零食之類的東西,便隨手將紙袋遞給了陳澤,“送你了。”

陳澤受寵若驚的接過,戰戰兢兢的打開看了一眼,“呃……晏老師,可能不太合適……”

晏喬安這才順勢低眸掃了一眼,隻見裡麵是一盒紅糖,旁邊是日用和夜用的衛生巾。

無語……

她快速拿過,輕咳了一聲,“這會兒冇什麼事兒,你先歇會兒吧。”

陳澤應下,他看著晏喬安進了辦公室之後,站在走廊旁,連忙拿出手機發訊息。

哥,剛一個姓潘的醫生,來給晏老師送東西了,還是一些貼心的小物什,你很危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