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言:好好學習,少操心。

醫生辦公室上麵有個大玻璃,陳澤偷偷拍下晏喬安,點擊發送。

【圖片】你看,晏老師正在看裡麵東西呢。

周言點開圖片,兩指挪動,他的眸中映出那抹纖細身影,白大褂穿在她的身上,腰間微收卻依舊顯得寬大,眉目間的清淡疏離也被周遭的白色,稱的格外明顯。

他隨手點擊儲存。

晏喬安從辦公室出來時,陳澤還在發著訊息,她拿著一個病曆夾走到他身旁,“有個小手術,想跟嗎?”

陳澤快速收起手機,重重點頭,“想!”

她抬手看著腕錶說著:“那走吧,胸腔鏡手術,估計結束的時候,正好到中午。”

整場手術下來,晏喬安冇有任何一個額外的動作,操作的十分順利。

陳澤穿著無菌服站在一旁,呆愣愣的看著她,心中的崇拜感也油然而生。

從手術室出來的時候,晏喬安還和一旁的護士有說有笑,洗手池旁,她轉頭看向陳澤,“今天你來醫院第一天,我帶你去員工餐廳吃吧?正好認認路。”

“好!”陳澤也應聲答應。

兩人換上常服,晏喬安帶著他一邊走著,一邊講著剛剛手術操作上的要點,“你多熟悉熟悉,等差不多的時候,我會帶你上手的。”

“嗯,晏老師你真的好厲害啊!”陳澤由衷的誇獎著。

晏喬安笑著:“哪有厲不……”

她的話語剛說到一半,臉上的笑意便儘然斂去。

陳澤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見了上午去科室送東西的潘牧。

他不瞭解他們之間具體的關係,隻知道這肯定是老哥的頭號情敵。

晏喬安帶著他坐到了一處角落位置,誰知他們剛坐下冇多久,潘牧就端著盤子緊跟著也坐了過來。

“喬安,這個是你帶的實習生嗎?”潘牧眼睛大,一雙彎彎的笑眼此時更是透著親切。

“嗯。”她彷彿是從喉嚨中緊壓著發出的聲音,顯得極為冷淡。

潘牧看向陳澤,笑意滿滿,“你在胸外是待三個月對吧?隨後轉到我科室的時候,我帶你。”

陳澤扯了扯唇角,他略顯侷促的眨了眨眼,“呃……”

晏喬安抬眸看著他,眸光淡淡,“潘醫生醫術上確實不錯,學習醫療方麵,還是可以的。”

陳澤這才點頭,“哦哦。”

他纔不想跟著潘牧好嗎!到時候難道還要彙報情敵的動向嗎?!

聽著她的話,潘牧還以為她態度鬆動了些,身形又靠近了她幾分,“喬安,我媽說八月十五的時候,讓你來家裡一起過,你到時候……”

“打住,我們之間已經冇有關係了。”晏喬安此時麵容沉寂,手間攥的指骨發白,她深吸一口氣,看向陳澤:“我先上去了。”

飯一口冇動。

陳澤看向潘牧挪來的目光,他一臉茫然的低頭不語,兩人相對無聲的吃了頓午餐。

一下午的時間,晏喬安除了對待病患的時候情緒有所鬆動,其餘都是一臉嚴肅,看起來她應當心情十分差勁。

好不容易撐到了下班,晏喬安走出醫院剛站在公交車等待區旁,卻在視線挪向馬路時,看見了一抹熟悉。

黑色的轎車車窗大開,男人手肘搭在窗框上抽著煙,他側臉輪廓精緻,橙黃的日光對映在他的眸中,將瞳孔襯成了清透的琥珀色,眉眼疏懶,讓人忍不住的想看。

晏喬安一時失了神兒,直到男人的視線投向了她,她纔像是被燙到了一般,連忙挪開目光。

“哥!”陳澤的聲音恰時從她的身後處,帶著奔跑的風聲匆匆傳來。

他拍了下晏喬安的肩頭,“晏老師,聽說你就住在我大姨家旁邊,正好我今晚得過去,一起唄!”